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桃糖】 我确定,我的脑子进了什么东西 chapter8

算起来两人似乎从来都没有好好说过话。先检讨Tony自己,先天性缺乏此项机体功能,也不打算通过后天努力弥补一二,可谓自食其果活该倒霉,再说Steve,平日里大道理一溜一溜的,人权宣言倒背如流,品行正直相貌可亲,做任何人的知心哥哥都绰绰有余。

偏偏对这个生理几多成熟行为几多“幼稚”的Stark例外。大概因为他们骨子里足够像,本着同性相斥的原理,一个明着自命不凡,一个阴着自命不凡,谁看谁都不顺眼。队伍磨合的过程不可谓不惨烈,大多时候都是凭着美国队长温厚宽宏的性格平息,虽然每次锋芒最显的都是Tony,每次占上风的却都是Steve,尽管结果是双方互有退让,但面上都是Tony一副我吃亏了,Steve一脸就这样吧告终。

他们以为会这样磨合到他们心有灵犀互有默契为止,实现点到为止的拌嘴,通力合作的战斗。起码有段时间Tony是这样想的,然而他或许不知道,那个骨子里潜藏着不自知傲慢的美国队长比他要顽固的多,正如或许他不想承认的,Steve做出正确决定的几率会比他高一点。

“我有时候会想,其实你是对的。”

这句开场白让屁股还没有彻底黏在沙发上的Chris僵硬了一下,其实他差点想跳起来,当然他不会承认。他很识相的没有唤他Downey,只是矜持的坐在原地做出一副凝思的模样,对面坐姿随意的人耸了耸肩:

“Tony的原话,我会一字不改的传达。”

“你才不会你个混蛋!”对此,Downey充耳不闻。

“替我谢谢他。”Steve对Chris说,声音里带着感激。

Chris略感微妙的点了点头,表情诚挚的回道:“我也是,对于队长的话,我不会篡改一个字。”

Steve默了片刻,咬牙道:“Downey先生居然有你这样的骗子朋友。”

于此,Tony反应出适应不良:“告诉我那小子足够靠谱。”

“Chris很喜欢你,他不会扭曲队长的意思,毕竟以后要继续相处的是你和Steve,不是么?”这回答有点避重就轻的意思,但Tony没有继续追究下去,Downey勾起唇梢,眼里浸满笑意:

“很高兴我们达成了共识,captain.”

————————————

他们没有一开始就谈冬日战士,那太敏感了,就算在座的其实是RDJ和Chris,也还是有两个主要当事人全神贯注的在监管会议进度。

何况,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借此暴露出了一些两人刻意忽略的问题。

他们先说了法案,足够令所有人警醒起来。

“Steve,Tony在说法案。”Chris诚恳的希望美国队长发表一下意见。

“很高兴你没有第一时间说要签。”

“我不傻。”Chris有些腼腆地道。

“关于这个,我和Tony说过,不能签。”好的,美国队长不打算更改说辞,Chris也没打算重复类似的话以激怒暂时无法直接表达意见的Tony Stark,所以他明智的保持了沉默,把话语权交给Downey。

毕竟说起来有点可怜,在场除了美国队长,其他人都支持要这个法案要签,但怎么签,条款如何修改才能签,这才是主要需要磋商的地方。然而美国这根老冰棍似乎连一步也不打算退让。

他们开始都挺循规蹈矩的,当事人要说什么,怎么讨论,的确不加篡改,只是剥离了其中一些过于生硬的语气词,还算在Tony和Steve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然而进行到后面,几乎可以说是昨日重现,理论层面谁也掰不赢谁。

美国队长担心复仇者会成为人手里的武器,为了少数人的私利出动,必须承认,人就是这么种贱东西。钢铁侠担心复仇者变成件会轻易走火的武器,因而被废止,对于之后会到来的灾难来说,实在因小失大。

他们需要一个安全栓,这恰恰是最反人性的地方。

他的队友不是工具,Steve也格外憎恨把人当工具,就像九头蛇曾经对待他兄弟一样。

在Tony的措辞越发尖酸,口气渐趋短促的时候,Steve的声线也变得冷硬坚决,面对面的两人一个一脸受不了,一个眼神满载无奈,于是点到即止的停了下来。

“其实他只是担心,你是因为害怕而做出的选择,担心情绪会影响你的判断,你事后会后悔。”

这不是Steve告诉Chris的,然而他没有反驳,他很久没有当面对Tony表达出关心了,那封带着明显自辩意味的信件不算。但他并不是就看不到了,Tony的心理问题,这种忧虑加深了他对他的不信任,他也的确思考过该如何帮助他,然而对象是Tony,似乎任何举措都像冒犯。

