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新年番外下】复联西游短记

他是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就算现在跟着和尚做了猴和尚,但也不妨碍他顶天立地,法力无边。然而现在他浑身毛毛的——并不是猴毛那个毛。

出家人,萍水相逢都是缘,两帮人天南海北聚在一起更是缘,是以唐僧师徒十分和善的就接受了和复仇者众人挤一桌吃饭的事实。唐玄奘虽然嘴上从没抱怨过,其实心里对自己徒弟长相怪异,行为放诞感到很抱歉,他当然没有嫌弃猴子和八戒的意思,虽然猴子性格暴躁,但八戒是和善的。所以遇到装扮更加怪异,行为更是不羁的复仇者们,由衷感到亲切和喜意。

大圣很多次都想把身边那不断投来探究目光的凡人扔出去,可他一龇牙,他师父就咳嗽一声,一瞋目,他师父就叹息一下。总而言之,西天路上他憋屈的时候大于快活的时候,可这次他就不信了!

孙悟空横眉竖目和一刻不停打量他的Tony四目相对——他师父难道还能因为这个就念紧箍咒?

Tony被抓个正着,眼神一怯,习惯性的就朝唐僧看去寻找庇护——你的猴子好凶,他的眼神如是表示。

玄奘念了声“阿弥陀佛”,温和笑笑:

“我这大徒弟只是长相怪异,但没有坏心,施主不必担心。”

他还没说完,孙悟空大拍桌面,双腿一弹蹦到椅子上,瞪Tony:

“小子,你老看我作甚!”

Tony瞪圆了眼,所有人都以为他吓傻了,复仇者们内讧没问题,但该对外的时候就对外,jarvis保护性的把Tony护在身后,其余人神经警觉,屋里气氛登时紧张起来。

“jarvis,他真的会说话!”

空气一驰,复仇者们抽搐着看Tony满脸新奇,继而惊叹的脸:“太不可思议了,他的左脑颞叶与人类的相似度一定高的出奇,瞧他的表情,他能完美理解我们的话,证明他的颞上回发育至臻,没准是新物种!”

所有人心里一抽,憋红脸看Tony,Bruce虽然也很好奇,但他比Tony多一样,他事前看过原著,知道这猴子一点也不好惹。猪八戒吃东西的速度都缓了,虽然他听不懂这凡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猜测,他把小心翼翼的目光递给他猴哥。

“呔!小子说点人能听懂的!你是看不起俺老孙吗?!”猴子压身和Tony贴面,鎏金的眼珠闪着锋利的光,比普通人灵动百倍,Tony金棕色的大眼里绽开赞叹和喜意,听到孙悟空的话,霍然起身不可思议道:

“看不起?怎么可能?我是说你赞爆了,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长的?你知道什么,你独一无二,谁有资格看不起你?”

他的表情过于真诚,眼睛里的喜爱和热情又太过纯粹,猴子只在孩子眼睛里看到过,眼里的锐光不由软化,凶狠的表情愣住,听到他不加掩饰的赞美,胸口又燃起曾经齐天大圣的豪气,热热的膨胀升腾。

“你脸上的毛是真的吗?”Tony转念又想——该不会是人类假扮的吧?秉着真挚的求知欲,他用那双大而无辜的眼睛犯规,盯着猴子伸出手:

“我能摸一下吗?”他还没征得同意就已经伸出手了。

唐僧和jarvis才放下的心又揪起来。

谁想猴子半点没生气的意思,反而洋洋得意的笑:

“还能有假?俺老孙几根汗毛就能变出一群猢狲,世上还有哪只猴子能办到?小子,你坐着,老孙证明给你看!”

言罢,他手指一捏,吹了口气,小房子里顿时挤满了蹦来蹦去的猴子,猴子见了孙悟空万分亲切,纷纷跪地大呼“大王”。

Tony的眼珠几乎脱框——这他妈简直是最不可思议的克隆术,他揉揉眼睛,伸手去捏一只小猴子的脸......居然不是假的,他看孙悟空的目光已经可以用狂热来形容了。

小猴子对这个动手动脚的人类很是不耐,张嘴就要咬,jarvis刷的站起来就听到孙悟空的呵斥,那小猴子委委屈屈的又蹲了回去。他看了看猴群里这摸摸那拽拽的sir,无声叹息安慰自己——他的sir现在严格算起来只有三岁,虽然不知道四十五岁的Tony会不会好点。

控制着自己坐回椅子,环视屋里一周,发现众人对跌宕起伏的剧情有些反应不过来,刚刚还担心猴子撒泼呢......jarvis在其中发现了几道格外火热的视线,来自他的队友:

把这只猴子弄回去啊!

