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10

场面似乎安静了那么一时半刻。


四点钟方向传来脚步声,快而急,每一步似乎都踏出主人焦虑的心情。十二点钟方向也传来脚步声,尖锐迫切,混乱中像鼓点一样有条不紊,伴随着女人的喘息,Jarvis抬起头,紧了紧手臂,勾唇,笑容文质:


“potts小姐。”


Pepper猛然停住脚步,担忧焦急的目光缠绕在眼前金发男人的怀里,她努力平息急促的呼吸,绷紧下颌,咽下已经到嘴边的质问。


四,三,二,一....Jarvis心里默数着,果然,脚步戛然,勾弦的声音细如丝颤,一个略显冷漠的男声响起:


“放开你手里的人怎么样,”clint顿了顿:“东美洲队的。”


冰冷的箭头就这么对着那颗金色的脑袋,没有人怀疑弓弦拉满的力道能贯穿一个人的头骨。


Jarvis充耳不闻,手指插进Tony深褐的卷毛间,指尖正陷入一种肉眼难查的痉挛。没人能体会他刚刚看见盔甲空中解体那一瞬间的心情,那团金红色才点燃喜悦的火花,刺骨的后怕接踵而至。


那一刻全身上下所有部件都叫嚣着“接住他”,作为全宇宙最高精度的智慧生命之一,Jarvis清醒了太久,以至于浑然忘记在刚出生还在磕磕盼盼学语时总会时不时陷入的死机状态是什么感觉。


那一刻他记起来了,一切关于身不由己,无能为力的记忆几乎摧枯拉朽般的碾压过他,须臾之间,眼前出现田纳西玫瑰山飘雪的忍冬,他好像又听见Tony压抑着哭腔的声音:

别留下我一个人,Jarvis....


别留他一个人啊,sir.......Jarvis从来不敢开口,他以为自己没有这种功能,然而不如说是潜意识里不敢僭越,人类有多难向智能生命卸下心防,智能生命就有多难对人性关闭防火墙。


也许两人都心知肚明,出于Tony之手的名为Jarvis的人工智能到底有多擅长得寸进尺。


可他差点在他面前支离破碎,那种恐慌就像这一万年的钝痛浓缩成一瞬,眨眼间就能让他分崩离析——不过万幸,他接住他了。


“把箭头凑那么近可一点也不礼貌啊,尤其是当对象是我们队长的时候。”当这个语调诡异略带柔腻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Jarvis正专心把手心按在Tony胸前感受他的心跳。


“森洲队的,老实点。”角落里冒出一个男人,手指扣着Tony一个队友的脖子,神情阴测,目光却紧锁在Jarvis身上,似乎在等他一声令下。


Pepper的眼神登时变了,钢针一样的目光刺向Jarvis,似乎他下一秒就会把Tony怎样一样。


“你们是东美洲队的?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我们先找个地方谈谈怎么样,不到万不得已,何必鱼死网破。”pepper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微微沙哑。


“哈哈哈,你们管这种情况叫‘鱼死网破’?”掐脖子的东美洲队员收紧五指,他手里的森洲队员发出“赫赫”的嘶鸣。


Clint和pepper都黑了脸,尤其是clint,他面前这个瘦高的亚洲男人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浓厚的血腥气,让人不得不毛骨悚然。


“你是他们的队长?”pepper别开眼不去看身边几乎都被控制住的队友,她还不够明白所谓的点数和支线对轮回小队成员的诱惑有多大,只能尽量抬高己方的价值,起码让他们有置声的余地。


Jarvis没有直接回答,他抬起一根手指放到唇前“嘘”了一声,眼睛片刻没有离开怀里的人,左手在他发间轻揉着,右手缓慢的从Tony的脖颈、咽喉、锁骨一路滑向胸口、小腹。


Clint眉头有些扭曲,如果不是忌惮着这个笑容阴诡的亚洲男人,他早就上前撕开Jarvis了,毕竟他手指所过之处都是人体致命的要害。


“我们比你们早来一天,知道的比你们多很多,交换情报才是眼下我们最需要的事情。”


“你总是看他,那个昏着的男人是你们队长?”赵缀空瞟了眼Tony,笑了:


“你看这就是差距,威胁你们的我们,拿捏着你们队长的我们队长,所以交换情报嘛.....有来有往才叫交换,有来无往这叫逼问。”


Clint沉了脸,注意力仍在Jarvis那边,虽然目前来看对他威胁最大的是这个变态一样的亚洲男人,但他还是不能不关注Jarvis。他刚刚冲过来接住Tony的速度已经远远不是人类能达到的了,不过抓人质用这种速度也是够拼的,虽然Jarvis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但clint也不敢掉以轻心,听变种人那边说他们也有个家伙不管做什么都是光一样的速度。


“你们如果真想动手,你以为我们就会任你们宰割了吗?”pepper眯起眼,右手中指的戒指闪着冷光。她才说完,clint就动了,倏地抬起弓勒住赵缀空的脖子,碍手的箭已经收起,他绷紧脸看身下瞬间位置颠倒的人,那人居然一点没有诧异,反而笑的更深:


“哦哦,你还有几分本事嘛,不要让我太失望哦......”


