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5

天色沉如鸦羽,星光不见明月,一群人在山里走着。


为首的人明显不想走第一个,总是迂回的往后面挤,每个人都挂着忧国忧民的表情,心惊而胆寒的警惕着周围环境。他们搜集到了不好的消息,准确来说是不好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前,有些年头了,再摧心虐肺也不过惹旁人一声叹息罢了,但搁他们身上就冷气一口连一口的抽。


妈了个唧——


不掺水分的话那女鬼得多大怨气?对于他们这群以把她挖出来挫骨扬灰为目的的人类,她得如何报复才能泄得了心头之恨?他们惴惴不安的表情太过显眼,如果不是岁数不合,给他们摆叨的老头八成就把他们当成当事人了。


每件大事开始的都不起眼,五十年前汽车还没用普及到日本这个小地方,学生下学都靠洋马,穷苦点的只能用脚。有个女学生,家境富裕,腿脚却不好,听说是娘胎里挤坏了腿,骑车是没指望了。明治年代女学兴起,到了那时候却也没有男学昌盛,女孩读书还是有些不容易,女学生的母亲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就算女儿腿不好也坚持她受教育的权利。


一开始是她骑车载着女学生上学,有时是父亲,然而毕竟要养家糊口,这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拜托了她班里的同学,拿点辛苦费轮流送她上下学。那时候的同学都是友爱善良的,何况有钱拿,大抵都乐意。同学情谊也日益亲厚起来。


那年七月热如流火,载她下学是件体力活,有些同学心里便不痛快起来,女学生过意不去,破天荒的请了所有同学到家里做客,以往都是她家帮佣在路口接她,同学们托她的福才第一次进了豪宅做客。


那天她父母都不在,女学生摇着轮椅带所有同学参观家里,心怀歉意的她不拒绝他们任何请求,包括参观地下室的好奇。其实女学生也不知道她家地下室是做什么的,不过应该同其他人家相似,权当处理杂物的场所。只是她家地下室大的有些空旷,还分外凉爽,好些人来了就舍不得走,只肯点了灯在这乘凉。


女学生拗不过他们,只好吩咐佣人做些吃的送下来。然而事不凑巧,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个极易地震的国家,所以房子一般修的轻便以减轻损失,偏偏她家的地窖除外,石墙敦厚不透声,暗的挤不进一丝光线,那场地震震的厉害,地窖被封的严严实实,外面的帮佣不知是死是活,里面的学生倒没伤一个。


活着有活着的好,什么都比不上活着,在这个太平洋边缘的岛国上生存就得比任何人都明白活着的不易。刚开始所有人一直在等着有人挖进来救他们,但太被动的等待满足不了他们逃生的欲望,可这欲望在铜墙铁壁般的地窖墙壁面前变成了绝望。


黑暗把这里单独划成一个小世界,没有水,没有食物,后来连空气都变得奢侈。绝望之下人开始暴躁,开始回想事情为什么会变得那么糟,开始想方设法的怨天尤人。女学生的家太偏僻,搜救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这里,如果外面的佣人都死了的话,这个何年何月还得深化一下。


想来想去罪魁祸首都是邀请他们到家里的女学生。所以在饥渴吞噬理智的那一刻他们有那么点心安理得,他们所有人都痛哭流涕的描述过那种噬人的饥饿焦渴感,那感觉出现在被埋的第七天。他们饮尿吞粪,全无人形,终于把狰狞的目光投向女学生——没用的腿无法抵抗也无法逃避,还少一个人分担越发稀缺的氧气,怎么看都是百利无一害。


他们只是想活下去,这个伟大而渺小,残忍而仁慈的目的。撕开女学生血管的时候他们忏悔,咀嚼血肉的时候他们流泪,然而有了第一口,后面就顺畅多了。他们没想杀女学生,所以只从手脚开始,甚至还帮她止血。


言语不能形容这种事情的恐怖和残忍,当墙外传来声音,理智回笼,所有人才惊觉自己干了什么。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以后,他们把奄奄一息的女学生埋到杂物下面,几乎完全忘记一开始他们没想杀她的心,但女学生活着又能怎么样呢?以前没有腿,现在连手也没了,她父母也许外出的时候已经罹难,她一个人活不下去的。


救援人员很开心这里还有那么多幸存者,看着生命力都恨旺盛的样子,已经闻惯硝烟和血腥,没有人对地窖里面弥漫的腐败腥臭有丝毫疑问,他们在里面埋了大半个月,屎尿全在里面,也许还有人受了伤,谁也不能嫌弃一群大难不死的人身上的气味。


那群人出逃后并不知道女学生的情况,只能猜后来是死了吧,他们也不敢想。但万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女孩的父亲以前干了些不干净的事情,为了镇邪,他在地窖里养了一窝黑虫卵,黑虫平时并没有什么威胁,如果嗅到血肉气息就另当别论了。


地窖本来就是为这窝虫子修的,然而一直没有血肉豢养虫卵没有孵化,久而久之他父亲就忘记三令五申地窖的危险了,女学生就是这被另当的别论。


当后来那一片怪事频发,引来高僧镇压才东窗事发。所有人唏嘘惊疑,然后再没有人敢接近那一片地方。


——————————


那片几位复仇者如今站的土地,那片这群心惊胆寒的普通人要前往的目的地——真是要命。


“我不觉得那是个好主意。”pepper徒劳的站在一旁看三个大男人在废墟里捣鼓,想上前,被Tony一句:站开点honey!挡开。


或者鹰眼大惊小怪的叫:我可不会让女士干这种活!