Jarvis嘴角抽抽,假装没看见这帮没见过世面的——Tony赞叹孙猴子天下无双,一定是因为还没见过这世界遍地跑的妖魔鬼怪,猪狗牛羊,飞禽走兽,张嘴出人言的可不少。

“悟空。”唐玄奘在屋主无助的哀求下出言制止了孙悟空变更多猴子,他的大徒弟很久没那么兴奋过了。

“没了?”Tony对着登时空了的屋子瘪下嘴。

孙猴子也很可惜,好久没见到这么欣赏他的人了。唐僧管他,天上那堆嫌他,师兄弟其实有些怕他,他明明是天底下最自由的存在,然而花果山那段岁月却已经像上辈子的事情了。

“没了。”猴子点头,见对方陡然丧气,他又安慰:

“这不算什么,想当年俺老孙大闹天宫的时候,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识的七十二种变化,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现在变几只猴子而已,不足为奇。”

讲真,他挺喜欢这老小孩的。

“你能飞?就这么飞?”

“就这么飞!”

“我也能飞,不知道你快还是我快。”

“你也能飞?怎么飞?”

“我的mark52最高速度能接近光速,但我一般不会这么快。”

“光速?你是说阳光跑的速度?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试给你看”

“咳咳!Sir!”jarvis叫住已经往外迈腿的一人一猴,Tony顿在那,然后慢腾腾的缩回屋里,埋头玩手指,就像得不到玩具的小鬼。

孙猴子跟着缩回屋,用金睛火眼打量着jarvis问:

“他是你师父?”

“当然不是!”Tony倏地抬脸。

“那你干嘛听他的?”

“是他听我的!”Tony仰着脸骄傲地说。

孙悟空嗤笑一声,摆明不信。Tony鼓了鼓双颊,看jarvis,又看唐僧,不服气道:

“那你干嘛听他的?”他指唐玄奘。

猴子眯了眯眼:“他是我师父。”

“为什么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我做学生的时候就不听,那帮人大多都是蠢蛋。”

中了一枪的唐僧“阿弥陀佛”一声,没有声辩自己并不是蠢蛋。孙悟空愣了愣,他不服管教,却也很尊敬菩提老祖和唐玄奘,如今见到个更不服管教的人,一时片刻不知道说什么,只抓耳挠腮在那自我纠结——是啊,为什么一定要听师父的话。

“你说他是你师父,他教你什么了?”Tony怀疑的看着唐僧,又看看孙悟空。

孙悟空哑口片刻,刚想说佛法,细想又没底气,他都没念过几次经呢,便有些赌气道:

“他把我从五行山下放出来,菩萨叫我拜他为师,保他去西天取经。”

“那你应该是保镖啊!”Tony一拍掌下定义:“他出多少钱请你?”

孙悟空几乎目瞪口呆:“师父没出钱请我。”

“你居然还干白工?!”Tony惊愕了。

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是干白工的猴子有些恼,转念一想——不对啊,等到了西天自己头上这个金箍就能被取下来,所以严格算起来唐僧付给他的是自由。

“就这个?”Tony指着他脑门,歪歪头:“你跟我走,我帮你摘了它。”

孙悟空一时没顾上生气,却哈哈大笑:

“小儿狂妄,这是佛祖给的金箍,唐僧都没本事取下来,就你?”

“你连试都没试就断定我不行?”居然有人怀疑Tony Stark?

