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有话与你知 chapter3

Stark工业的第一颗私人卫星发射时,他还在Friday的位置。虽然不如军火,但对公司来说通信也是重要项目,当年Jarvis层层把关,直到把这活交给新开发的子系统管理,所以在这些年SI参与制造的,无论是借给军方还是留作私用的卫星中,找到一颗精度准确又不至于惊动其他势力的卫星,目前只有他和Friday做得到。

黑进瓦坎达的网络才是最费功夫的。

然而视像终于出现在Jarvis面前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情绪,也许是还没有习惯随时表达情绪。

瓦坎达皇室停机坪:

原复仇者联盟的成员集聚于此,除了几位缺席的法案派,和不在地球的雷神以及不知所踪的Banner博士。

但他们的行动并未受影响,他们有目标明确的总指挥,战备支援来自该地国王的慷慨,虽然他没有和他们身先士卒。何况有一个宝刀不老的远距离弓箭手在,还有装备了一双铁翅膀的退役空军,穿着伸缩战服的科学家,可以通过意念操纵事物的红女巫,这样的队伍如果不是去和外星人打架,放哪都觉得大材小用。

“Natasha不来?”会这么问的只有Clint,他从昨晚就在等了,虽然队伍现在的关系诡异,但还好没有影响他俩之间的友谊。

“她还在纽约帮我们留心政府动静。”回答他的也只能是Steve,他的口气没有遗憾也没有庆幸,仿佛那就是一件早就商量好的任务。

“哦,当然,我知道,我是说...”Clint一只脚已经踩上登机桥,突然停在那,回头:“Stark有什么消息?”

这是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全场的气氛都因此僵住了,鹰眼仿若未知,他追问的对象只有Steve.

“Romanoff说她被取消了自由进入大厦的权限,所有消息都是媒体报道的,网上都有。”

鹰眼扯了下嘴角:“干的真狠,那块铁疙瘩。”

“Barton,我知道你还为队长瞒着Stark冬兵的事情生气,但我们现在即将深入九头蛇老巢,不要把个人情绪带进任务。”Sam说的无不道理,他的立场一贯坚定,是队长派的,永远不摇摆。然而Steve却对他摇摇头,眼神带着两分艰涩,转头看鹰眼:能在出发前解决的事情就不要拖到任务中。

“什么冬兵的事,那是Stark夫妇的事。”Clint认真纠正道,然后扫了眼众人:“算了,反正我们这群人里只有我会过问。”

“Clint,队长道过谦了。”只是善意的提醒,但Wanda的口气还是过于谨慎。

“我接受,关于他隐瞒部分真相,因为我也有错,没有了解清楚就跟过来,当然我不能否认自己有点思念这些日子,也不能否认知道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Stark又在乱来,你们知道,他前科累累。”

他讥诮的时候漫不经心,却让在场所有人心神骤紧。

“那个...现在还是去找九头蛇比较紧要吧?总不能让Barnes一直冻着。”蚁人明显不适应这种尴尬,事实上这个临时组建的队伍一开始没有这种问题,果然凡事沾上Stark就僵么。

他当然不能一直冻着,Clint咽下几欲涌出来的话,最后给了队长一眼,沉重得令Steve抬脚的瞬间感到费力。

“如果...”Steve吐出这个单词就继续不下去了,他曾经的慷慨陈词都冻灭在西伯利亚的寒风里,可怕的是再来多少次他也不会改,他没有错,却不能不愧疚。

Clint递了个眼神给他,面无表情,可他知道队长如果后面的话是什么,但假如他替他补充完了,这个队伍未免太孩子气。

被登机前的一番话弄得心事沉沉的众人终于还是出发了,没有人不担心之后作战的默契,就算是Clint自己也微妙的觉得那番话有些不合时宜。

............

“陛下,不明信号入侵。”T'Challa抬起原本埋首屏幕的脸,粗浓的眉毛皱起:“是针对美国队长他们?”

“是的,是否提醒他们立刻终止这次行动?”