他深信他的强大,任何绝境也无法打到他,所以规束本心,保持着心照不宣的客气关系。他从不说类似“我觉得你有心理疾病,复仇者的前路不是你治病的手段”,他以为自己绝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可他的行径吻合。

“听着Steve,我确实备受心理问题的煎熬,但这不意味着情绪能使我的大脑瘫痪。”

“Tony”承认了,以前他们的关系并没有亲近到足以令他在他面前坦诚软弱的程度,听的最多的不过是我没事,没问题,我能解决,因为这样不近人情的拒绝,让Steve逐渐放弃了所有试探,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交心,他这么告诉自己,他又不是救世主,谁都愿意把软当交于他保管。

然而那小小的,微不足道到他以为已经忘记了的遗憾现在被清晰想起,所以听到他示弱的这一刻,Steve只能在一片怔忪里心头酸软。

“我知道你担心政府拿住复仇者的软肋把联盟变成听话的武器,我不能说这样的情况绝对不会发生,而你所厌恶的,被当成工具使用是你坚决不愿签署法案的原因。”

“你看的倒是清楚。”Tony在他脑子里哼了一声,他并非不明白Steve的心结,然而那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甚至隐隐觉得他这样的坚持天真又滑稽。尽管他其实是敬佩着他的天真和滑稽的。

“我很高兴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以为你一辈子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Steve很高兴,他让Chris这么说,Chris斟酌了一下,还是原话复述了。

“因为我是个工程师,因为比起人我更多和工具打交道?因为比起人类,我其实更喜欢工具?”

是的,包括Steve在内的许多复仇者都是这么想的。伟大的Tony Stark怎么能理解正常人类的内心诉求,所以Downey挑了挑眉,笑的有些恶劣和调皮:

“没错,我的确如此。”

Chris和Steve对此不置一词。

“但严格算起来,vision其实是工具出身,可你依旧接受了他的存在不是吗?”

“vision是独立的个体。”Steve对“Tony”的说法表示不满,然而Chris并没有理他。

“Jarvis,Dummy,You,勉强可以包括ultron,他们都是我创造的工具,可你应该可以看出,我对他们投入的感情不比我对人类投入的少。”

诡辩,这是Steve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词。

“从某个层面来说,其实我觉得我和他们一样,或者说他们和人类一样,可我依旧会给他们设定界限,会管束他们,该报废报废,该淘汰淘汰,我依旧记得我创造他们是为了服务人类的。”

“有时候我甚至以此为耻,人类有自由选择服务或者不服务人类这个群体,但他们没有,因为我给他们设定了界限。”

“你也许会生气,但我还是要说,复仇者在我看来也是一件保护人类的工具,我们需要管束。”

“也许你这样认为,却不能强迫联盟其他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不管你主观如何看待,人心才是决定人之所以为人的条件,Tony,你眼里的世界太冰冷了。”

Chris修整了一下,却和Steve说的大致相同,他其实有些不知所措了,果然对面听完风雨欲来一般凝滞了几秒。

“是什么给了你生而为人的骄傲,Rogers?”他和Tony同时讽刺道。

大概就是因为生而为人吧,Steve轻声说道。

“我们来说说你的好兄弟bucky吧,他有条金属手臂对吗,被我打断了不好意思,改天可以还他一条新的。”

“Tony!”感觉话题要往不好的方向转去,Steve冷喝一声,却没得到盟友的回应,Chris甚至还安抚他:

“放心,还有Downey。”

“让人放心的”Downey继续张开那张欠揍的嘴:

“你会因为他有一条金属手臂而觉得他不是人了吗?进一步把,以你这种古板,是不是要觉得换个金属脑袋才能不算。不不不,你怎么会觉得不算,那是你青梅竹马的兄弟,嫡亲的都差一截,你知道他有爹有妈,他就算变成变形金刚你也坚持他人类的身份。”

不,不是的,Steve在心里反驳。

“你不开心我用bucky做例子,那好吧,有天我把自己的脑子置换成超级电脑,对你而言Tony Stark这个人是不是就消失了?相信我,我做的出来。”

他一直知道,Tony有一张机关枪似的杀伤力巨大的嘴,现在易主了也不能改变丝毫,对此Steve只能咬牙瞪着眼,而Chris正两眼放光,深以为然的看着在高谈阔论的Downey。

“可是对我而言就算这样了,我还是我。我知道自己很危险,我承认自己需要第三方管束,我知道你不信任政府,事实上我也是,你不信任法律,因为上层人永远不遵守,你觉得法案只是给我们的狗链,只是需要我们单方面遵守的游戏规则,你觉得不公平......”

“可是我们明明有机会让它更公平的。如果今后法案出现了差错,我承诺我会和你一起为之反抗,因为我们想要守护的东西其实是一样的,但你不能因为你看到了它可能会出现差错而拒绝前进,你知道那条路不对,不肯走,可现在面前只有这条路了,你知道吗Steve Rogers!”