眼见剧情快被Tony扯偏了,众人惊恐的看向jarvis——他们这次的任务是帮唐僧四人过火焰山,可不是让他们拆伙啊!当然,过了山再拆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人类还是.....”猿猴的时候,jarvis一把捂住Tony的嘴,天知道这个世界里人可都是女娲捏出来的,他堵住了Tony大逆不道的话,笑笑:

“再说就伤和气了,sir您应该饿了。”他扭头,看见屋主怯怯的端出最后一盆菜,赧笑:“师父们都吃素,就没买什么肉菜,粗茶淡饭的,能将就下不?”

似乎他们说不,屋主下一秒就要冲出去再张罗点什么似的。

“当人类还是什么?”孙悟空却好奇了,Tony嘴巴蠕动着发出呜呜的声音,瞪着眼谴责的看jarvis,jarvis面不改色,却不看Tony,而是对孙悟空弯起嘴角:

“我家主人孩子气,却忘了不管他说什么,您都是答应过菩萨要保玄奘法师上西天的。”

那双眼睛蓝的像春日化尽寒冰最澄澈的冰湖,孙悟空一激灵,猛然想起自己的承诺,挠挠耳怒道:

“呔,俺老孙差点给你绕进去,对,俺当初答应过的,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他俩师弟悬在喉口的心才算落回肚子,猪八戒小心朝唐僧身边蹭了蹭,在他耳边嘀咕道:

“这群人不会是妖怪吧,瞧那胡子张嘴就妖言惑众的...猴哥的火眼金睛这回不好使了吗?”

“八戒,慎言。”玄奘看他一眼警戒道,然后对给他们提供斋饭的施主合十双手表示感谢。

饭后,人群自动隔开两团,复仇者那边内部会议是常态,唐僧四人却诡异非常,猴子难得静静找了块石头发呆,Tony刚刚的话一直在他脑子里绕圈。

“悟空。”玄奘走到他身边,猴子蹦起来:“师父。”

“那位施主的确没讲错,为师没有教你什么。”

孙悟空先是愣神,才摆摆手道:“师父你在意那小子说什么话,他只是个老小孩,出口无忌,您别放心上。”

唐玄奘却笑:“为师其实很欣慰你与那位施主相谈甚欢,那位施主的话也没有不妥,其实不止你,为师也一直琢磨你一路同我前去西天的意义,真的就只是为了解头上这金箍吗?”

“那师父你...琢磨出来了吗?”

“我琢磨出来又有什么用,重要的是你自己琢磨出来。”

孙悟空挠头,一挠就挠到那个他恨之入骨的金箍,玄奘按住他的手拿下来,轻叹口气,又是笑:

“每个人在世上都有自己的金箍,而每个人都只能琢磨自己的金箍。你天生地养,头上的金箍不是天生的,佛祖把它给你或许只是为了把你绑在这世间,为师无法断言这是好是坏,只有你自己知道。我们就要启程,你想去找那位施主就去吧,缘散往往比缘起容易。”

孙悟空诶了一声,走了两步又停:“师父您也有金箍?”

“阿弥陀佛,”唐僧笑的云淡风轻:“不过这十万八千里的取经路罢了。”

“那小子呢?师父看出来了?”

“你有火眼金睛,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孙悟空眨眨眼——觉得唐僧确实教了他很多,只是他学不会,比如这打禅机......

————————————

复仇者们七嘴八舌的给Tony梳理《西游记》的内容,一切都是因为jarvis功课没做好,可这也不能全怪jarvis,谁知道他会陡然碰上一个心智退化的Tony?

被复仇者们的阵仗吓得有点懵,Tony吧唧着嘴,眼珠子不受控制的往jarvis身上跑。Jarvis挤进人堆,坐在Tony身边,温声总结复仇者们的意思——别在他们还没完成任务的时候拆唐僧他们的伙。

Tony不屑的撇撇嘴,说白了复仇者们也觊觎这只能撒毛成兵的猴子,他扯扯jarvis的衣角:

“我喜欢这只猴子。”

Jarvis浑身一凛,“哪种喜欢?”

Tony眨巴眼:“喜欢Brucie的那种喜欢。”

Jarvis暗道自己被四十几岁的Tony带坏了,于是笑:“我们事后可以问他愿不愿意和我们去主神空间。”

Clint暗中扯Natasha的衣角,小声问:“为什么铁罐不是说喜欢我这种喜欢?”

