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never change第二部】复联无限求存录 chapter3

这将是一波浩浩荡荡的搬文风波,我诈尸回来填这个坑了_(:з」∠)_

============================================

“死神来了一讲的是男主角预见到飞机失事的场景........最后所有幸存者一一死去的故事。”趁着警卫出门,dummy赶紧给Tony普及剧情。


这间小房间不足二十平,却泾渭分明的化出两片地域,左边斜角被原主角一行占据,右边则被死里逃生的Tony一队占领,或许Tony完全没有概念他们是一个队伍的,谁知道呢?


“你说你有什么用?除了靠儿子逃命你还有什么本事?”


一个带着大喘气的声音打断Tony和dummy的交谈,他们偏过头去就看见面色仍旧煞白的Miller正咬牙切齿:


“连剧情都不清楚,如果不是有个好儿子,一准现在没命的就是你。”


Tony这辈子不是没有见过红眼病的,但如此明目张胆到他面前蹦跶的还真不超过个位数。


他傲慢的挑起一边眉毛,抬起一根手指点了点dummy的脑门,歪头道:


“所以怎么样?你想dummy也叫你一声‘daddy’?”


Miller一噎,还没来得及呛声,Tony耸耸肩又道:


“答案是‘no’。”


也许因为他表情太嚣张,Miller甚至没有思考自己回答的逻辑就大声道:


“凭什么?!”凭什么他一个新来的敢这么高调,第一部恐怖片里夹起尾巴做人难道不是大家的共识吗,他好不容易才从上一部片子里活下来,终于勉强够得上是个资深者了,腰板却也不敢挺得太直,凭什么这个新来的菜鸟就能拿起他不敢触碰姿态?


“我创造了他!”Tony一挺胸,假笑道。再给他两辈子他估计也学不会夹起尾巴做人。


“你没有我daddy聪明,没有他帅气,没有他有钱,没有他善良,我为什么要叫你daddy?”dummy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


Tony的喉咙里溢出一声笑,揉着dummy的头发夸道:


“这才乖。”没有一点该有的羞赧和谦虚。


众人眼皮抽搐着:帅气——被小背心毁的差不多了;聪明——有待估量;有钱——有待估量;善良——有待..估量........但这对父子感情真好,挑拨离间没有什么作用。


Teresa有些心疼的看向dummy,估摸着是因为他年纪太小,还不知道Tony对他犯下了什么恶行。她一点也不信这小家伙来这跟Tony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吱呀——门被推开,一个肚皮圆滚得美国警察走进来,吆喝了一声:


“有几个FBI的要见你们。”


屋里两边人的争执都停了下来,巧的是刚刚两拨人吵得都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没有发现咫尺之遥的地方的动静。现在被这么一说,所有人面面厮觑,明知自己没犯什么事都不由心虚起来。


Matt那帮人心虚的有理可依,他们醒来就在飞机上了,摸不准主神有没有给他们准备身份,如果没有的话,那他们就是非法入境,一个不好就会被遣送回国,糟糕的是连回哪个国都不知道。这也许也是主神设置的难关之一,他们打赌不管乘坐哪种交通工具一定都会出意外,就算侥幸没有被遣送,下场也逃不了一个被严密看守——这活路就少了很多。


小队的人左思右想,都觉得跑路是逃生希望更大的选择,然而万一主神给他们安排了身份呢上面的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是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主角那行人很快就被问完,他们之中第一个被叫进去的是Tony,他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同伴投来晦涩探究的目光似的,大步坦然的抱着dummy进了审问室。


“mr….”警卫抬了抬下巴,表情明显疑问。


“Stark,Tony Stark.”


“好吧,stark先生,或许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美国公民身份系统里面完全没有你的身份资料。”


主神果然没有给他们安排身份,但tony不知道,他觉得没他的身份资料实在太正常了,可不能这么直接告诉警察,他抿了抿嘴,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我们也查过各国出入境的记录,同样没有。”似乎觉得tony想要狡辩,那个警官颇有些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Tony耸耸肩,不着痕迹的把dummy从膝盖上放下来:


“我的身份是机密,你们权限不足当然查不到。”


在桌底下朝dummy做了个手势,于是仗着个头小还有孩子的身份做掩饰,小dummy一溜烟就从审问室消失了。


桌对面两个警察面面厮觑半晌,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一米五外那个衣着邋遢,沉默着却诡异依旧让人觉得张扬的中年男人身上。


一个小时后:


Matt几个讶异的看着原本表情凝重,现在依旧凝重的FBI护送着他们队伍里的小胡子出来,在看到他们的时候甚至还恭敬地问了他一句:


“stark先生,这些是您的同伴?”问话的警官很谨慎,视线像激光扫描仪一样把对面坐立不安的五个人扫了个遍。


Tony像是才发现他们似的,一拍掌醒悟道:


“他们是我的助手,你知道,临时的那种......”他的眼神意有所指,“局里对他们的身份进行了处理,所以.....”他警告的看了两个警员一眼。


“您放心,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无条件协助您。”


Tony满意的一点头,把头扭向不远处有些惊疑不定的五人身上:


“过来这边你们五个,哦,别像我没给你们上润滑油一样!你们要是表现出有一点生锈老化的倾向,我随时都会退货!”


面上的肌肉组织无声的抽搐片刻,Tony的临时队友硬着头皮走过去,在警员审慎的目光下一言不发。


————————


“你告诉他们你是联邦派往俄罗斯的高级武器专家?”所有人都想不通如此扯淡的谎言为什么能成功,看看他们周围——希尔顿的总统套房,真皮沙发,墙上卡拉瓦乔的画.........虽然他们不知道卡拉瓦乔是谁,但为什么柜子里的红酒已经开好了?


