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番外(上)】:复联西游短记(复联无限番外)

公共空间还是那个公共空间,出自jarvis的手,没有被那颗主神鸡蛋奇怪的审美扭曲成什么诡异的地方,Tony对老贾第一次对抗主神旗开得胜感到满意。

他喜欢的那条长沙发依旧柔软舒适,宽敞的能让jarvis抱着他在上面滚两三个圈,他喜欢的咖啡机仍旧摆在吧台,沉默的注视着厨房,厨房的冰箱里仍旧塞满了他喜欢的起司——好吧,还有他队友的起司,厨房的灶台(?)仍是美国队长习惯的高度,锅柄仍是合适他的手感。一切就像他们还在复仇者大厦,昨日如旧,未来也如旧——当然,他说的是人,Tony stark永远乐于创新。

胜利的果实很甜美,但也不是没有代价,只是大家开始都没意识到,除了jarvis。

主神空间这十天,Tony永远不会准时起床跟队友参加体能训练,为此Clint义正辞严指责了他数次,还试图煽动美国最正直的队长和他统一战线。

“不不不,captain!你不能纵容他!”Clinton捂脸,去他的美国最正直的队长。

Rogers也很无奈,看向jarvis纹丝不动的笑脸,还有躲在他身后的Tony,叹了口气对鹰眼侠抱歉道:

“除非你打得赢jarvis.....”

“yeah,yeah,承认吧,你们都打不赢jarvis!尤其是你肥鸟,快去多飞几圈减减肥!”Tony从jarvis背后抡出头,表情唯恐天下不乱。

“我保证会用自己的生命保护sir。”金发的男人明显还是选择了纵容身后的幼稚鬼。

“你等着小铁罐,到时候连pepper都会跑得比你快的!”

正在研究下一场恐怖片剧情的pepper potts对于鹰眼侠无故把自己拽出来挡枪的做法不屑一顾,头都没抬喊了句:

“前提是你得把他从盔甲里拖出来。”

“对,一旦有人把你从盔甲里....”Clinton深以为然。

“我会用生命保证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jarvis加重了语气重复。

“.......”

复仇者有时候觉得其实Tony变成这样真的不完全是他自己的责任,他的管家起码得占百分之七十。在所有人都对几乎不参与体能训练的Tony翻白眼表示无视后,Tony终于迎来了和他实验室相亲相爱的和平阶段。

————————

Jarvis起初猜测是主神干扰脑电波的一种方式,后面他也核实了起初的猜测。变化开始是不动声色的,stark赖床,正常,尤其是在前一晚他不过合眼三小时的情况下。

眼见着到了必须逼他摄入人体所必须的能量时,jarvis端了毛巾和热水来到他床前。

“sir,早餐是起司三明治和咖啡,您可以选择吃一些再补充睡眠。”

回答他的是一个Tony stark形状的被茧,带着蠕动远离他的趋势。Jarvis耐心的等待了三分钟,仍旧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于是按照往常把一臂远地方的茧子捞过来立起,耐心而温柔的从头部开始剥开。

厚实而柔软的茧子突然剧烈挣扎起来,等jarvis扛过一切阻力让Tony的山羊胡子重见天日,顺便收获的还有他大大的红眼睛和带着鼻腔的投诉:

“人家昨天才睡了两个小时!”

Jarvis正想纠正他迷糊的时间概念,是三个小时零八分钟,加上之前他不吃不喝的二十九小时,他已经超过三十小时没进水米。

但——“人家”jarvis讶异的挑挑眉,不是说Tony不会跟他撒娇,事实上他的手段五花八门,可这么黏糊的自称还从没有从他嘴里蹦出来过,jarvis默了几秒,挨了他满眼溢出来的委屈,只当他这是新花样了。

“你不在乎我,不爱我,不让我睡觉...”Tony把脸埋进被子,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声音从面料里挤出来。

如果dummy在,他一定能清楚捕捉到jarvis脸上一闪而过的扭曲,可惜那个小胖娃早在第二次撞破两个boss非礼勿视的时刻后就被驱逐出房间了。

“我爱您,在乎您,还为您准备了起司三明治。”jarvis飞速整理好心情,好脾气诱哄着。

“起司多吗?”Tony露出半边脸。

“您喜欢的分量。”

“面包上有刷焦糖吗?”

“有。”

“培根有煎的脆脆的吗?”

“当然。”

“咖啡有双份奶和糖吗?”

“.....可以提供。”

Tony眨着眼露出整张脸,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踩下床,欢呼着:“那我们还等什么?”

“事实上,等您洗漱。”

Tony顿住,心不甘情不愿的转回来,开心的表情已经消失,憋着嘴:

“你从来没有嫌我脏过。”

“我只是担心您被您的队友取笑后心情糟糕。”jarvis从善如流,一副万分适应面前人无理取闹的样子。

然而在心里默默嘀咕:无理取闹,得寸进尺,喜怒无常.......听起来是他的sir,不过还是感觉怪怪的是怎么回事?