Natasha除了拿高跟鞋碾他,一时半刻真懒得回答——首先他得有博士的知识储备才行,其次,他从哪觉得stark喜欢他了?

老冰棍们也稍微琢磨了一下Clinton的问题,然后看到他被Natasha凶残对待的下场后果断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这一点也不重要。至于pepper,她再清楚不过Tony对她的是哪种喜欢了。

“喂,小子,出来!”猴子在门口喊。

Tony伸长脖子,看看jarvis,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然后走出去,边走边抱怨:

“你妈妈没告诉你要叫别人名字吗?”

“我没有妈妈。”

“哦,对,你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

“他们告诉我的。”

“他们又怎么知道?”

Tony眨巴了下眼睛,差点脱口而出——他们看过书了!又被jarvis捂住嘴,他无奈的提点:“sir....”

Clint朝队友们悄悄做了个手势——铁罐脑筋秀逗了。

“一路上有很多人传。”jarvis放开Tony的嘴,给出答案。

小孩子骗人不好,Tony不甘不愿的点点头,然后自我介绍:“我叫Tony Stark。”

猴子正唏嘘他做齐天大圣时候的威风,就被Tony拗口的发音弄得一懵:“头什么?”

“Tony!”Tony较真的矫正。

“唉!管他的,头就头吧,俺就叫你老头了!”

Tony气的一噎,颤着手指指他,哆嗦着大叫:“我要叫我daddy打你!”

复仇者们齐齐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刚被猴子的称呼憋出的笑意一散,诧异的看气的双眼通红的Tony,jarvis差点扶额,伸手包住Tony的手指,拍着他的背安抚。

孙猴子被逗的哈哈大笑:“果然是个小屁孩,叫老头抬举你了!”

Tony想起了,daddy才不会为他打谁,于是委屈的看jarvis:“我叫jarvis打你!”

Jarvis那颗比金刚钻铸的心脏在哆嗦——他的sir啊现在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如今的年纪了。

“出门在外,一切以和为贵。”jarvis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喂,你们看见了?Jarvis那张面瘫脸碎了。”

“你们谁拍下来了?”

“靠,早知道就带相机了!”

“铁罐绝对是故意的!”

“我猜他也想看jarvis破功很久了!”

复仇者们的窃窃私语没有逃过孙猴子的耳朵,他狐疑的看jarvis,表情跃跃欲试:“你很能打?”

Jarvis正弯腰向他的sir保证那猴子再叫他“老头”的话一定出手教训他,听到猴子的话,他又直起身笑问:

“你觉得呢?”

这笑真磕碜人,猴子浑身一抖,消了打斗的兴趣,又看向Tony,张嘴:“老...”他在jarvis磕碜的视线下咽回去那个字,只含糊道:

“好好好,投你投你!快出来,俺老孙待会儿就该启程了。”

“是Tony...”Tony较真了。

之后他们花了接近半个时辰训练猴子的舌头,才让他把他的名字念清楚。说着的,这过程中Tony都想帮他再兑换一个翻译神器了。

————————

其实孙猴子叫Tony出来也不干什么,别说jarvis还在后面不远的地方虎视眈眈,只是Tony似乎对他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事情很感兴趣,大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虽然结果是他被压了五百年。

Tony似乎不很理解这边神仙鬼怪的脑回路,为什么要大闹天宫呢?

他问出口的时候孙悟空嫌弃的看他:“玉帝老儿不满俺老孙称齐天大圣,又打不赢俺老孙,变着法的侮辱俺老孙....你刚刚有没有听?”

“他们不过是看不起俺老孙。”孙悟空切了一声,抱着头躺在草地上,随意折了一根草叼在嘴里。

“他们打不赢你还看不起你?”Tony最不明白的就是这点。

孙悟空吐出草根,看见Tony不可思议的大眼睛,觉得可算找到知心人了,这话除了他做妖精的时候,谁也说不得。

“可不是吗,俺老孙是天生地养,石头变的,无根无源,出世没多久就都比他们厉害,他们当然不服,他们越不服俺老孙就越要打他们,打到他们服为止!”