“事实上是核能原及量子物理军用专遣研究员。”Tony洗了个澡,拖dummy严密监视的功劳,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他裹着浴袍,悠哉的给自己倒了杯干红,然后瞧着他的临时队友一脸“WTF”的表情。


“你怎么做到的?”


“当然是电脑!”Tony一脸这个问题蠢得不忍直视的样子,末了还加了句:


“你们难道是原始社会出来的?”


“.....你是说你黑进安全局,捏造了一个不存在的机构并且让这个机构下达一切服从你的命令?”


事实上他不止黑进了安全局,毕竟一个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来圆满,再说“shield”也不是不存在的机构.....好吧,暂时不存在。所以他点点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


“酷毙了,这简直像电影一样。”两个声音以不同的分贝同时响起。


年轻的新人男孩尴尬的看了眼面色黑沉的matt,悻悻的没有继续感叹。


“你难道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不够电影?”Tony把身体往沙发上一倒,直接挤开想要坐在沙发上的Miller,像是没有看到他黑漆漆的面色一样,他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至于他是什么人?超级英雄、天才、亿万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貌似现在他手头没有一分钱,握着高脚杯的手一顿,Tony撇撇嘴——他不管,他很快就能变回钢铁侠,何况这些名头他与生俱来,他这样笃信着,就像笃信着面前这帮他没有丝毫好感的“队友”脑袋被猪拱了一样。


“不管你之前是什么人,现在既然进入了轮回小队就得服从命令....”matt一脸严肃的教育着。


“不然呢?”Tony讽笑着打断他的话,他以为自己是谁,就是美国队长那只冰棍也没指望他完全服从命令。


Matt目光一凛,龇牙森然道:


“你以为自己之前有点地位和本事就能在轮回里横行了?你这种家伙我见多了,我根本懒得管他们死活。”


“那我倒了什么霉得你青眼?”Tony瘪嘴。


Matt先是一噎,随即神色更冷:


“你最好识相一点......”


“不然你要对我daddy做什么?”dummy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Tony身上,就这么坐在他肚皮上隔开两人的对视,matt皱眉,正要说这事与小孩子无关,下一秒却浑身一冷。


他的眼睛对上那孩子纯粹的毫无杂质的眼睛,干干净净宛如明溪,却太黑太亮,像宇宙包着星子,那是一种无垠的空旷与宏大,当他正面这种宏大,排山倒海而来的虚弱感瞬间吞噬了他。


Matt梗住了,冷汗密密麻麻从背后冒出,凝聚,然后汇成溪流淌下——


Tony圈住dummy圆圆的小身子,下巴枕在他脑袋顶,然后捏着他软嘟嘟的脸颊:


“你觉得这种家伙能对我做什么呢?”


Dummy皱眉:


“但是daddy,这家伙有超能力。”虽然具体能力不清楚。


Matt唇瓣紧抿,那股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他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暴露过自己的能力,毕竟那是他花大价钱从主神那得来的,专门用来保命的。


“你是觉得我没见过有超能力的人?”他掐了掐他的脸,然后瞪向对面干站着的人,佯怒道:


“还不出去,你们这群‘伪人类’吓到我儿子了。”


“哦现在你又成boss了?”Miller犹在作死的开炮。


“那群FBI认为我是boss就够了。”


“所以我说你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凭什么你是专员而我们是跟班?”Miller涨红了脸恨道。


“哦,不然呢?就你们?”Tony饱含同情的看了他们一眼。如果不是他用一堆让人完全听不懂的英语炮轰的那两个FBI哑口无言,相信一封加密邮件也没办法让他们如此快的信服。


“你觉得我们不行?!FBI算什么鸟,老子......”他作势要从腰后掏什么。


Dummy小脸一肃,皱的像个包子,下一秒就要扑上去咬人的样子。其余人也是面色一变,Teresa想也不想上前按住他:


“疯了吗,这种片子里掏枪,你找死啊?!”就算找不能找个安安静静的地方死吗?


“我疯了?你们之前对我说的规矩怎么着来着?是不是那些规矩就在我身上适用,只有我需要遵守?”


他手臂猛的一甩,原本拽着他的Teresa一个不稳,退了半步正巧踩在客厅地毯与地毯间的缝隙,不知为何脚下一滑,还没回过神整个人就摔向一边——她的头下是茶几尖锐的边角。


一声钝响炸开,女人甚至连声尖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室内刷的静了下来。


Tony睁圆了眼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在他面前消逝,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他眼睑一颤,连呼吸都停住了。


“开,开始了。”matt吞着口水道。


“主,主角不是说死神是按照一定顺序杀人的吗?”Miller瘫软在地上,盯着Teresa身下漫开的血迹愣愣道。


“或许我们是例外,你们谁还记得那个顺序?”


“该死,顺序,对我们得去找主角问清楚那该死的顺序!你就呆在这吧,大床,沙发,羊毛毯,就是死也是个完美的安乐窝!”matt夺门而去,跑之前撂下这句话。


其余人跟着鱼贯而去,全然不顾Tony的喝止,很快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鼓着鼻翼瞪圆了眼:


“操他的,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正中那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下怀吗?”


然后那暴躁的声音戛然,他合上嘴,怔怔的看着已经死透的Teresa,他本来可以阻止这个的........


“daddy。”dummy的小手按上他的脸,然后环住他的脖子,就像昨日重现,当他还是只机械手的时候,就习惯在Tony失落时围着他吱吱绕圈。


Tony闷闷的亲了亲他的额头,眼神一沉:


“走,我们去找他们。”


上一章走我       下一章走我

评论(8)
热度(91)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