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铁(AU)]我们不在那 chapter2

Steve的故事,要从一个来自阿斯加德的神话说起。


在宇宙漂流之际,变种人与阿斯加德结盟,盟约能成大家都知道是因为复仇者得了阿斯加德大王子的青睐,地位本就特殊的复仇者那时候开始就变得无法取代。


返回地球之前阿斯加德的二王子送给变种人一块宝石——无色宝石,这块暗淡朴实的石头后来被复仇者保管,传说只要点亮无色宝石就能实现任何愿望,正如火焰需要燃料,灯塔需要能源,无色宝石同样需要能量。


连同无色宝石一起,二王子送了使用无色宝石的书籍,一本只接受Steve阅读的书。二王子Loki曾经或许愤愤不平过,毕竟那本书甚至连他这个原主人也没接受过——它所认可的主人必须正直、善良、坚毅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持人性。最后一点甚至拒绝了同样正直善良的大王子,要神体会人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Steve却一次都没有打开书过,那据说能实现任何愿望的无色宝石总隐隐给他一种不详的感觉,做出任何选择都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得到与失去是适用于任何星球的真理。


Steve从来没有想过要使用无色宝石,直到他从冰封中醒来。为了回到曾经的家复仇者们付出了太多,多的他们甚至来不及看清那被苍蓝和翠绿覆盖的星球究竟什么模样就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对于变种人来说,肢体断了也有机会重续,然而精神体一旦受到伤害就会濒临死亡。复仇者们来不及复仇便已濒死,神盾——那个组织复仇者队伍的机构,把他们冰冻起来,几十年到几百年间他们才陆陆续续醒过来,除了James Barnes。


强大如变种人也有生命界限,神盾局尝试过强行解冻,但都以重新冰冻收场。Steve觉得是自己的错,如果当初不是bucky帮他挡下时空扭曲最强大的那波冲击,他不至于现在都无法清醒。


再继续冰冻下去James将在两年内死亡。那也是Steve第一次起了动用无色宝石的念头,James不仅是Steve的朋友,他还是复仇者的重要一员,作为队里仅次于Steve和绿巨人的战斗力,他在变种人心中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如果他死了,这个账必将算在人类头上,最终又是一场浩大的战争。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士兵的Steve Rogers其实讨厌战争,就像他讨厌人类一样讨厌。


于情于理James都不能死,Steve第一次打开了无色宝石的使用说明。无色宝石需要能量,让它亮起来需要一颗心脏。


毋庸置疑,Steve愿意为任何复仇者或者他的同胞付出生命,更别说是他最好的兄弟,不要说只是一颗心脏,五脏六腑都可以全拿来献祭。然而无色宝石拒绝了他,挑剔的宝石需要一颗不一样的心脏。


以所爱之人换所爱之人,看起来相当公平,然而Steve当时却觉得不可思议,久经沙场的他能找到合适的另一半似乎天方夜谭,万一真的有,他也不会为任何目的牺牲那个人。


宝石的狡猾就在于从一开始就告诉了Steve那份爱情是场彻头彻尾的骗局,在它选定献祭的人爱情魔法就开始在他身上起效,所以所有感觉全是虚假。


Steve没有为这个前提好过一点,然而在James生命的倒数计时中他艰难地做出了妥协。


他会窃取一个无辜人的心脏来挽救一场可能的战争——其实只是他兄弟的性命。但他总得把目标升华一下才能抵挡住自己满心满眼的抗拒。


那个人叫Tony Stark,一个人类..........


Steve漫长的一生中见过最讨厌的人。


Stark罪不至死,但也绝不无辜,Steve充满罪恶感的在两人相逢之初感到一丝可耻的如释重负。


————————


“我和Tony的相逢没什么好讲的.....”留声机传出Steve略显沙哑的声音。


确实没什么好讲的,一个好人Steve压下全心全意的厌恶去接近一个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像是一个有意思的爱情故事开端。但整个复仇者都知道Steve不是找到了爱人,而是找到了受害者。


一个好人因为做了一件坏事而终生不宁,而一个坏人却因为做了件好事而被众人原谅。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给予的讽刺的公平。


错误的时间,对的人,他们相爱的莫名其妙又水到渠成。


“可我心里有个钟每天都响一遍,提醒我不能沉湎,提醒我眼前的以前都是幻觉.....”记录者听见留声机里,Steve好像在自言自语。


事情发生在冬日战士醒来的前几年,他可以说毫不知情,他甚至不知道Tony Stark,直到他把一个棕发圆眼的小个子男人当成生日礼物送给Steve。


——————————————————


夜店,浓绿嚼着深蓝,重金属音乐让空气中每个分子都在战栗。


James注意舞池中间那个男人很久了。


男人身量不高,胡子和褶子都显示他有些年纪了,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厚而卷曲的头发下面那张脸的赏心悦目程度。James不否认这是个很漂亮的男人,那双圆乎乎的眼睛最是惑人,颜色是带着焦香的枫糖色,现在因为酒气的熏染带了层水光,迷茫的就像刚出世的小动物,别说他还有个圆滚挺翘的屁股,以及看着就软绵绵的小肚子,整个人就算在舞池疯狂摇摆也扭转不了他肉感十足的形象。


男人集齐这三样东西就该被三振出局,但现实生活总缺乏这样公正客观的裁判。起码不在舞池周围一圈搔首弄姿的男男女女中,他们贪婪调戏的眼神已经里里外外把中间那个男人舔干净。


这个认知让James皱了皱眉,刨开放荡不检点,男人的一切都挺符合他的要求的。他掐断音乐,驱走人群,别问他如何做到的,对付嗑high了的人类这种事情甚至挤不进变种战士的基础课程。


喝高了的男人茫然的看着周围散去的人群,努力抬高手臂抓了一把空,想要发问,一张嘴却打了个酒嗝,James嫌恶的皱起眉。他站在男人面前,看着完全缩在自己影子里的人,叹了口气,蹲下来。


先是用手上上下下把男人摸了个遍,发现他四肢健全,没有什么明显的残疾,James满意的点点头,再抬起他的脸,视线不经意路过男人的胸口,刚刚那里荧荧的蓝光应该不是他的错觉——


他扯开他的衣领,一个造型漂亮却古怪的圆形铁疙瘩正嵌在男人胸口,蓝光就出自这里。


James屈指扣了扣铁疙瘩,醉得迷迷糊糊的男人下意识抬手驱赶,被他一把握住,他抬了抬眉,心道:


人类的品味真是越来越不能恭维了,不过还好不算丑,Steve性格温厚包容,应该不会介意这家伙胸口多出个装饰。


James合上男人的衣服,继续检查他的脸,啧啧了两声,觉得上帝真是喜欢给瞌睡的人送枕头,这人就是按着Steve的喜好量身打造的。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一觉醒来他的老朋友的取向变得如此怪异,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们的生命太过漫长,有什么兴趣爱好都不奇怪。


James一把扛起男人,许是压倒了装满酒精的胃部,男人作势要呕,他连忙把人调转了个个,看他要吐不吐终于还是没有吐出来的样子,James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太够意思了。


————————


那时,Steve和Tony都没意识到这是重逢,因为些不知名的原因他们不约而同的丧失了那段记忆,Tony醉成一团心情不可知,只是Steve似乎对bucky扛来的这只醉鬼“一见钟情”了。


评论(7)
热度(187)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