Clint被他发颤的尾音激起一身鸡皮,还没反应过来肚子上就受了一记猛击,他咬牙强忍住剧痛稳住身形,发现面前的男人居然已经失去了踪影。耳畔冷风拂过,他下意识抬手挡,这一挡差点没让他前臂骨折,鹰眼倒抽了口冷气,直觉接下去真的凶多吉少。


“啧啧...”赵缀空的笑声戛然,被突然闯进来的巨响打断。


那个铁箱子,Tony队里的人都不陌生,坠地后的扬尘散去,dumm白生生的小脸露出来,他第一眼就看见Jarvis还有他抱着的Tony,啊了一声连忙越过箱子跑上去。


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小豆丁从天而降,重要的是——被人接住的stark都摔晕了,这个小孩居然半点事没有的样子。


众人心有戚戚,不经意扫向Tony的目光都有些微妙了——这也太弱鸡了吧。


Dummy跑了两步又住了脚,因为收到Jarvis严厉的眼神,自觉理亏的嚅嗫着嘴,又转身回去抱起被收拾好的mk,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噗——这也是你们的队友?”留给我怎么样?后半句话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中咽了回去,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咳咳!咳!”


Tony醒了——


背着众人的Jarvis没让人看见他面上似乎瞬间活过来一样的表情,简直能可以说如沐春风。


Tony睁开他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短暂的眩晕过后就是Jarvis那张完美无缺的脸蛋,失重的感觉还没完全从身体褪去,冷风几欲撕裂皮肤的触感也没有完全消失,但心却一瞬间安了下来.........


“你来的好慢。”他哑着嗓子抱怨。


这抱怨是怎么回事?所有带着敌意和冷芒的目光猛然一滞。


“我很抱歉,sir,我很抱歉。”Jarvis自然而然的扶起他,在他额上印下一吻,双臂完全搂着他,给他最坚实的支撑。


拖着虚软的手脚,Tony挂在Jarvis身上站了起来,一站起来就看见黑夜的建筑角落里一闪而过的红点。


“哦哦...看样子我们要面对几台重狙。”


Jarvis扶着他的腰,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样子,朝下瞥了眼,淡淡道了声:


“dummy....”


装着mk的合金箱子应声而开,Tony下意识往Jarvis怀里缩了缩,嘟囔着:


“刚刚那个女鬼黑了我的系统....”他顿了顿,瘪嘴盯着Jarvis:


“因为你的旷工。”他试图激起他的愧疚心。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Jarvis柔声安抚。


“就...几台重狙而已...”Tony仍在负隅顽抗。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一定仔细排查每一个程序。”他亲昵的替他梳理着被风鼓乱的卷发,脸上仍带着好脾气的安抚。


Tony还打算据理力争,然后下一秒他意识到自己在干嘛,颇有些惊慌失措的叫开:


“我看起来像担心的样子吗?不过一个上世纪的小女孩,我难道还搞不定她?开玩笑,我睡过的姑娘比她吓死过的人还多....”


Jarvis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当然不会忘记您的辉煌战绩。”


Tony挺了挺胸,马上又在pepper难以置信的视线中萎了下去,这才想起他根本没有跟他们介绍Jarvis.......不过Jarvis还需要介绍吗?


“呃..这是Jarvis,冷静,我能解释,但我们先出去,显然我们快被上世纪的日本人包围了。我不想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一样。”他火速钻回mk战甲里面。


围观的群众是目瞪口呆的。惊吓在日本人射出第一枚子弹的时候变成了惊骇,钢铁人背上扛着一个小豆丁,两脚挂着两个人,在枪林弹雨中腾空而起。诡异的是明明没有任何装备的pepper也消失在原地,剩下的人逃的逃窜的窜,浑然不顾日本人越来越急的恫吓威胁。


有一些新人还是没办法逃掉,起码凭自己不行,Tony在空中给他们轰了一条道,嘴里不停抱怨着:


“肥鸟,你和Jarvis一样重了,他可比你高二十几公分!你的羞耻心被你蘸奶油一口吞掉了吗?”


Clint含恨抬头看了看喋喋不休的钢铁侠,扭曲的视线路过Jarvis不做停留,愤愤的晃了晃身体,在继dummy之后叫他如何再接受一只战斗力爆表的Jarvis?等哪天谁告诉他Tony Stark用的一只扳手都能长出两条腿到他面前要牛奶喝他都不会惊讶。


“Mr Barton,请不要在高空中做这样危险的动作。”Jarvis的提示很友好。


“sir总是会忘记测试mark系列的最大承重值,这一向是我的工作。”


Clint悲愤欲死:肌肉当然比肥肉沉了,混蛋们!

___________


降落后有一场灾难,Tony绝不怀疑,他宁愿绕着日本岛飞几圈再去寻找他的队友,但他忘了自己脚上还挂着只鹰眼侠。


好吧,总有避无可避的时候。


但Tony还是挺感谢这个他一下来就往他身上招呼的男人,Jarvis那边的,一个亚洲男人。


Jarvis没有阻止,或者说他在隐瞒什么,但Tony知道他隐瞒的是什么,托他们隐秘的交流渠道的福,他一进机甲Jarvis就交代了事情的前前后后。


他的管家情人之后两个小时将会失去战斗力——钢铁侠果然是生来保护世人的。


当初Jarvis是靠与主神签订协议进入的主神空间,尽管他有十足的把握一点点打破约束,但情况突发的确让人措手不及。


起码刚刚他接住Stark的动作一点也不在任何人类体能的界限内。


上一章走我     下一章走我

评论(15)
热度(69)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