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8

伊豆一下雪就冷得厉害,雪屑裹着海风,带着两分腥咸。


地上已经积起一层薄雪,铁灰的马路边上立着一个电话亭,一小群人正守在门口搓手顿脚,疑惑不安的目光时不时投向身后的长方体。


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在盘根错节的电路板上飞舞,指尖动作快的只留下一道道残影,少顷,青蓝的电光一闪,被灼烧的指尖抽搐了片刻,Jarvis皱起眉,又舒开,叹了口气:


果然不行啊........


他走出电话亭,散落的人立马围了过来,大多数人一副纠结的脸,似乎想打听什么又怕耽搁了什么大事。


“这个,那个...”


“我打算通过电话线路连进民情局,看看我们有没有合法入境的身份。”Jarvis会意的笑起来。


所有人呆了呆,回过神来的时候有人干咳了一下,和其他人交换了下眼神:聪明人真会玩.....


“那么结果呢?”


Jarvis笑的抱歉:


“一下子忘记我们现在只是1990年,我还需要一些工具。”


他笑的让面前一个姑娘都红了脸,哪里还在意他说了什么,只得连连摇头,表示并没有关系。


他们衣衫单薄,在寒风里守了半天结果被人云淡风轻一笑就揭过了,按理不至于所有人都和这小丫头一样被色相所迷,然而出口抱怨的还真没有。他们是自愿跟着Jarvis走的一拨人,百分之八十的新人剩下两三个不满原队长的资深者。


Jarvis走在前面,视线不着痕迹扫过隐在人群里的那个高个男人,那人身材瘦削,黑发黄肤是个亚洲人,相貌英俊,像是感受到Jarvis的视线,他抬眼和他对视,露出一个温和无害的笑容。


Jarvis从善如流和他对笑了一下,收回视线迈步向前,心里把这个亚洲男人列为高危等级——绝对不能让这个人接近sir!


有新队员看见这一幕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没什么比队员都是温和友善的人更让人宽慰的了,尤其是在这种环境里。只有资深者在看清那个也跟着他们一起走的男人时,眼里露出骇然的神情,他们不愿呆在原队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个男人,现在他居然也跟着来了!?


那些人不由齿寒,他们跟这个男人一起过了两部恐怖片,却一点也不清楚这人的底细,只知道他叫赵缀空,是个亲手解决掉己方队友也面不改色的狠茬子,更重要的是,这人在向主神兑换任何技能之前就已经这样了。


赵缀空这人,要么嗜杀成性,要么天生冷血,完全不是他们这种平头百姓能比的。


“Jarvis,我们现在去哪?”


姑娘小跑着追上前面带路的Jarvis,口气里满满的信赖。有人对此嗤鼻,轮回世界里最忌讳的就是依赖别人,谁指望谁能罩谁一辈子,生死关头还不是死道友不死贫道?那些人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却还是竖起耳朵听Jarvis的回答。


“先去买点衣服。”Jarvis朝后瞄了一下所有人,他们之中很多人明显是从早秋走过来的,再下去完全不用贞子出马,日本入冬的天气就能干掉他们。


“现在零下二度,很冷了。”Jarvis抬眼看了看天空,这天气不适合出门,也不知道dummy那个小笨蛋会不会提醒sir多穿点衣服,或者提醒了有没有用——毕竟Ely和potts小姐都不在他身边,有时候Tony Stark的生活技能真的很让人担忧。


他轻轻叹了口气,身旁立马就有人接过话茬:


“是啊,已经很冷了。”那是个学生模样的少年,他干巴巴的吐出这句废话以后就没词了,听说英国人都很喜欢谈论天气。


英国人,少年偷偷瞄了瞄Jarvis,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还是露出了一个低龄灿烂的笑颜。


“然后我们需要找一个装配齐全的地方,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行。”他虽然不后悔靠一些不平等条约进入了主神空间,但关键时刻还是挺麻烦的。


