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铁(au)]我们不在那 chapter11

急诊室里没有声音,医生也好护士也好,都沉默的站在手术台旁边,听着仪器沉缓迟闷的低吟,一声声,像砸进心里。

如果有人问Ken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不能救Tony Stark一定名列榜首。讽刺的是他十几年前绝不会这样觉得,早在Howard还活着的时候他就是Stark家的家庭医生,勉强算是这家恩怨情仇的见证者。

一开始他对Tony的印象很糟糕,刁钻任性的大少爷,被宠的无法无天,老子有点权有点势他就嚣张的像拥有全世界。Ken是见惯了人间悲欢离苦的医生,每次经过Tony都得极力克制才没露出嫌恶的表情。

但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Howard的突然离世,也许是Tony一力扛起Stark家的所有,又或许是那场谁也没有防范到的失踪,带走了他胸腔里跳动的器官,反正就那么猝不及防间,他曾经认识的大少爷没影了。

他甚至没时间错愕,战火燎起,Tony身体的衰败,一项项实验接踵而至,他周围的人形成了一个恍如末日疯狂一样反扑的组织,他甚至也没有时间分析每次行动,只是午夜梦回时会为jarvis他们的铁血冷漠心惊,然后格外怀念曾经那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

他知道成长是疼痛的过程,却没想到在Tony身上会这么惨烈,亲眼见着他从一个纨绔一步步走到今天,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心疼,暗想:还不如一辈子做个纨绔来的痛快。

Ken摘下口罩,疲惫的摆手让其他人出去,接着站在Tony身边,自言自语般开口:

“我治不好你,起码也别害死jarvis,但你走以后怎么办呢?这种烂摊子谁收拾的了?这么一想其实你还是个混蛋....”

他突然笑了,神情苦涩,喃喃道:

“现在才觉得以前的你挺可爱的,为什么要长大呢....”

他把Tony推出急诊室,守了很久的众人围上来,他们没从之前护士身上得到信息。

Ken看着他们脸上交替希冀和惊惧,那句话突然不知如何开口,挣扎了很久,才干巴巴道:

“他随时....你们做好准备。”

众人的心沉到谷底。

Jarvis一声不吭接过Ken的手,冰着张脸推走Tony。

Pepper和Rhodes是后来赶来的,他们沉默的站在那,任jarvis推着Tony从他们身边经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也为这一天准备了好几年,尽管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不可能准备好,可事到临头才发现,原以为会纵声哭嚎都只是妄想,他们的心绞着却不觉得多疼,也许心疼只是生理反应,可他们已经习惯至麻木。

他们顺着床活动的痕迹看向同样沉默的复仇者们,冰冷而漠然的眼神让对方微感局促,那眼神说不出来的诡异,就像丛林里渴战的巨蟒,敌意和杀气交织着从瞳仁深处喷涌而出。

复仇者立马想到Nick Fury说准备战争的事情,大概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Steve痴痴的目光跟着jarvis的背影,一直到走道拐角,浑身笼在阴霾里的Peter出现在那。他的视线和jarvis错开,分别落在Tony身上,Tony嘴角含着笑,从来紧皱的眉心也展开,像是陷入什么又黑又甜的的梦境,Peter忍不住勾了勾唇,随即僵硬。

他看向jarvis像是征询什么答案,jarvis没有理他,而是保持着固有的姿势和节奏平稳的护着Tony离开人群。

Peter一寸一寸把目光挪向pepper,然后是Rhodes,再然后还有Ken,有复仇者,他看见有人悲悯有人麻木,有人仇恨有人绝望......

一股悚然的剧痛攫取他的身心,让他膝盖一软腾的跪地。

“Peter!”pepper小跑两步上来扶他,Peter唇瓣颤抖着:

“Mr Stark他...”

“嘘嘘嘘,别说话孩子...”pepper把他的头压向自己,拍着他的脑袋轻哄。

那种可怕的悲怆在他血管里流淌着,他推开pepper,发现泪水已经流不出来,却混着悲哀凝固成和面前女人嘴角一样不散的笑意。

理智被挤到大脑的某个角落,正尖叫着疯狂,但黑暗的世界里却初现曙光,他声嘶力竭的的索取救赎。

Peter的视线穿过pepper的头发,打量着沉默到死寂的复仇者队伍,除开Bruce,Steve,Natasha,鹰眼和冬兵两人的沉默中还杂着迷茫和无措。

这不能怪他们,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Peter!”身后传来梅姨的声音,Peter以为是幻听,却还是下意识扭头,梅姨的脸顶着一头散乱的发闯进他的视线。

“梅姨?”他茫然的看向pepper,她和蔼的朝他笑笑,然后拍了下他的肩。

梅姨冲过来抱住他,吻着他的脸颊,连声问:

“谢天谢地,他们没骗我,你没事。”

脸上真切的温暖让他如梦初醒,泪水不听使唤的滚下来,他惊觉自己还没丧失哭泣的能力,这模样倒把梅姨吓坏了:

“Peter,你怎么了?亲爱的,说说话...”