“可是你输了。”Tony平静的指出这一点,他无常的情绪平抑下去,然后想起自己在MIT作为异类的时候。因为他们天生厉害,所以注定被排斥,被看不起。

孙悟空突然怔住,也许是输了吧,可他服了吗,就像他曾经打败的那些天兵天将,他们服了吗?

也许服输,却不服气,他也是,他服了所以答应保唐僧去西天,但心里呢?

“输了,可我不服。”孙悟空发现说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意不平。也许西行一路在他眼里不过是愿赌服输的代价。

“那你取到经以后要干嘛呢?”他隐约记得故事的结尾,猴子被封了佛,安安心心?的在一座山里修行......后面还有个叫什么灯的故事里也有猴子。

“不知道,回花果山吧?”

“还是齐天大圣吗?”

孙悟空又哈哈大笑,豪气地说:“是,当然是,不然当那劳什子的弼马温吗?”

“说真的,做齐天大圣的那只猴子帅呆了。”

孙悟空得意的挠挠自己的猴毛,却听到Tony叹息的声音:

“可你现在不是那只猴子。”

孙悟空顿了顿,又想了想:“其实我还是那只猴子。”

“我不信全天下只有佛祖能解得了你的金箍。”

“不只是金箍,那是承诺,小孩,懂不,一诺千金?”

Tony懂,虽然他是扯谎高手,但又意外的一诺千金。所以他耸耸肩:

“我以前也觉得只要把所有人踩到脚底下他们就能服我,就能后悔曾经因为我矮,我聪明过人欺负我的事情....”然后他就有资格花天酒地,就有资格玩弄人心。

孙悟空打量着他,深以为然的点头:“确实矮。”站在他朋友里面不要太显眼。

Tony刚起的多愁善感顿消,咬牙切齿的看猴子:“我的意思是,并不是比所有人厉害,把所有人打趴下就能让他们心服口服,你以为干嘛所有人都让你去西天。”

“你又知道了?”

Tony得意地看他:“自然是你得做些好事,做些了不得的又对世界有益的事情让人感激你。”

“说的好像你很有心得的样子,你以前是干嘛的?”

“英雄!”Tony骄傲的有尾巴一定翘起来。

“.......哈哈哈,你干了什么能做英雄,这身板,连小贼都抓不住吧?”猴子趴在地上捶地。

猴子正捶地,忽然听见耳边咔啦啦一阵动静,扭头,倏地傻眼。

Mark52炫的人眼花,血红的甲面印着阳光,线条流畅有力,繁复的零件密密麻麻在太阳下有种森然的凉意,然后在孙猴子眼睁睁下咔咔咔合上每一个关节,Tony打开面甲,扔给孙悟空一个挑衅的眼神。

Jarvis隔了段距离霍的起身,拦住神情紧张以为开打了的复仇者们,他连入Tony的头盔:

“sir?”

“没事,只是让这土包子见识一下。”

浑身的猴毛竖起,孙猴子差点就掏金箍棒了,来来回回扫视了Tony几圈,好奇心终于压过警惕心,他围着mark52上蹿下跳:

“这是什么宝贝?”

“我的战甲。”

“你造的?”孙猴子第一次对凡人表示惊叹。

“这是我的一部分。”Tony点头。

“你靠这个..做你的英雄?它能做什么?”

“任何事,我说我能飞,你不相信?”

刚刚这东西确实是飞过来的,再飞上去应该也没问题,猴子挠下巴,突然道:

“你穿上这个就是为了告诉我你能飞?”

“告诉你我有做英雄的本事。”

  你确实有本事,可你的朋友快以为我们打起来了。”他抽出金箍棒指过去,既然Tony把他的武器亮出来,为了尊敬,他也该把他的武器亮出来。

“他们....”Tony突然看见紧张注意这边的复仇者们,但他们没有走过来,因为jarvis......

不知为什么,炫耀的心情猛地低落,他脱下mark,又变回了血肉之躯。

孙猴子发现自己的新朋友脱下那身铁衣服后情绪有点低落,按捺住用金箍棒敲敲那身“铁衣服”的欲望,他坐到Tony身边:

“都承认你有本事做英雄了,你造那身铁衣服就是为了做英雄?”