“我们难道不该先去找找度过剧情有关的神器吗?”有人质疑Jarvis不务正业。


“且不说这事我们的‘队长’一定会去做,还有先我们进来的森洲队,他们一定也会去。而且我们不清楚神器的具体位置,没头没脑的过去,你是想体验一下日本的监狱是什么待遇吗?”这个问题完全不用Jarvis回答,就连他个没毕业的少年都觉得这问题蠢,亏这帮人还是资深者,资深到肌肉里面去了。


Jarvis不置可否,脸上神情不改,此时却让人觉得有些莫测高深了。质疑的人眼神闪烁:


“你们怎么知道森洲队一定知道要去找这些辅助工具?他们比我们早进来就证明他们团队没我们强大,没准都是一群脓包呢!”


“他们会去的。”Jarvis说的笃定,没给别人问为什么的机会,他推开一间成衣店的大门。


就算sir不关心,dummy的程序也不允许他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我们有钱吗?”一个女人捅了捅紧跟在Jarvis背后的少年,声音刻意压低,有点神神秘秘的模样。


“Jarvis像是会操心这个的人吗?”


Jarvis大步向前,似乎完全没有听到队友的担心,又或许听到了也毫不关心。这样子倒让跟着的几人更担心起来了,他们是选择了Jarvis这队不假,但完全没有打算选择被人轰出去。


————————


“pepper那边搞定了么?”stark收拾好桌上堆叠的白盒录像带,半低着头和脖子上的领带抗争,等理好着装,抬起头来的时候这人已经完成了机械工匠到总裁的模式切换。


“大概差不多了,potts小姐似乎对他们不是很满意。”


看了看没把自己囊括进去的眼镜青年,Tony翘起眉梢假笑:


“相信我,如果不是没有plan B,pepper绝对不会在你们之中选择任何。”


言罢,他不再看表情变得尴尬的青年,而是高声喊了一句:


“dummy,小坏蛋,你那边怎么样?”


“好了!”


Tony已经走到pepper那屋,自然而然牵起跑到身边的dum的小手,夸奖般的揉揉他的脑袋,继而又不由朝pepper、clint以外的成年人露出同情又失望的表情:


瞧,你们连我家小笨蛋都比不上.....


“我对你们没有过分的要求,只有一点,到时候不能露怯,记住你们扮演的身份是专业有素的特工警员,戴好我给你们配的墨镜,千万别摘下来露出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就这点要求,能办到吗?”她朝Tony打了个手势,示意马上就好。


事实上这份工作她也很头疼,主神明显不是按照SI入职要求挑选成员,这帮人之前的职业五花八门,她已经把最不合适的扔出去交给鹰眼处置,剩下的只要到时候走稳了站直了,当个背景板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当然不是对她工作能力的质疑,相信只要再多给她一天时间,她有的是办法让这帮业余分子脱胎换骨,可时间不允许,也只能这么凑合着将就了。


她叹了口气,然后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老板的装束,踩着“恨天高”走到他面前帮他调整衣领。


Tony的眼珠子不由向下瞄了瞄,然后对上比他高了一截的小辣椒,有些犹豫道:


“pepper......”


“有问题吗?”她退后一步,点点头,表情严肃。


“没!”他说的果断坚定。


“我和你们去。”clint打断两人的“含情脉脉”,“庙那边让他们自己去就好,反正也没叫他们现在就偷,他们也没这本事。只是找老和尚谈谈心的话,我又不是tasha,去了也没用。”


打死他也不会承认他不放心铁罐和pepper两人单独行动,至于其他人——背景板可起不到什么作用。


Pepper想了想,有个靠谱的保镖在旁边的确说服力比较大,而且也难保这帮良民不出什么幺蛾子,毕竟他们的目标是日本安全保障总部。


九十年代的民用设备无法支持Tony他们对贞子录像带的研究,何况根据这部恐怖片的发展,贞子的危害完全可以称得上恐怖袭击,他们几乎没多犹豫就把外援目标定在了日本安全总部。