他胡乱笑着:

“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没事就好,我好担心...好怕...”他说不清楚怕什么,因为恐惧过多反而难以描述。

“没事没事,都没事了,那些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他抱着他姑妈,抱得很紧,目光在对面逡巡,复仇者中有人眼神闪躲,大概是无由的愧疚,他心里冷笑,耳边梅姨的声音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带着哄孩子一般的宠溺和安抚,怎么也穿不透淹没了他的混沌。

“多亏了stark先生,我以前太误会他了,一定要当面谢谢他,如果不是他救了我们,真不知道那些可怕的变种人会干出什么....”

这句话宛如惊雷震醒他,他不由错愕的看向梅姨,梅姨笑着拍拍他的头:

“发什么呆?话说stark先生呢?我真想当面谢谢他。”

对了,她是不知道Tony的情况的,他藏得那么严密,弄得全人类都以为他依旧是那个无法无天的Stark当家。

Peter只有你可以.....他冷不丁想起Tony的话,自己那时候那么骄傲那么悲伤,还答应的坚决,发誓一定完成他的心愿。

“梅姨,你会恨变种人吗?”Peter怔怔的问。

梅姨软了眼神,嗔道:

“傻孩子,你也是变种人啊。”

 莫名的滑稽让他笑的咳嗽起来,灵魂像呛在喉咙里,咽不下呕不出。

————————————————————

Jarvis也不知道自己守在Tony旁边能干什么,谁知道呢?也许Tony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他的姿态像等待也像守望,像士兵等待冲锋的号角,即使前面是深渊或火海。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Tony的脸,然后听着仪器滴答不停,好像可以绵延到永远。这样也许很奇怪,他就和检测着Tony生死的机器没什么两样了,就这么机械的等待某个程序启动的指令,他知道那个指令是什么,也知道那绝不是Tony希望的东西。

可他无法控制,如果不把某个念头具化成前进的动力,他其实也不知道生命该怎么继续下去。

有什么必要呢?你做什么他都看不见了,那让一切结束又怎样呢?

这想法像魔鬼的诱惑,比Tony描绘的任何新世界都来的甜蜜。他的手指痉挛了下,觉得对不起他的sir,对不起那个绝境中也从来没有自暴自弃的Tony。

Tony睁开眼睛的时候,袭击jarvis的是无比的惶恐与惊喜,那感情剧烈的让他发不出一个音节,只能傻了一样握着Tony的手,蓝色的眼睛也是僵滞的,整个人看起来错愕不已。

“我说了,不是现在...”Tony的声音沙哑,气若游丝。Jarvis陷入一种虚幻的境地,不知道是希望Tony这样清醒却虚弱的走向终点,还是让机器拖延着生命,一秒一秒好像能够挨到永远。

永远这个词仿佛希望酿的鸩酒,jarvis必须承认自己甘之如饴。

大概是jarvis的表现的太异常,Tony挠了挠他的掌心示意他回神,眨巴着眼睛问他:

“你会有一个孩子的,对吗?”

Jarvis迟钝的脑子其实没有理清这句话的意思,但那是Tony问的,所以他迟疑的点点头。

Tony笑了:

“有一个家庭,里面有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孩子,你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觉得日子无比幸福。”

Jarvis愣愣的点头,其实他听不懂他的sir在讲什么,只知道点头能让他露出这么开心的笑容,像讨到糖的小孩子,满心满眼无忧无虑的开心。

真好,能让他这么开心。这样想着,jarvis也不自觉弯起嘴角,Tony又说了些什么,他继续点头,直到:

“jarvis....帮我叫Steve进来...”

Jarvis的笑容僵住,没有动作。

“Jarvis?”

“为什么?”