他已经笃定Tony是个炼器大师,造的东西比上面好些酒囊饭袋强多了,不知道和阐教那些牛鼻子比起来谁强。

“不是,当初拿来救命的。”

“怎么回事,说说看。”猴子决定要投桃报李,“小投你”都已经认认真真听自己追忆当年了。

“我,我被人绑了,然后就做了这个....”可以说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低落的时光之一,Tony一想起来就红了眼,压抑着哭腔道: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本事做英雄,没了那身衣服我什么也不是。”他又想起自己少年叛逆,Howard不喜欢他,Maria不喜欢他,同学老师都不喜欢他,他吸毒酗酒,滥交无度,他好多次让pepper失望,虽然pepper好多次说要打爆他的头去,但她一次都没有,就像他好多次答应会出席的会议,他也好多次都没有.....还有复仇者们,他爱现冒进,让他们提心吊胆好多回,还有jarvis,他嚣张任性,总让他为自己收拾烂摊子。

Tony抽噎一声,越想越慌,觉得自己错的这么厉害估计是补救不了了,他怎么还大言不惭要教孙猴子怎么让别人心服口服。

孙悟空没想到这人金豆子说掉就掉,本来就觉得他孩子气,这回真没敢把他当成年人看了,一时抓耳挠腮手足无措。

“诶诶,铁罐是不是哭了?”

“那猴子欺负他了?”

“我就说嘛,物种不同怎么谈朋友!”

队长把盾牌往身边一砸,皱着眉似乎斟酌要不要出去。Pepper却已经上前去了,她都还没把她家boss骂哭过呢!Jarvis拦住她,苦笑:“sir这时候估计不想被我们看见。”

大家伙总算还是待在了原地,不过脖子伸的更长了。

“谁说你什么都不是了?你能炼出这样的宝贝,去哪谁都会把你宝贝着!”猴子一蹦蹦到他跟前,口气无比认真。

Tony打了个泪嗝,眨眨眼,觉得稍稍安慰了一点。

“唉,那你都逃出来了,干嘛还继续穿这身衣服呢?”猴子说完以后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停止这个话题,他真怕面前这人又哭出来。

“我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多事情.....”

轮到孙悟空沉默了,良久他问:“你也觉得俺老孙当年大闹天宫错了?”

Tony诧异瞪他:“又不是你先的。”

孙猴子莫名心虚的笑笑,似乎是想起事情好像是从他大闹地府开始的。

“我那时候只想自由,和身边的猴子一起自由,生和死都管不到的自由。”

Tony皱了皱眉,和孙猴子四目相对很久,蓦地笑出来:

“我学的方块字不多,但好奇怪,汉字里‘自由’两个字好像都是框。”

“..........”

“生和死都管不到的自由,听起来真好。”他突然想到他的jarvis,他已经有了生和死都管不到的自由了,可他还在他身边,把Tony Stark说的每句话当成规矩。

“我和我的朋友,我们都救过很多人,我们能保卫的,只有普通人生和死之间的自由。”

猴子出神很久,然后大笑着腾空而起,笑声响彻云霄,然而不过眨眼功夫他又回来了,笑的在Tony身边打滚,惹得Tony惊骇的看着他,觉得这只猴子得了羊癫疯。

说真的,那真不是只有羊才会得的病?

他是石猴子,和那些有爹有娘有兄弟姐妹的肉猴子不一样,他天赋异禀,三年就学了普通人三百年学不到的本事,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他如此不凡,却活在一个这样的世界,他想要的自由哪里是这样的天下给的了的?他为什么和唐僧取经?如来那老儿把他压在山下五百年以为就能把他收入佛门了?他以为他到了大雷音寺,读了那些劳什子的真经金经就能皈依我佛了?

他想要的如此不凡,佛家也给不了他,佛家却能消磨他,让他安于凡人的自由,不在生生死死间徘徊,却看世人在生生死死间徘徊。

“小Tony俺问你,老天要是有天让你老死,你怨他不?”

猴子有猴子的思维,Tony听到这问题后努力把自己想象成一只猴子,然后摇头:

“有人能保证自己有限的一辈子是开心的,但没人能保证自己无限的一辈子也能开心。”

“所以你是说开心够了,就能死了吗?但要是开心不够呢?”

