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边缘世界——狭隘的主流

 

上次和阔别已久的朋友聊天,很自然的就聊到我来港以后的学习生活,她问我的专业内容,很难简单告诉她我到底学的是什么,只是其中有一段对话我一直记得。

我告诉她,我们专业的一个核心就是为了少数人的权利奋斗。大概听起来是和社工一样辛苦的事情,她看我的眼神顿时就很同情了,我知道她是关心我,所以说:“这种事还是要放宽心,这世界毕竟还是大多数人的。”

这里就存在一个很奇怪的逻辑,我告诉她,什么时候开始,为少数人发声,就代表和大多数人做对?

她大概觉得我已经稍微陷入了愤青模式,但还是好朋友,比起在读书的我,她已经在一家大型金融机构讨生活了,所以告诉我,这世上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比如资本不可挡,权贵不可挡,舆论不可挡,最终还是人力不可挡。

她希望我能恰当的在现实面前妥协,这样能活的容易点,然而她不知道,其实我从来不曾和现实犟过,每个看似高尚的名号,都是为了自保。

我问她,“你就这么确定自己牢牢扎在主流的领土范围内吗?”

这也是我想问很多人的。

或许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或者意识到了也没放在心上,每个人随时都可能成为少数群体。瞧瞧我朋友,高学历,工作体面,家境优渥,与人友善,和男友感情生活稳定,和我们一贯研究的LGBTQ群体相去甚远,别说挣扎在温饱线的人了。

然而她也不敢第一时间给我肯定的答案。

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是我初中的时候,才对男男文学感兴趣,就随口问了我状似开明的父亲,“对同性恋怎么看?”

我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那些人都有病。”

但我不能说什么,他们就是这么被教育大的,被一些西方舶来的“先进”,也是后来我才渐渐意识到,教育对我们做了什么。觉得同性恋是疾病是西方十九世纪(大约是这个时候)的医学研究成果,此前那是刑事犯罪,用科学和法律光明伟岸的界定正常与非正常,是我们今天仍在干的事情。

话说回来,我们从来都知道所谓的“主流”是怎么形成的,只是我们觉得理所当然,主流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人工产品,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服务于某些目的,然后我必须说,这些目的多如牛毛。

多到你行错踏差一步就会被开除圈子。这是因为“主流”知道,人的思想比水更易流动,为了规管和控制,他必须固若金汤,并且牢牢攫取住大多数人,这从某个层面上来看,这可以说是一种掠夺,而这种掠夺从我们认字习文,甚至在我们刚学会把“爸爸,妈妈”这几个音节匹配到总在眼前晃悠的一男一女的时候就开始了。

然而矛盾的地方又在,制造“主流”的那群人又时常需要一些非主流的力量增加人类文明的活性,我们可以把这些力量称之为创造性,那简直是潘多拉的魔盒,藏着一切杞人担忧的灾难。

会为非主流发声的人必定是受压迫的人,程度深浅决定反抗强弱。看到这篇文的人,你活这些年肯定有很多次想过反抗,对象虽然不唯一,但肯定感觉到了被压迫,可你说不清楚,也许根本没有任何人逼你,然后还会自我反省是自己做作。

很多时候并不是的,是你所受的教育在和人性冲撞,我们必须得意识到一点,很多时候,我们受的教育并不是为我们好的。语文就不说了,就算是数学这样说一不二的“科学”的学科,在我们推导公式,计算长短的时候也并非完全服务于我们。如果你偏科,并且产生过“我学这门学科做咩”的想法的时候应该尤其能理解我说的话。

然后再来说说主流,主流绝非永不背叛“主流人群”,就像我前面说的,他需要牢牢攫取大多数人。觉得同性恋是病的我爹,在他们那年代绝对的主流意识,搁我们这辈小年轻,尤其是女年轻,妥妥的思想保守直男癌,我知道他是直男癌,在家里也是男权专政,作为一个既不贤良又没淑德的女青年,他该是我为声张女权主义第一个需要驳倒的对象。

然而我爱他,我甚至不能说他的思想是错的,因为思想这东西,不存在对错,只有认同与不认同。大家都是人工饲养,谁也没有比谁高贵。

以认同战不认同,是我唯一坚持的立场。

但并不是说我认同的东西都是少数派了,我当然也有认同大多数的东西。前人伏尔泰有过比我精辟万分的说辞“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你总会发现施行的过程中何其困难,因为打压敌人是动物本能。然而困难的事情才需要坚持,需要更多人的坚持,需要成为“主流”永远不能背叛的东西。

人总在变,群体也在变,主流也在变,没有永不消解的东西,甚至伏尔泰说的誓死捍卫说话权力的想法也会变。如果有天你发现自己的想法从少数人支持变成了大多数人支持,甚至变成了全部人支持,就是我们可以开始思考这想法哪错了的时候。

众口一词总有问题,再糟糕的事情也有多面性,没准它遏制了另一个糟糕的情况出现?我们接受教育太久,也许长到某个年纪,可以尝试一下抵制。

每个固若金汤的主流价值都极其排外,瞧瞧他有多少标签:身体健全,心智健全,异性恋,无奇怪性癖,有工作,有伴侣,家庭完整,积极向上,心地善良,团结友爱....甚至吃不吃辣都可能决定你在一个群体里是否处于边缘。

我那个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自己是主流人群的朋友,也许想起了有一回部门点外卖不合群的经历,也许想到自己和我一样喜欢看耽美的小众趣味,也许想到想到自己没有达到部门平均身高的身高,whatever。

人和人确实不可能完全相同,但也许我们轻慢了每一份不同可能把人拖向的地方,毕竟只要一份“科学严密”的论证就能把正常打为不正常。

人是意识形态的产物,波谲云诡的思想动荡中,注定无人可以站在世界中心,如果有天你发现自己被挤出狭隘的主流范围,请记得我曾于此地写过这些文字。

 

 

————————————

Lot毕竟是我投喂粮食的地方,原谅我深夜叨逼的这些,只是一学习脑子就乱,需要理理,如果有空我也许会推荐一些书大家可以看看,我尽量找汉化版的,啃文献都是泪。

夜安,叨逼完我还是会为组织产粮的,爱你们。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被删,删不删的逻辑我已经闹不清了...)

 

评论(5)
热度(62)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