“...我猜我还喜欢他。”

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好半天jarvis才结结巴巴道:

“好,好的,好的sir,我这就去...”他几乎在他的眼神里落荒而逃,自然没看见Tony追着他的目光,温柔的几乎令人心碎。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Tony的呼吸声,哦,还有旁边机器滴滴个不停,他清醒的听着自己生命流逝的声音,突然有些后悔叫jarvis离开了,因为那滋味有些可怕。他不曾告诉任何人他的幻觉,周围有一团不散的阴影追着他,阴影带着如刀的寒意,每当他独自一人的时候,那阴冷就清晰得能割痛皮肤。

但他知道这是他必须独自忍受的,死亡无人分担,这大概是天底下最孤独的事情了。

他小心圈着这份孤独,不让内心的恐惧外泄,用他彻夜彻夜的工作和眼见的未来抵消所有负面情绪,那天日日逼近,他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除了武器,他死后一无所有。

但武器也是好的,能在荆棘里轰出大道.....

开门声打断他的胡思乱想,也切断了阴影带来的恐惧,所以他甚至好脾气的朝进来的人笑了下。

“你一次..也没来看过我。”

Steve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听到他带着撒娇意味的抱怨,一时紧张的不知所措,只能像被线提着的木偶同手同脚走到Tony床边,拘谨的坐下。

坐下以后他就回味过自己刚刚犯的傻,自嘲的想着他们如今怎么走到这地步的。

“我听说你已经想起来了。”

“....你可以一开始就告诉我的...”Steve听见自己这么说,蠢透了,他心里批注。

“真令人伤心,我在你眼里居然是这样的人。”床上的人试图抬高音量,但也就比蚊鸣嘹亮那么一两分。

他的努力让Steve心头一阵钝痛,却还是配合的做出懊恼的表情道歉:

“怎么会,是我一直误会你...”

然后突然,他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分手的情侣有时候会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明明相顾无言说什么都不合适,却还是死皮赖脸不肯道别,怀着微末的祈求希望对方还记得曾经美好的时光。

Steve觉得自己其实是没脸见Tony的,但就算如坐针毡他也舍不得离开,眼睛贪婪的看着Tony,恨不得把他脸上每根线条都刻进骨子里。

Tony的手吃力的爬过床单来到Steve手边,那手像被碰着滚水瑟缩了一下,Steve冻在那不敢挣脱,然后小心翼翼的回握,握着什么珍宝一样连力气都要再三斟酌。

那表情让人没眼看,Tony毫不留情的吐槽:

“你像个多愁善感的傻大个。”

Steve居然还真的傻兮兮的笑了:

“那就显得你聪明。”

“哈哈..”他猫喘一样咳嗽起来,视网膜一片模糊,他没有告诉这个傻大个,其实自己都看不清他的脸了。

“Tony...”Steve颤抖的吻着他的手背:“好起来,求你...”

也许自己还挺重要的,虚荣心作祟下他喜滋滋想着,大概真的不完全是愧疚心。

“你在强人所难Steve,什么时候你也染上这坏毛病了。”

他的手背湿湿的,大概是幻觉,Tony这么安慰自己。

“你知道不是我自己想变成这样的。”

“...对不起,真的...”

“你要是觉得对不起,能不能答应我一些事情。”他自觉挺像个无赖,但这种时候他打算无赖到底了。

Steve心底冰凉一片,却慨然赴死般笑了:

“你说。”

“作为敌人我不得不承认,你们挺厉害的。”

Steve沉默的听着。

“Jarvis,Pepper,Rhodes,Peter,还有Ken,有些你可能还不认识,但将来战场上也许会过眼,他们是我很重要的人...重要到,宁愿自己有事也不愿他们有闪失的人。”

“...嗯。”

“就算,真的万不得已,也请你还有复仇者们..不要伤害他们。”

这不是请求,这真的是强人所难,Tony想要的是,Steve面临死境也不能伤害他的朋友,Steve怎么不清楚,但依旧没有丝毫犹豫答应:

“好,我会倾我全力。”

那根紧绷的弦顿时松了,Tony舒了口气,眼皮越来越沉。他大概真的是活该变成这样,居然利用对方的歉意和愧疚逼迫对方,也许里面还有一点点爱?

这么想着,他嘴角的弧度却渐渐明显了:

“你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的,关于战争消失以后的事情?”

Steve点点头,想起Tony也许看不见,又追了一句:

“当然。”

“我想办一个什么人都能参加的party,我们彻夜狂欢,互相喷香槟,让爱跳舞的人去跳舞,爱唱歌的人去唱歌,人群欢呼或倒彩,话不投机就赤手空拳扭打在一起,打完以后就变成兄弟。当然,考虑到你这老古板的脾性,当众宣淫就免了,虽然我还是挺期待的.....”

