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7

“您很生气。”


Tony没有回答,脚上的喷射器骤然熄火,钢铁侠落地的声音吸引了两圈的鬼怪。Jarvis舔了下干燥的上唇,话不多说,卡在钢铁侠身边的位置降落,恰好踹飞一只靠近的鬼爪,紧接着摆头,摸枪,扣下扳机,一气呵成——


轰的一声巨响,他冰冷的金属腔在弹火里响起:


“sir,在那边。”


凭着那股深入骨髓的默契,在jarvis做出判断的第一时间Tony连发三计掌心炮,鬼啸声撕破长夜,蛮横的撞击骨膜,在群魔乱舞中,他们看见和鬼群仓皇闪躲的目标女鬼。


“锁住她,jarvis!”带着金色佛光的音炮以钢甲为圆心向四周荡开。


在保护圈里的人发现鬼群凝滞了片刻,也给了他们喘息的时间,紧接着砰砰几下,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jarvis握着一条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锁链窜天而起,锁链另一头捆粽子一样捆着一团扭曲的黑气,金红色的盔甲应声而上,和太阳一样夺目刺眼的光芒炸开,世界在女鬼尖叫的声音里噤若寒蝉。


包括复仇者在内的所有人吞了吞口水,便有人听见主神机械的提示音:消灭女鬼芳子,奖励点数500.


500?有人磕碜着问隔壁的人:当时不是说3000点,一个A级支线吗?隔壁的人没有回应他,那人的眼珠因为过度惊骇依旧僵硬着——


这,这就完了?渐渐回神后人们彼此厮覷,直到对所有惊魂未定的脸习以为常,但当有视线落在刚刚被jarvis抽出去的同伴身上,一股渗人的寒意猝然侵入脊髓。


“Guys!”Tony在不远处喊:“我会把它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这边,你们看准时机....”


“没门Tony!现在立刻归队,我们一起处理这些!”Steve第一个拒绝他。


“别担心,我没事。刚刚的法子很奏效,说真的,之前居然没人想到可以强化波状物质和咒文结合,我是说,大家最后都是波状传播不是么...”


“Tony别冒险!”他的叽歪换得一声抬高了的警告。


“他能有什么危险?”队伍里有人小声嘀咕。


似乎为了验证此言的正确性,钢铁侠身边挂神一般存在的Jarvis亦开口应援:


“万事有我,Captain Rogers.”


顿时,包括Tony在内的所有人诡异的默了两秒,才有人憋出几个单词:


“当然....当然....”


鬼怪似乎没那么狰狞了,但每个人心头多了片阴云,他们远远瞄着jarvis,像在灌丛里踯躅的草食动物,这片荒野里大家都吃肉,他们被叶绿素和纤维统治的大脑开始肖想血肉的滋味。


他们等到了黎明,太阳初升,带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安慰,鬼潮退去,地上除了人类的残肢以及炮火的痕迹,不剩什么了。光明从远东的地方入侵,伴着走来的人,一头金子一样的金发,冰刻的轮廓显得不近人情,阳光在他身前拉出阴影,很长。


“有人受伤吗?”盔甲在身前站定,众人从那阴影里醒神,茫然的看着问话的Tony摇头。复仇者看了看吓得面色惨白的“普通群众”,不着痕迹的叹气摇头,正要和Tony接腔,却听到一声濒临崩溃的哽咽:


“哦天呐,Lau!”但那哽咽很快就被另一个人掐住了,他们闪烁的眼珠子在对上jarvis的那一刻避开,低声劝着压抑哭声的人离开,离开地上的血肉模糊,离开那具已经不成人形的尸体。


没人来指责jarvis,没人来质问他,之后甚至没人再提起那个死人的名字。


“sir...”jarvis主动上前提起Tony装盔甲的箱子,跟着他走了两步,犹豫片刻,他用空出来的手捉住他的手,没被挣开,他悄悄松了口气,紧接着感到指骨处的神经传感器受到压迫,状似不经意瞟了两人交扣的位置——Tony正握着他,握的很紧。


“这样真的没事吗?”jarvis低头就看见dummy胖乎乎的脸上写满忧心,说实在的,这表情在他脸上有些滑稽,他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脑袋,依旧把目光放回被Steve叫去说话的Tony身上。


Dummy 担心不是jarvis干掉了一个人会怎么样,他说的是主神。刚刚他解决女鬼的速度和手段,已经超出了主神空间现阶段现阶段所有队伍最强实力者的水平,这难免不会引来主神的忌惮。


“你还记得仗怎么打吗?”jarvis问,他们的记得,自然是那些相关数据是否依旧存在的意思。

Dummy点头,就看见他高个的兄长,或者某种程度的父亲勾起嘴角:“那就好,随时准备好。”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Tony黑着脸又一次拍开Steve尝试伸过来的手。


“我会和他谈谈的,但可能不是你希望的方式,队长。”


“我以为你已经意识到这事的严重程度,这不是你第一次造出....”