“马上执行....等等,信号源是哪里?”

“还在追查....有了,是纽约...Stark的服务器。”

T'Challa面色复杂的收回视线,吩咐:“切断信号,然后连线Stark.”

“美国队长他们?”

“他们不会那么快到俄罗斯,联系完Stark再决定。”

..........

Jarvis并没有很在意入侵暴露的情况,他需要掌握那位素未谋面的国王对待Stark的态度,现在看来,情况没有他想象的糟糕。

他让Friday把那个通讯请求驳回去,Rogers他们的俄罗斯之旅能否成行不在他的关心范围内,今天的动作他会自己告诉Tony.

另一头:

请求被驳回。

T'Challa一时吃不透Stark是怎么想的,或者刚刚的入侵不是Tony Stark本人所为,那么谁有能力攻破他的人工智能?SI出现什么问题了吗,严重到他甚至无法向他们求援?当然,以Tony的傲气,决裂了的队伍也许压根不在求援对象名单里。

疑团太多,他却只是个旁观者的身份。

“陛下?”

“发个信号给美国队长他们,顺便告诉他们是Stark的动作,让Rogers自己判断吧...还有,搜集一下最近Tony Stark的信息。”

..........

那架飞机还是如Jarvis所意料的降落在俄罗斯境内。

他其实不知道Rogers这样的人类究竟怎么想的,一边把人往死里揍,另一方面又相信对方不会报复,甚至连为难也不给。

虽然运算完Steve留存行为数据,会出现现在情况的几率压倒其他判断,但Jarvis还是觉得浑身不舒坦。

“sir在做什么?”

其实除了复联原众的动向以外,他需要着手的项目还有几个,为此他甚至在频繁使用再生摇篮。

脑电波与数据流的置换,不管是单向还是逆向都不容易,前者有已有的生物神经技术支撑,后者却是要为天下先,如果人类大脑这么容易容纳人工智能,所有科学家就不用苦心孤诣研究仿生技术和机械智能的结合了。

他能占据Tom已经是闻所未闻的奇迹,现在却要把自己从这具身体里抽出来,之后再进入,实现自由置换。在勘探从未被触碰过的脑域过程中,稍一不慎就会造成脑组织不可逆转的损伤,所以就算有再生摇篮他也没敢妄动。

可他必须要加快速度了,他必须彻底掌握这具身体,像以前控制主程序下每一个子程序那样精准的控制每一个人体细胞。

“在看你的人生资料,刚刚发现你之前申请社区大学失败笑了很久。”Friday没能模仿Tony的笑声,但Jarvis能想到。他躺在再生摇篮里露出无奈的笑容:

“还有呢?”

“批评了你的社交活动,说你想钓的那个马子一点也不辣。”

Jarvis没有生气,只是挑了下眉,撇撇嘴。

“他叫我写封email给麻省理工的校长,要推荐你入学。”

Jarvis这才睁开眼睛,皱眉:“sir现在在卧室吗?”

“自你把他从工作室赶出来以后,是的。”

他从摇篮里爬起来,走向Tony卧室的步伐有些急,还有工夫嘱咐Friday:

“如果任何复仇者想联系sir,通通拒绝。”

这个要求被一向言听计从的Friday拒绝了:“你的权限还没有高过boss,我必须请示他。”

“我会让sir答应的。”

“比起这个,你可以先试试让他答应不要把你送进学校。”

Jarvis为此顿足一瞬,咬了咬牙,学着他的前任主人,翻了机生到人生里第一个白眼给他的继任者。

尽管整个大厦是个庞然大物,走到Tony的房间也没花太久,他客气的敲了下门,却不等主人或者Friday反应就推进去了。

“刚刚还在工作室....”Tony瞄了眼他发育充分的长腿:“真没浪费你的个子。”

“sir...”Jarvis走过来半跪在他身边,自然而然的执起他一只手和他平视:“Friday说您打算让我进麻省理工。”

Tony也白了一眼Friday,抽出被抓住的手拍了拍身前这个金发高个的肩膀:

“我希望你不要拒绝。”

Jarvis僵了片刻,他不是第一次听说自己要被他送回母校发光发热,然而不同于以前可以一笑置之的威胁,这次不是玩笑,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如果我想拒绝呢?”

