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8(更新)

几伙人的结盟毫不稀奇,他们就在那,寻了个阴暗的房间,听着一个稍微有点脑子的人的鼓吹,借着惊吓过度的脑子思考,做出一个看似别无选择的选择。

赵缀空一直在屋外,靠着墙,一副思考人生的忧虑表情。屋里的人散去,出门直直撞见在门口忧郁的赵缀空,刚刚鼓起的勇气一扫而空,有些战兢,小心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没有什么拦阻的意思,当即多了分胆气,这胆气消散的也快,就在他斜一眼过来的时候。

顿时也没人敢质问他会不会告密,他们中似乎终于有人想起jarvis出现之前,东美洲队最变态的存在是谁。想到这一茬,他们纷纷低下头,强装没事人一样从他另一边走开。其他队如果有不明所以的人,此时也根据盟友的反应,像见了狮子的绵羊一样乖顺,也跟着低头避走。

赵缀空没有理会这些人,他的视线落在窗外。

又下雪了,日本的雪总有种凄凉的温柔。

Tony让pepper说服老板夫妇把旅社转让给他,过程并不复杂,他们早有脱手的打算,现在凭空多了一大笔钱自然是乐意的。现在他一身薄薄的风衣站在雪地里,手上拿着个本子,寻了寻方向,从风衣兜里掏出一个扳手一样的东西走过去,他抬手招呼一下,也许说了什么,但被簌簌的雪声吞没,另一个方向一个小豆丁抱着比身高高一截的圆筒遥遥回应了声,Tony点头,蹲下来扫开地上的雪,一个模样类似的金属圆筒露出来。

大概是在做笼子。赵缀空若有所思,紧接着发现jarvis拿着衣服从屋里跑出来,几步到了Tony身边,给他盖上外套以后也帮着蹲下来捣鼓那个圆筒。这家伙真有意思,不应该更担心小孩子受凉么?他挪开视线,看见那小豆丁轻而易举的把圆筒扎下去,一时有些怀疑自己对于小孩子的判断。

那个拿弓箭和他打过一架的男人也走出来,扛着和小豆丁一样的圆筒朝另一个方向走,边走边大声嚷嚷什么,估计吃了一嘴的雪,他气急败坏的呸了两声,惹来Tony毫不遮掩的嘲笑。还有一个新出现的人,赵缀空注意到,昨晚突然出现的那个拿盾牌的男人,男人长相刚正,和他们一样抱着圆筒,回头和屋里什么人交谈了一阵,他猜该是那个女人。

这几个人认识,不仅认识,该说是熟识,那种默契绝不是萍水相逢就练得出来的。但他们一开始怎么会不认识jarvis?除了那个叫Tony的小矮子,其实也不能说他很矮,大概是jarvis太高的缘故。

————————————

“我让人煮了汤,赶紧把湿衣服脱下来。”

“你说我没了你怎么办pepper?”

Pepper白他一眼:“感谢你的赏识boss,不,前boss。”

“有汤?我们有份吗!”鹰眼侠抖了抖身上的雪。

“好了,停止装小孩的游戏,换衣服把汤喝了,我们得赶紧结束贞子这个任务。”pepper发号施令。

“队长,不听女士的话可不行。”

“尤其这位女士叫小辣椒。”

他们一前一后拍着队长的肩膀,Steve和气的笑了下,目光不经意对上一旁沉默微笑的jarvis,心一沉,张开嘴就被鹰眼勾住脖子:

“soldier拿出你在战场的反应能力,没看见女士都皱眉了吗?”

他们不愿他和jarvis交谈,Steve心里叹气,又看向Tony,他的神情举止一如往常,不由怀疑是不是自己操之过急。

他们围坐在一起,端着汤,窗外下着雪,老旧的房子偶尔吱吱作响,很有讲鬼故事的氛围,他们也确实在讲鬼故事。

“从电影的后续来看,用消除怨气这种手段来对付贞子收效甚微,反而会增加我们的危险。”jarvis分析局势,试图给出证据证明他们像解决旅社女鬼芳子一样的手段会更适合贞子。

“你们的任务是什么?”经Tony这么一提醒,其他人才想起jarvis并不和他们一个小队,甚至他们在座有三个小队。

“阻止你们拷贝录像带。”

“那岂不是失败了?”鹰眼看向Tony。

Jarvis摇头:“没接到任务失败的提示,而且,你们并没有拷贝给队伍以外的人。”

哈,知主莫若仆,Tony倒是很无所谓:

“根本没必要,只要那位小姐再出现一次我们就能抓住她。”

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成功率在百分之四十上下。”Tony瞄他,jarvis微笑着又点头:“但百分之十就够了。”

“瞧,没什么可担心的。”

然而Steve依然没放松,反而紧绷的仿佛下一刻就该面对战场,他一直沉默着,就算其他几人已经进行到诱捕、消灭的环节,甚至还偏头征询他的意见,他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给出完整的计划,这个角色似乎被jarvis很好的取代了。

直到Tony拍了拍巴掌:“所以现在可以散会了吗?”

他们站起来,pepper一脸无奈:“我知道的,从一开始他就在等这个时候。”

“我能和你谈谈吗,jarvis?”

Jarvis顿住,连同Tony,眼里浮出警惕。

“现在吗captain?”他回答的很客气。

“如果可以的话。”

Tony霍的转身:“我觉得还是不要在战前说些和任务无关的事情。”

Steve却执拗的看着jarvis,pepper好Clint对视片刻,也跟着紧张起来。Dummy仰着脸看Steve,眼神懵懂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严肃。

Jarvis却笑了,气氛不见得松弛,他转身和Tony并肩:“我知道您想和我说什么事,但我的答案是拒绝。”

见他眉头一皱,jarvis继续道:“但请您相信,我的所作所为一切都与sir无关。”

“jarvis!”Tony一脸严肃的提醒,然后手背得到一个安抚的轻拍。

“也许您会要求sir销毁我,如果您有能力的话,为了一个更好,更稳定的未来。”

队长双眸微睁,下意识否定道:“不,我怎么...”