第一步,他们需要定位他们的身份。两个小时前一封来自美国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支援请求申请就被送到了日本国防部部长的电脑上。经过十分钟的线上会晤,这个名字长的让人眼花缭乱的美国最高机构之一成功引起了日本国防部的重视,在接下去寻求美国国防部确认的时候又得到了一个暧昧不清却充满暗示的回复,这就足够让他们打起精神。


——————


伊豆规格最高的酒店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的林肯,台阶堆着雪,几只朱喙白羽的冬鸟在花坛边缘蹦跶。一行穿着黑西装带着黑墨镜的人鱼贯而出,中间护着一个白衣高个的女人还有她身边个头稍矮的中年男人,门童早就拉开了车门,但冬里的寒风还是呛得人一激灵。


白西装的女人从身边人手里接过一件厚实的羊绒风衣,铅灰色,款式很挺,完全不顾身边小矮个的反应就把衣服套在他身上。


“我想车上会开暖气。”


“所以?”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待会儿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什么,我穿盔甲会不方便...”


“你觉得会有万一?”


“不,当然不。”Tony制止了pepper摘戒指的动作,“我们有jar....dummy在,他能提前检测到一切意外。”


Pepper叹了口气,有些犹豫该不该提起这个话题:


“如果Jarvis在,我就省心多了。”


Tony深以为然正要点头,捉摸了下又反应过来这句话里别的意味,颇有点像当pepper问他能不能记住自己社保号时的滋味。


“我觉得他很想你...”


Tony抗议的声音顿在喉口。


“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不过你真的把他做的太像人了,你可以把这当成夸赞,没问题。”


“我可是Tony Stark!”他干巴巴的接嘴。


“是的天才,赶紧走吧,这车耗的油都够你穿着盔甲绕地球一圈了!”clint从身后踹了他一脚。


“我的盔甲不烧油,你这没常识的肥鸟!”Tony悄悄松了口气,眨眨眼想把心头那股酸涩压下去——


“我的Jarvis会陪我到地老天荒。”闷闷的说完这句话他才算钻进车子,clint和pepper无奈的对视一眼:起码得从这鬼地方出去才说的准吧!


——————


另厢被Tony、pepper和clint派去地方神庙打听文物神器的人也听安排假扮成了外国友人来访,说真的,这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空降日本接近四十小时他们都没实打实接触什么危险,来神庙的人心态真和一般游客一般放松。如果不是因为此时此地切切实实是1990年的日本,他们才不会相信Stark一家满口胡言的鬼扯。


寺庙的接待难得接到这么大波国际友人,更别说他们是专门前来拜访大和民族文化的了,整座庙里上老下小的都打鸡血一样激动,本着弘扬大和民族悠久的文化历史,小和尚殷勤招待,老和尚知无不言,就算双方一样磕磕盼盼的英语日语也没阻挡住是中热情。


寺院初探总体来说是很愉快的,日本这地界小,宝贝却一点也不少,相应的,那些关于神神怪怪的传说更是不胜枚举。伊豆这个小地方一样流传着整个日本岛通行的妖怪传说:雨女、桥姬、雪女、骨女.......


然而讲到点子上的还是普照佑护整个日本天照大神,其神体——八咫镜,供奉在伊势神宫。众人来了精神,纷纷拿出小本子抄抄写写,老和尚说的更得意了,全然不顾语言壁垒,费七八力的开始讲起了《古事记》,整整一天把八咫镜、草薙剑和八尺琼勾玉的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清楚楚。


寺庙这边进展良好,国防总部那边倒是有股如临大敌的阵仗。雨夹雪的天气冻得渗人,副部长就算身居高位也在机场等了半天。美国那边的包机半夜才到,日方上上下下却没有一句怨言。


上头说了,老美希望日方这才全力支援。至于支援什么,大家心里都还没数。和他们一样没数的还有现在飞机上除Stark一伙的所有人,他们之中干过最高逼格的犯罪也不过是便利超市偷零食,真不知道这伙人以前干什么吃的,这种环境下都还能谈笑风生!


上一章走我  下一章走我  (宝宝明天起来又是一只好宝宝,明继续搬...)

评论(21)
热度(72)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