“造出什么?说啊。”


Steve突然发现那个词难以出口,他对着Tony棕色的圆眼睛,深吸口气他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他明明和其他人一样花费了无数精力找这个小个子男人回来,并不是为了这样争执的。


“冷静一点,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Clint觉得现在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危险,尤其是这部恐怖片还没结束,他们并未彻底安全。


“我猜我们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有时机吵架。”Tony歪头,朝Clint扯了下嘴角的肌肉,推开两人走到一旁。


Steve始终皱紧眉头,如果不是被鹰眼按着,恐怕现在已经拽住离开的钢铁侠继续思想教育了。


“我猜他只是希望你能把jarvis当成人类,甚至当成和我们一样来看待。”


“我有!”Steve倏地偏头,从一开始努力把jarvis当成一台电脑,到后来值得信任的队友,尤其是Tony失踪的那段时间,老贾的表现可圈可点,Steve相信自己已经把他当成同伴了。


“但他也不完全和我们一样,你懂吗队长。”Clint意有所指。


“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和Tony谈谈。”


“这恐怕不是谈谈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就,暂时...”


“不鹰眼,”Steve开始对他皱眉了:“这很紧急,人命悠关的事情....”


“听着队长,我直说了吧!在这,我们不能像以前一样指望拯救每一个人!”他逼近Steve,用低沉而急迫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吼。


“我们以前也没指望能拯救所有人,但,这不是我们停止脚步的理由。”


Clint沉沉的看着他,退了半步:“你知道我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美国队长眼神一凝,鹰眼能听到,他自然不会听不到。


————————————


“所以,你打算一个人在这想破头,然后所有问题都能解决了?”pepper结束了安抚旅社老板的对话,没走两步就看见倚在角落默不吭声的前老板。


“问题?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该去哪挖出贞子小姐。”他像活过来一样挣脱墙角的阴影,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


明智的Stark CEO却没被他的鬼话蒙蔽,她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既不找jarvis,也不和队长叙旧,甚至没在我们这些普通人面前发表什么感人至深的讲话....”


“我也是普通人...”这话让pepper挑眉,Tony顿了顿:“大概百分之二十?我是说,肉体凡胎...”承认这件事让他有些局促,却让女CEO噗嗤一笑:


“真是了不起的比例,不知道你每次穿着盔甲往天空冲的时候,这百分之二十会不会做出该有的提醒?”


Tony眨着眼,嘴唇弯出柔软的弧度,连带着漂亮的小胡子也柔软下来:“我们会解决这一切的,jarvis...主神...还有其他队伍,我们会一起回去的。”


“记得是‘我们’。”


另一头能让美国队长和鹰眼两个超级英雄警醒的事情,自然不会是什么小事,但他们却不约选择了隐忍不发。


“这不是找死吗?”说话的人面色鬼祟,惊惶而不安的四下张望,非得再三确定这确实没有别人。


“早死和晚死的区别。”烟头的火星在黑暗里一闪而过,断断续续的红色弧线划下,男人粗豪啐唾沫的声音响起,一双恶狠狠的眼睛在黑暗里睁得浑圆,血丝爬满眼白,透着说不出的狰狞。


听话的人怂怂的缩着肩,唾沫经过喉管的声音被紧张的神经放的异常大,每个人都焦灼不安:“但,但那人确实救了我们...”


“搞清楚这是什么环境!哪有什么救不救的,不过是想我们感激他到时候更好替他去死罢了!谁知道他做那些事情有没有支线和点数?就算退一万步,他好心,但跟着他的那人....”


所有人陷入沉默,想起那轻飘飘的一抬手,顿时毛骨悚然。


“他们这样厉害,主神肯定会提高任务难度,他一次两次能有余力救我们,万一有天他自顾不暇了,他身边那人一准拿我们给他当替死鬼!”说话的人是个老鸟,循循善诱着分析情况,他继续道:


“你们想啊,这和我们主动把脑袋拴在他的裤腰带上有什么区别?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老子是条汉子,死也得自己走投无路了死,而不是被那种人当成炮灰扔出去!”


他说完便有人接腔称是,是了几声,黑暗里又没了声音。


“我们,我们哪能制服他?”


“只要我们敢,绝对不会缺办法。”


“就算,好吧,就算我们弄死了那个铁甲人,他身边的人谁保的准就一定会跟铁甲人去?”


“傻!我们要的就是他方寸大乱,到时候....”


“不行的,你又不是没看到他有多厉害!”


“怕就滚出去你个怂逼!死就死了吧,起码对得起自己了!”


“真的得走到这一步吗?我们现在还好好的啊...”


“你看到Lau的下场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所有人终于,都不说话了。


——————————

“整个计划?”Steve问Clint,Clint摇头,面色依旧沉重:“但我知道人能可怕到什么地步,你也知道。”


像有人突然掐住Steve的脖子,他觉得呼吸不畅,眼前Tony张扬耀眼的脸和战时残忍可怕的画面交错,他听见鹰眼冷酷的声音:


“我无法和他们成为队友,如果非要选,那我当然选择Tony。”

——————————————————————————

纪念我诈尸第一发ლ(°◕‵ƹ′◕ლ)搬文规模甚大,刷屏表介意,若有bug,请温油指出ლ(°◕‵ƹ′◕ლ)


上一章走我    下一章走我

评论(14)
热度(108)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