“那就再久一点....”Tony发现勉强自己做一只猴子还是太难为自己。

“要是永远不够呢?”

“.....别随便说永远,你是石猴,已经不是石头了。”

他已经不是石头了!孙悟空又突然蹦起来连翻了好几个跟斗,大笑,他也许那时候该问问花果山的老猴子们是不是愿意永远玩乐下去。

孙悟空这辈子发现自己真的很讨厌规则,但后来又发现规则这玩意不存在也不好。

“小Tony,你以前也很讨厌规矩对不对?”

“我现在也很讨厌。”

“那你会妥协吗?”

Tony撇嘴:“等我有谈判的资格。”

猴子一双眼亮的吓人,觉得自己隐约摸到了些答案。果然听唐僧的话来和这家伙说说话是好的,他用那只长满猴毛的手拍Tony的肩膀:

“等俺老孙去完西天,你来花果山找俺,俺和你比比是你的铁衣服跑得快还是俺的筋斗云。”

“你要回花果山?”

“继续做齐天大圣?”

“俺一直都是!”说的那是一个豪气干云。

“我到时候请你去我家,我有一排这样的‘铁衣服’,送你一套!”

“可惜俺没有多一根金箍棒,到时候俺领你去东海龙宫,替你向龙王讨几件宝贝!”孙猴子觉得要礼尚往来。抢别人的用以往来,Tony为他朴素的真诚热泪盈眶。

——————————

复仇者一行都快以为己方要和孙猴子大战三百回合,却发现刚刚哭的可怜兮兮的钢铁侠现在和猴子哥俩好的走了回来,纷纷一脸淡疼的表情——不是说好了物种不同不谈朋友嘛?

看见Tony终于回来了,jarvis抬手就把他从猴爪底下捞回来,笑容在孙悟空眼里依旧磕碜人。他的火眼金睛有点疼,都快想问问自己新交的这个“小投你”他身边那个叫贾什么斯的是什么物种,一定不是人类!

但就算是妖怪孙猴子也不想管,不以吃唐僧肉为目的的妖怪都是好妖怪,是以猴子也不想多探究他们一行人背后的秘密。

唐僧师徒在复仇者“热切”的邀请下留下来吃晚饭,jarvis下厨,队长打下手,而且难得Tony不捣蛋,复仇者们对“春节”这个汉人节日有了诸多期待。

屋里点了防风蜡烛,主人家一直缠着唐玄奘打听大唐的事情,Bruce开始研究起猪八戒这个新物种,鹰眼侠和钢铁侠又开始明里暗里掐架,白天跟孙悟空一番谈话下来,Tony觉得自己长大不少——字面意义上的,所以跟Clint掐起来只当找回感觉,两位姑娘一直琢磨怎么让自己队伍和唐和尚们搭伙。一番下来专心吃喝的只有猪八戒,沙僧,还有珍惜粮食的老冰棍们。

“你筷子用的真好。”猪八戒看着Natasha熟练地夹起一个饺子,谄笑的脸堆满肥肉。

“当然,你是蹄子都用那么熟练,我们用手自然更好!”Clint都顾不得铁罐了,警觉地挤到自家媳妇和那头猪之间。

“Clint....”Natasha才从猪八戒这里找到突破口,就被鹰眼插进来搅和,气不打一处来面上却笑得浸了蜜一样。

Clint熟悉这表情,讪讪的往旁边挪,猪八戒被冒犯的表情顿消,然后笑开花了。

鹰眼侠一路挪,就挪到小铁罐身边,对上他幸灾乐祸的眼神,眉一绞,凑到他耳边嘀咕。

猪八戒正觉美人对自己有意思,两人打得火热,却听见耳边咚的一声,一转头,手忙脚乱的跳起来大嚎:

“妈呀猴哥!铁妖怪,快快快,这里有铁妖怪!”

Mark52冷漠的瞟他一眼。猪八戒已经抄着钉耙了,左右手呸了口口水,壮着胆对身后的Natasha说:

“别怕,这种中看不中用的妖怪我老猪见多了,你猪爷爷今天非打得你现原形不可!”

