漫威宣发道歉了吗

啊,还没有[手动再见]

我只是RDJ粉,喜欢荷兰弟,抖森,马克叔,锤哥,寡姐,CE,至于漫威粉……担待不起

啊啊啊啊啊,祝贺我妮妮得了PCA动作电影演员奖!!face上在直播晚会,啊啊啊激动的跑圈(⁄ ⁄•⁄ω⁄•⁄ ⁄)感觉对得起大家当时见妮投,
其实还有最佳演员(管他的),开心的滚来滚去滚来滚去,就喜欢看RDJ叼叼拽拽的样子(⁄ ⁄•⁄ω⁄•⁄ ⁄)

就是一句话,好拓麻开心!!

视频像素渣无法截图,再滚去face舔屏=v=

【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8(更新)

几伙人的结盟毫不稀奇,他们就在那,寻了个阴暗的房间,听着一个稍微有点脑子的人的鼓吹,借着惊吓过度的脑子思考,做出一个看似别无选择的选择。

赵缀空一直在屋外,靠着墙,一副思考人生的忧虑表情。屋里的人散去,出门直直撞见在门口忧郁的赵缀空,刚刚鼓起的勇气一扫而空,有些战兢,小心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没有什么拦阻的意思,当即多了分胆气,这胆气消散的也快,就在他斜一眼过来的时候。

顿时也没人敢质问他会不会告密,他们中似乎终于有人想起jarvis出现之前,东美洲队最变态的存在是谁。想到这一茬,他们纷纷低下头,强装没事人一样从他另一边走开。其他队如果有不明所以的人,此时也根据盟友的反应,像见了狮子的绵羊一...

【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7

“您很生气。”


Tony没有回答,脚上的喷射器骤然熄火,钢铁侠落地的声音吸引了两圈的鬼怪。Jarvis舔了下干燥的上唇,话不多说,卡在钢铁侠身边的位置降落,恰好踹飞一只靠近的鬼爪,紧接着摆头,摸枪,扣下扳机,一气呵成——


轰的一声巨响,他冰冷的金属腔在弹火里响起:


“sir,在那边。”


凭着那股深入骨髓的默契,在jarvis做出判断的第一时间Tony连发三计掌心炮,鬼啸声撕破长夜,蛮横的撞击骨膜,在群魔乱舞中,他们看见和鬼群仓皇闪躲的目标女鬼。


“锁住她,jarvis!”带着金色佛光的音炮以钢甲为圆心向四周荡开。


在保护圈里的人发现鬼群凝滞了片刻,也给了他们...

【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5

天色沉如鸦羽,星光不见明月,一群人在山里走着。


为首的人明显不想走第一个,总是迂回的往后面挤,每个人都挂着忧国忧民的表情,心惊而胆寒的警惕着周围环境。他们搜集到了不好的消息,准确来说是不好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前,有些年头了,再摧心虐肺也不过惹旁人一声叹息罢了,但搁他们身上就冷气一口连一口的抽。


妈了个唧——


不掺水分的话那女鬼得多大怨气?对于他们这群以把她挖出来挫骨扬灰为目的的人类,她得如何报复才能泄得了心头之恨?他们惴惴不安的表情太过显眼,如果不是岁数不合,给他们摆叨的老头八成就把他们当成当事人了。


每件大事开始的都不起眼,五十年前汽车还没用普及到日本这个小地方,...

【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2

隆冬雪厚,应该是泡温泉的旺季,藤野夫妇开了家温泉旅店,却一天到晚愁眉不展。两年前旅店还没装修的时候他们小店里生意红火,游人络绎不绝,然而并不能把如今的门可罗雀怪罪到他们重新装修上面。


起码不能百分之百,毕竟一开始谁也想不到修个房子还能碰见具尸体。藤野夫妇虽然立马报了警,封锁了消息,事后也查出尸体死因是自杀,这事本该就此了结,谁想后来旅馆里闹鬼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


藤野夫妇一开始觉得无稽,世界上哪一片土地上是没死过人的?他们两如果不是胆大,也不会开这方圆五十里唯一一家温泉旅社,然而传闻越说越细,隔一个星期传回他们夫妻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有鼻子有眼了——有谁自杀会选择把自己扒光冻死在温泉池...

【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0

场面似乎安静了那么一时半刻。


四点钟方向传来脚步声,快而急,每一步似乎都踏出主人焦虑的心情。十二点钟方向也传来脚步声,尖锐迫切,混乱中像鼓点一样有条不紊,伴随着女人的喘息,Jarvis抬起头,紧了紧手臂,勾唇,笑容文质:


“potts小姐。”


Pepper猛然停住脚步,担忧焦急的目光缠绕在眼前金发男人的怀里,她努力平息急促的呼吸,绷紧下颌,咽下已经到嘴边的质问。


四,三,二,一....Jarvis心里默数着,果然,脚步戛然,勾弦的声音细如丝颤,一个略显冷漠的男声响起:


“放开你手里的人怎么样,”clint顿了顿:“东美洲队的。”


冰冷的箭头就这么对着那颗金色...

【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9

并不是说日本人天生缺乏浪漫细胞,但原本他们想象所谓的“顶级技术专家”应该是另一幅形象,更深沉严谨一些。而不是现在让所有人一脸破灭的这位“Mr Stark”——


酒红色的丝质衬衣从深色的西装领口露出来,点缀着银灰波纹的领带,加上鼻梁上那副有色太阳眼镜。天知道现在夜色深深需要什么太阳眼镜,反正机舱门打开的那一瞬,地面上所有人都有种眼球生疼的感觉。


副部长更是第一时间就皱起了眉毛,谴责的瞪向副手:


等这么久就等来这只花孔雀?


副手赶紧摊手表示无辜:他完全不知情啊!


副部长不甚满意的板着脸,严厉的目光审视着走下楼梯的一行人。走前面的男人并不能算高大,尽管大和民族的身高也不...

1 / 5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