Tony的呼吸渐渐浅了,Steve都快以为他睡着了,正为他期待的party微笑,就听到Tony小声问:

“你会来的,对吗?”

“只要你希望,不管是哪。”他语带哽咽。

Tony悄悄弯曲手指,Steve手心的温度暖烫,他合起双眼:

“那么,到时候记得结束这场愚蠢的战争。”

“.....我答应你。”

Tony仔细想了想,确定终于没什么遗漏了,满足的叹息:

“最后一个要求——原谅你自己吧,Steve。”

“我原谅你了,就....替我看看以后的世界,我等你到我坟前说给我听。”

那句原谅让他如遭雷击,Steve发怔的看着Tony的笑颜,颤巍巍的手抚上Tony的脸颊,正逢尾音提到了坟墓,乱糟糟的脑子处理不了这句话,只是依稀觉得是句很恐怖的话。

他咬紧牙,牙根几欲穿透牙肉,血腥味在口腔漫开,他盯着Tony的眼睛,鼻子,嘴巴,他曾无数遍吻过这些,舌尖舔过他过分纤长浓密的眼睫,品尝他的嘴唇像品尝含蜜的花瓣。

但曾经甜美的日子终于发酵成毒液,他在他面前畏缩,唯恐自己的放肆和不知好歹使命运更加不快——

再然后,一声刺耳的嘶鸣划响空气,Steve木然看过去,看见一条不再起伏的线。

反应过那是什么意思,他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踉跄找呼叫器的按钮,一开始手指只是打滑着在上面擦过,后来有股不知名的愤怒逼迫着他,一拳一拳砸向那个按钮。

人群鱼贯而入,有人惊呼“没有生命迹象了”,有人大叫“赶快叫Ken医生”,还有人试图搀扶他,他红着眼和那人对视,那人被他吓退,他终于又看见人群围着的Tony。

他第一次这么仇恨的思考着命运和神祇,为什么做错事情的是他,最终的苦果都给了Tony?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年轻的Tony会遇到自己,如果没有曾经,只有他曾如珠如宝爱着他.....

周围没有人叫嚷了,Steve捂着脸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

Jarvis听到警报的声音,也看见一群白大褂涌进Tony的房间,他和所有人一样闻风站起,在看见医生脸上沉重的哀切时感到了彻骨的冰寒。

Peter大叫着不信,pepper面无表情的流了满脸的泪水,最糟糕的也许是Rhodes,他蛮横的扯开堵着门的护士,拽起坐在地上的Rogers发狠:

“你他妈和他说了什么?!”

Steve安静的不像活人,没有丝毫反应。

“我再问你一遍,你他妈说了什么混账话?”

依旧没得到任何回应,Rhodes狞笑着挥了一拳,指骨打的几乎断裂,但对方不愧是变种人,这样的力度也只让他挫伤而已。

复仇者们无不悚然,Clint率先拉住Rhodes,大声嚷:

“冷静点,我们不是盟友吗?!”说着,他求助的看向Peter。

在场的人类都冷着脸,Clint发现自己说的话毫无底气,于是陷入了难以名状的恐慌。

“Rhodes上校,请您让一让。”jarvis突然开口让气氛凝固了片刻,Clint松了口气,心想终于有个冷静的人发话了,却见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把抢,招呼都不打对着Steve就是一枪。

Steve被轰到墙壁上,腹部多了个口,血流如注。

Jarvis保持着持枪的姿势,冷着脸又扣下扳机——砰、砰、砰!

复仇者骇然,James纵身扑倒他,缴了他的枪才止住他毫无缘由的袭击。

“听着,我知道你很伤心,也很愤怒,但这根本无济于事!”James压着他咆哮,另一边急忙让人查看Steve的情形。

“你疯了吗?就算不看在我们的份上,但你该知道Tony为了两边的和谈付出多少?”

Jarvis凝视着天花板,然后把目光移到Tony身上,眼神温柔而悲切,最后看向压制着他的冬兵,从一个刁钻的角度给了他记肘击。

脱身后他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衣服,款步走到Tony旁边,云淡风轻的说:

“没有和谈,我们开战吧。”

他屏息等着,Tony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终于,泪水悄无声息流下,撕心裂肺后反而笑起来,那双冰蓝的眼底仿佛绽开妖冶的血色,他重复道:

“开战吧。”


=======================================================================

觉得此处还是需要声明会有奇迹出现的,结局妮妮还在的..相信我会he....本来要到新世界的,然额在车上浪费了太多时间,都怪那些跑来跑去的熊娃子(我错了)!

评论(58)
热度(391)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