“需要我告诉你我们此前的战损吗?当然,索科威亚那一次主要责任在我。”

“不是的!”Chris第一次打断他的话,他甚至担心Steve也是这么想的,这其中其实是一系列庞大复杂的因素共同导致的,他们不可以在享受Tony Stark带来的福报时拒绝并发的危机。是的,Tony很危险,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可他的危险恰恰是他最宝贵的地方。

Downey,也许是Tony安抚的看了Chris一眼,继续道:

“你可以说如果没有复仇者将会有更严重的损失,但实际上,我们不能用如果来衡量已经发生的事情。有些人会理解这份如果,但有些人不会,这也是你坚持的人性带来的,现在的问题是,不理解的人太多了,多的已经超出了SI能应付的程度。”

是的,他开始发现自己的无力,于是后知后觉开始寻求帮助,然而放眼四顾,发现自己在队伍里孤立无援,曾经他把希望寄托在美国队长身上,却不想那是反对方的领头。

“我每天都站在废墟里,焦灼的想要解决它,为此绝望到近乎崩溃,所以你可以别背着我站着,只看着远处,然后叫我别被情绪牵着走吗?”

Tony没说话很久了,他听着Downey,有时候想叫他住嘴,那两个单词却怎么也出不了口。他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也许因为他也是他,但如果这样,他怎么能对Steve说出这些,一股令人窒息的憋闷感扼住他的喉咙,他甚至恐惧,话摊开到这地步Steve仍不为所动——就好像Tony Stark的所有痛苦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

多么讽刺啊,他那么努力的矫正自己,摆脱自诩未来学家带来的自负,把目光放在过去,可那被认为过时的男人却兀自着眼未来,他其实该把未来学家这个称号送给他。

“我知道你的担忧,我真的知道,我确实自大,却也没自大到要用自己的愧疚感主宰整个队伍。

可我只是需要做什么,尽管我甚至不能保证这样做是绝对正确的,可我必须要做些什么,所以我需要你的支持,就算告诉我这条路不该走,那就拿另一条路来说服我,如果你也找不到,那就和我把这条错误的路一起走正确啊。”

“我需要你,Steve,如果复仇者身上需要枷锁,我希望钥匙握在你手里,因为你总比我正确。”那枷锁包括他自己身上的。

最后这句落地的声音那么轻,轻的几乎飘散在空气里,那双蜜色的眼里滚出泪水,立马被一只手掩去,对方抽气的声音近乎哽咽,Chris霍的就站了起来,怔怔看着他,喉头滚动着,心脏被巨大的力量拧动,几乎也要落泪。

“...谢谢。”Tony的声音在发颤,可他还是说了,谢谢,他第一次感谢这个外来者,第一次感谢有这么个存在,说出很多他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话。

“我不总是正确的,Tony。”Steve的声音响起,也拉回了Chris的思绪,这男人冷静的可怕。

“我很抱歉,从来没有认真了解过你,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总这么告诉自己,但其实理智是理智,感情上我似乎依旧没有前进。神盾被渗透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我确实不能相信什么了,但这不意味着我不该再相信什么,我以为我可以信任我的队友,但其实是他们在信任我,他们信任的是以前的我,那个被称作美国队长的我。”

“为了守住那个被他们信任的我,我一直不敢忘记初心,做一个好人,不做坏事。可并不是不做坏事就是好事了,我逐渐才意识到,把你,把联盟逼成这样的,不只是民众,不只是政府,不只是联合国,还有我,还有...其他复仇者。”

“我得告诉你我害怕过,事实上一直怕着,这个世界变得太快,太扭曲,所以他们才珍视不曾改变的我,于是,渐渐地,我也害怕自己被改变。而你跑的太快了Tony,快的我总觉得追不上你,快的我还来不及判断对错你已经先走了,我很开心这次你愿意等我,愿意努力争取我的支持,尽管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你在这样做。”

“我很抱歉,真的,我并不是不愿和你携手,我只是没意识到...原来你真的需要我。”

那个Chris以为冷静到可怕的男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泣不成声。

 

 

————————————————

不知道有没有ooc,但这已经是我努力努力后的解释了,写的我好几次都快哭了(然而确实比较赶,不好不要拍我)

明明不是无解的问题,为什么会走到那一步(不管是漫画还是电影),电影里的杀父杀母之仇后来都能心平气和解决,那时候只是重重矛盾的引爆点,如果此前他们心意相通,不至于打成那样TAT哭唧唧

这么勤快我很辛苦啊!明天还要上课的我不知道能不能更啊,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留评论理我啊,哭给你们看呐!

 

评论(23)
热度(279)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