Natasha偏头看见和Tony笑成一团的Clint,深吸了口气扶额,才按捺住把这俩混蛋捏死的冲动。

猪八戒一耙下去扑了个空,他的钉耙被一只手接住了,然后他的视线落在jarvis优雅的笑容上,听到对方轻声说:

“这个很贵的,蹭花了这里没地补...赶紧先吃东西。”

猪八戒莫名没了胆气,愣愣的点头坐下,低头一看——饺子,顿时喜笑颜开。

“素馅的吧。”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夹了两个扔嘴里。

“白菜猪肉的。”“噗——”

Jarvis转身,在孙猴子面前也放了一碟。猪八戒在他身后喷出来,然后大嚎:“我老猪不活了!”

“我没说那个是给你的。”jarvis可惜的看着被污染了的一碟饺子,然后看向Tony,见他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才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对夹起一只饺子的猴子轻声道:

“这是猴肉馅的。”

孙猴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拍下筷子怒道:

“小Tony,你这朋友好没意思,俺老孙才不过跟你说了一会儿话,他就这样明枪暗箭的!”

成精的猴子果然不一样,真会抓人软肋,jarvis眼皮一跳,果然就听见Tony幽幽的声音:“jarvis?”

心有不甘:“我说笑的,都是白菜馅儿的。”

“猴哥猴哥,这群人都跟这铁妖怪是一伙儿的!”猪八戒双手捏着钉耙虎视眈眈着对面。

“八戒。”

“二师兄....”

“呆子!”

Natasha突然坐上桌子,朝猪八戒温柔一笑,直接把他魂儿给笑没了,接着漫不经心道了下歉,又把他脾气给道没了.......

猪飞猴跳的一顿饭,只是便宜了老冰棍们,把除了猪八戒面前的两盘全吃了个精光。等Tony肚子饿起来才发现面前已经被清盘,他学着孙猴子蹦上桌子,对两个酒足饭饱的老冰棍怒目而视:说好的队友爱呢!

Bucky面无表情的对他打了个饱嗝,然后拍拍Steven的肩,相当没有义气的把饿着肚子的钢铁侠交给了他。

“厨房还有,可是猴子已经先去了。”jarvis把Tony从桌上抱下来,果然他听到这句话,脚一碰地就往厨房跑。

..............

“猴哥,那披铁皮的家伙一准是个妖怪。”

孙猴子充耳不闻。

“猴哥猴哥,你怎么不听劝呢!那帮家伙一定是等着时机要抓师父下酒!”

这话抬高了嗓门,被答应同行的复仇者们也听见了,下意识看着白龙马上的唐玄奘。

唐僧阿弥陀佛一声,也当没听见自己二徒弟说了什么。

“猪妖,你说谁是妖怪!”披铁皮的Tony问。

猪八戒忌惮的看了眼昨天一伸手就碎了一座山包的铁皮衣服,不理他,只顾一个劲游说孙猴子:“看,那妖怪心虚了!”

“呔,你这呆子真烦人!那小铁壳是俺老孙新拜的兄弟,你再说,俺就把你耳朵割下来下酒!”

“师父诶,您听到大师兄说什么了吧!您快治治他!”

“二师兄,大师兄说得对,这些施主都是好人,你太疑神疑鬼了。”

生平极少被发好人卡的Tony昂着头,Bruce敲了敲他的手甲,然后递给他一张纸条:

初步分析结果显示猪妖智商明显低于猴妖,目前不排除猪妖伪装隐瞒的可能。

然后又递来一张纸条:

如果能让jarvis彻底扫描分析,我们将得到更详实的数据。

Tony扭头,Bruce扶了扶反光的眼镜。


————————————————

等我缓缓,累死宝宝了....
说好初三码完,就初三码完QAQ虽然没人催,但我还是码完了QAAQ

我看过悟空传,虽然没有完全看我西游记原著,但各影视版本看了不少。。。结论就是,不管我猴哥咋样,都是我男神啊....

以及→_→我改名了,不造为毛越写越不切题,难怪我高中作文总跑题....

评论(4)
热度(89)
  1. Haruka 🎑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