又或者jarvis:淑女有权利在一旁等候。


那么淑女有没有权利拒绝大半夜刨人家野坟吗?她抱着胳膊一脸不忿,倒不是他们连夜转了行要去写“盗墓笔记”,走着走着就能撞进目的地的也就他们了——该说多亏了jarvis吗?


“这里看起来像经历了一场大地震。”


“毫无疑问。”Tony白了一眼。


“1945年,本岛西部八级大地震,死亡人数在一千五百人左右。”


“我虽然不信这些,但也有常识,地震震死的她干嘛做鬼?”


Tony一脚把铁锹踩进石缝,抹了把汗:


“就知道你不会记得jarvis说的那个关于虫子的故事。”


“你是说那个关于吃人肉喝人血的恐怖故事?听过一个词吗——敬谢不敏!”他刻意拖长了尾音。


“hey!Clint,你脚上那黑黢黢的是什么?”Tony严肃的伸出一根指头。


伟大的鹰眼侠顿时跳的老鹰那么高:“哪里哪里?”


“哇哦....一片夜色而已。”Tony若无其事收回手。


“操你的铁蛋!”


“铁蛋是铁的,口味真重.....算了,求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鹰眼侠憋紫了脸,在黑黢黢的夜色里完全看不出来,pepper无力仰头望天。


“找到了。”唯一仍在认真干活的只有jarvis,他感觉铁锹上传来与石头泥土不同的触感。


事实上一开始Tony觉得jarvis真心不适合拿铁锹这种工具,他该面无表情挥挥手,地球就翻了个个儿的样子——当然,听完他的描述jarvis只是沉默的接过他手里的铁锹,迷之一言不发。


让您失望真是抱歉了......


“等等!你们不觉得等白天在来做这种事情要保险一点吗?”pepper总算按捺不住。


三个男人面面厮觑,jarvis沉吟:


“没有任何数据显示阳光能对尸骨造成伤害,但这个假设有道理。”


可是骨头已经见了空气,虽然没有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氧化成粒子,但某一瞬间他们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足以撕裂任何人声带的尖叫,带着无与伦比的绝望和怨毒。


山林里阴风阵阵——


“传说平安时代人鬼共存,入夜就会出现百鬼夜行,百鬼夜行连续出现在一个地方一百天就会新增加一只鬼。”


“你想说我们正好在这一百天的夜晚?”


“或许并不是另一队的人触发了百鬼夜行的支线,而是我们。”


“无论如何——这是一只新鬼吗?”


他们紧张的咽着口水等jarvis回答,然后他点头:


“如果她加入百鬼夜行的行列,我们完成它难度将会大大增加,而且两条支线会融成一条。”

沉默持续了片刻,大家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这只鬼如果加入百鬼夜行那么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里和他们计较了,无数只鬼的吸引力和他们几个或许对她造成伤害的活人的吸引力孰轻孰重可想而知。


沮丧而沉重的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他们听见哭声夹着咆哮在死寂的林子里炸开:


“已经到约定地点了,就是你作死还继续往里面走!!”也许还有人尖叫。


Tony二话不说穿上了盔甲,抓了唯一一只不会飞的肥鸟冲上空中,锁定声源就朝那方向扎去。

那是个只进不出的区域,jarvis甚至没有机会拦住他,当然或许他更擅长追随。


地面上可真是出乎意料的热闹——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百鬼夜行会在这么偏,又这么近的地方?

阴冷的气息让穿着盔甲的他都觉得浑身湿漉漉的,他呆滞的眨了眨眼,一扭头,果然看见Clint冻得脸色惨白,但还是十分敬业的掏出镶刻着符文的箭驱散众鬼——


你知道,声势效果多点,但这时候Tony可不会嘲笑他。


Jarvis和pepper轻巧的在他身边落地,pepper已经能熟练使用光甲了,这让他安心不少。他们让幸存者们站在形成的包围圈中,每个人都面对密密麻麻山海一样的妖魔鬼怪,说是百鬼真是扯淡。


群鬼狂欢,也许是欢迎新来的伙伴。


“他们在开party,到时候我们也要为jarvis的加入开一个。”


“shut up!Tony!”


“我的荣幸sir!”


“希望你到时候能请来正常的客人。”


狂欢到极致的鬼总是让人难以消受,刺耳的尖啸狂躁无序的刮扯钢针一样戳刺着每个人紧绷的神经,电光火石一刹,一阵腥风拂过Clint的面颊,他眨了下眼,低咒一声:


“crap!”有只鬼钻了他那的空子,他们背后消失了一个人。


鬼群里的人在尖叫,Clint射出第一支箭——没有穿透防守。


他又骂了一声,抽出第二支。


Tony的太阳穴剧烈跳动着,但面前是几乎和他贴面相依的鬼怪,每一只都跃跃欲试,他分不出手。


不断有触角尝试着伸过来——被斩断——缩回去——又伸出来...


这种尝试带了两分让人悚然的憨傻,就像幼儿触碰新世界一般懵懂执拗。鬼群里的人渐渐声音弱了,Clint咬牙最后一支箭迟迟不射——


十分现实的问题,箭矢很宝贵,这一发值还是不值?


还没等他想出答案,一个圆盘样的金属破风而至,高速划破夜空,带起尖锐的空气搅散那群围着鲜肉的鬼怪。


静滞眨眼即逝,生死大战顷刻拉响,如果鬼群外不是有那么煞风景的抗议叫骂:


“你傻逼啊!能不能遵守一下作战计划,这么进去找死啊!!”


“抱歉,遵守命令一向不是我的风格.......well,这是我一个朋友说的,但我觉得对你说挺合适。”


哇哦——所有人下意识看Tony.


上一章走我    下一章走我

评论(4)
热度(55)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