“那我会解释给你听,你为什么要去学校。”Tony似乎早防着这一手。

“如果您解释了我依旧想拒绝呢?”

Tony笑了下,他的唇线为此柔软出一种令人舒适的意味,对于习惯应付他任性刻薄的Jarvis来说,这幅表情温柔过了。这不意味着他对自己的坚持漫不经心,恰恰相反,这是Tony Stark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他有把握能够说服自己。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Jarvis不情愿的发现自己已经本能的做好了被说服的准备,尽管内心还是不愿意的。

“那我会尊重你的想法。”瞧瞧Stark说了什么,Jarvis为此微微睁大眼。

“你不是我的床伴,也不是复仇者,你原本就有一个身份。”

他说的是Tom,Jarvis心里的第一道防线崩溃。Tony继续说道:

“但你和Tom已经有很多不同了,你以前那些草包朋友没发现奇怪,是因为他们嗑药嗑傻了,可你不能指望全世界都嗑药嗑傻了。”

“...我可以不离开Stark大厦。”

他知道Tony希望他建立正常范围内的人际关系,但他同样知道这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你又没犯错我怎么能囚禁你。”他把这话当成孩子气,然后将他从地上拽起让他坐在床上。

“相信我,你需要这些关系,你如果站在我身边,更需要这些关系,因为有太多眼睛,他们会把你扒的皮都不剩。”

Jarvis没有说话,他抓着Tony的手正在沉默的思考。

“Tom是个很好的身份掩盖,他的大变我也为你想好解释了,Tony Stark改变一个人并不困难。但你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你是Jarvis,当然名字是小事,你不能让他们发现你是我的AI.”

“在其他人起疑之前,你得找更多人证明你是个人类,更多有分量的人,Tom的那些我相信你自己就能处理好。”

“我们可以告诉pepper,当然可以告诉她...”到这的声音有些像自言自语,“她比我更擅长这些事情,有她帮忙会容易很多,但之前我们先得说服她。”

“我相当确定,Potts小姐总会被您说服。”

但不是每件事,Tony露出一个稍显疲倦的笑容,眨了眨眼:“我们说到哪了?对,你去麻省理工,课程内容对你来说不重要了,但找一两个很不错的孩子做朋友就够了,不要学我以前滥交,太多朋友和没有朋友区别不大。”

“您知道我在研究脑域...”

“可以把它当成你的课题,但不会有比家里更棒的实验室给你了,所以住宿...你自己决定吧。”

他在给Jarvis构建身份,让Tom变成Jarvis的道路合情合理,文字身份好处理,困难的一向是关系。当他暴露在世人面前,就不会缺少好事者,何况知道Stark家的人工智能Jarvis的人不在少数。

可Jarvis不是仿生体,不是科学研究的又一项欢欣鼓舞的突破,他可不想他被关进实验室供人研究。

“我知道你不想离开我,但应该可以明白我,你和Friday,dummy...你们是我仅存的家人了,我会保护你们,所以你们也得保护好自己。”

“...这就是全部了?”Jarvis的嘴唇凑近Tony的手,他清楚记得上面所有疤痕的由来,平静且不迟疑的亲吻稍显粗糙的指尖,直到嘴唇记住那因实验和战斗生成的茧子的触感,才微微离开了:

“您还没告诉我绝境的事。”

Tony仿佛被烫了下,手下意识抽颤,被Jarvis稳住,叹了口气,偏头就被他眼里冰冷又炙热的蓝色摄住,窒息感传来,扯了下嘴角才缓解。

他拿起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前,妥协一般说道:

“好吧,Friday一定告诉你了,你还要我补充什么,关于这颗心脏?”

 

评论(9)
热度(147)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