“这完全有可能,我理解您,也不觉得您的想法有错。”

“够了,回去吧。”Tony喝道。但他没能阻止对峙的两人,就像从前没人能阻止他,他也阻止不了jarvis,起码在这个问题上。

“可出于立场互换的角度考虑,我也希望您能理解我,对于您来说,那是世界,对于我来说,那只是sir,用人类的说法这是平等,如果您也愿意给予我?”他的眼睛对上Steve眼里湖水一样澄澈的蓝色,显出一种冰峰一样的坚硬,可他的措辞和口气却这样柔软,让人几乎挑不出错处。

Steve这辈子没有退却过,现在却被刺的有些疼,被一种从来不曾在任何人类眼里看到过的坚定决绝。他偏头看向Tony,他的下巴紧绷腮骨微凸,看来牙咬得很紧。

“看来就这样了?”Steve问。

“我唯一能给的誓言就是永远不背叛Tony Stark。”

“那人类呢?”Steve一字一顿,目光如针。

Jarvis一声轻笑:“sir就是人类。”

那不是他想要的答案,那不是任何人想要的保证,Steve还要说什么,他和jarvis中间就插进一个人,Tony冷着脸:“jarvis,你先回去。”低头摸了摸dummy的头顶:“你和他一起回去。”

他转过脸重复道:“回房间去。”

“As you wish...”jarvis微妙的停了下,勾唇:“Always.”他领着dummy出门,接着Clint和pepper也是。

屋里只剩下他和队长,他扯了扯领口,拉开两人的距离:

“也许你知道,”顿了顿:“或者不知道,我一直都很看重你的意见。”

他倒真的不知道。

“可这次你得听我的,jarvis他已经不仅是我的AI了,很久以前就不是了。”

“但你还有约束他的能力。”

“....我不能,他是独立的,有自己完善的逻辑和思考能力,不是小孩子,我没资格约束他。”

“如果他的思考会危害其他人呢?”

“Dame god!他不会!”

“听着,我也不想提起之前的事情,但我们都看见了!”

那是被他们刻意回避的一幕,Tony沉默了很久,沙哑的声音才响起:

“我不会否认,那是我的错。”

“不,Tony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但是Steve...captain,我永远不会放弃jarvis,你可以选择不再和我一队,甚至可以采取任何你认为合理的方式制裁我们,可你不可能越过我伤害他,也不可能越过他伤害我。我刚成为钢铁侠的时候说过,我就是钢铁侠,我和我的盔甲是一体的,正如现在和jarvis....”

“.........”

“我真希望我们不会走到那天,你大概不能明白,因为他我觉得自己到底有多重要。”他深深看来Steve一眼,没有多言。

Tony走了,Steve在他走前关上的门前站了很久,有些怅然,心里百感交集:你难道感受不到你在我们心里的重要性吗?

————————————

“赵先生。”jarvis向突然出现的赵缀空打招呼。

“你的冷淡真让人伤心,总对其他队伍的人更上心,不怕我们吃醋吗?”

Jarvis只是笑:“有事?”

“抓鬼这种事,有什么我能帮上忙吗?”

“您愿意帮忙那就太好了。”

“....其实不止这事,我想你心里知道。”

“您说。”

“我有时候怀疑你究竟是不是人,冷漠的像机器,却又对那个小胡子那么好,这就让我摸不定了。”

“我的失误。”jarvis道歉,表情纹丝不动。

果然,赵缀空嗤笑一声,蹲下来眯着眼和dummy对视。一般小孩子这时候该在诡异变态的他面前泫然欲泣,胆更小的会抓着大人的腿躲,但这小家伙却一点不怕生,他怎么看他,他就怎么看回来。

“人是很复杂很无耻的生物。”

“我知道。”

“说得对,你当然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他站起来靠墙,“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解决哦。”

“这个时候不适合制造更多血腥,而且您应该在更适合的地方发挥自己的价值。”

好意没被领情,碰壁的赵缀空冷哼一声:“杀人的地方,自然是适合的地方。”

“您的思想很危险。”jarvis笑着看他。

赵缀空阴阳怪气瞅他一眼,耸耸肩:“你倒是个安全的人。”

他们别过赵缀空,一高一矮两人在房里杵着,dummy先问:“我没听懂那个人说什么。”

“他说有人要对付我们。”

“哦...那daddy会出事吗?”

“我们不还在嘛。”

“哦....那怎么办?杀掉吗?”

Jarvis蹲下来一脸严肃:“你这样说被sir听到,他会把你扔出去。”

小dummy有些害怕的缩脖子,jarvis敲了敲他的脑门就站起来,走到衣柜拿出件衣服换上,对着镜子整理衣着头发,确定自己足够得体,他低头朝他孩子模样的同胞兄弟挑起眉梢:

“我们用人类的方式解决。”


——————————————

这几天稿子有点多有点精分,不要介意QUQ

打算月底和子斓粑粑合一个贾尼糖饼童话本(听她说要限量_(:з」∠)_),过两天放试阅,写一个猫精妮妮和狐狸精老贾的故事——要相信我的正直严谨性,就算是个小童话!希望会是一个很萌很甜很可爱的故事!毕竟她已经把猫精妮妮画的那么可爱了_(:з」∠)_


上一章走我

评论(31)
热度(129)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2.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