“jarvis!呜呜呜!Jarvis,我蓝莓味的牙膏不见了!”Tony高分贝的哭声从盥洗室传出。

“......在格子里您忘了?上次您说想尝试大众薄荷味。”

Jarvis站在Tony背后,伸直手从他头顶的柜子里拿出一只牙膏,若无其事的递给他,Tony挂满泪泡的眼睛无辜的瞪着他,抽抽噎噎道:

“还有电动牙刷。”

“....在这。”

绝对有什么不正常,jarvis温柔而平静的站在Tony身边等他洗漱,回应他每隔三秒的转身,脑袋里的警钟疯狂打响——绝对,有什么不对劲。

当然他没有怀疑他的sir被掉包,事实上他有这信心全宇宙任何科技都办不到这件事,陪Tony坐在餐桌边,用印花软布擦干净他满脸狼藉,满脸宠溺的看他又把起司酱糊到脸上。

“唔唔唔唔?”Tony用脏兮兮的手指抓住jarvis整洁的西装一角,仰着焦急的脸对着他。

“我去给您拿点甜点。”jarvis转身握住他的手,半蹲下来平视他,然后仔仔细细把他指缝间的油渍擦干净,全然看不出内心海啸般的翻涌,已经调出全部精神攻击门外那颗叫主神的大鸡蛋。

————————————

“从行为模式看,您现在的心智只有三岁。”jarvis很冷静的告诉他的主人他如今变成了一个心灵上的弱智的事实。

“我?三岁?!你他妈开什么玩笑?”Tony果然不会接受现实,“你三岁会爆这样的粗口吗?”

显然能掌握花样的粗口是Tony标定成熟的一项标志,他这么说服自己以后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然后——

“嗷!”

“为什么这么硬!这个桌角痛死了!”他捂着手,脸皱成一块,眼泪眨眼又要下来了。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桌子有能力感知疼痛。”这种时候都能面不改色嘴贫,这两人果然都是stark家出来的。

被Tony盯了半晌,没了一点脾气,jarvis的心尖已经化成一滩温水,叹了口气,执起Tony的手凑到嘴边呼气,像是完全忘了四十多岁的Tony stark也是个多么难搞的人物似的。

“你说我现在才三岁....”jarvis听见手的主人打了个泪嗝,于是毫不犹豫的指出:“您情绪化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一般成年人(尽管平时的他也没达到成熟的标准),稍凡不顺心就大哭大闹,继而撒泼耍赖,意图达到目的。成年人有多种手段达成自己的目的,只有小孩子才会选择最简单无理的那种。”

“胡说什么!我有什么需要耍赖哭闹得到的,我是Tony他妈的赞爆了的stark!我超级有钱,超级聪明,有一排酷毙的盔甲,还有个赞爆了的老爹,他和美国队长是朋友,我有一套美国队长的周边,绝版的!我老爹也....”他戛然而止,顿了顿,露出惊恐的表情:

“我刚刚真的...在讲那个死老头子?”

尽管jarvis很愿意替他惊慌失措的主人感到难过,他还是诚实而冷酷的点点头。

“......我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Jarvis又点了一次头。

所以在每次进入恐怖片之前那场避不开的集体会议上,Tony表现出了异于寻常的沉默,有人心不在焉的听着队长(兼职美国队长)做之后的部署,实际上对Tony的异常侧目。

“铁罐,你快把你盘子里的东西戳成泥了。”在Steve讲话间歇,鹰眼侠终于把这句如鲠在喉的话吐了出来。

“别像个小孩子,Tony。”pepper在Tony冲Clint竖起叉子的时候制止。

他正要反驳,如骄傲的战士捍卫自己的尊严,然后听到jarvis轻轻咳嗽的声音,整个人一瞬间便蔫了下去——成年人是不会为这种小事大吵大闹的。

只是小声嘟囔着:“Clinton也没有吃生菜。”

“对,但我没有把它剁成生菜泥。”对方满脸胜利而自豪。

“你真是好样的!”Natasha挑着眉,叉起被他赶到一旁的生菜塞进他嘴里:“敢吐出来试试看。”

Clint苦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咽下去。Tony为此哈哈大笑,笑的差点打跌滚到桌下,jarvis伸手扶住他,还冲他微笑,Tony登时又委委屈屈坐回椅子,赌气的扫视桌上每一个“成年人”。

“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叫火焰山,来自一个中国传统典故,那地方很热,大家要做好防暑准备。”

“又是东方的恐怖片?我讨厌这些,里面尽是一些不科学的东西。”Tony开始无意识的踹桌角,还好大家没有注意。

“你又没听Steve说话了,这个严格起来不算一部恐怖片,我们的任务很有可能是和唐僧四人对抗或者帮助他们。”

“和尚?就是那种我在他面前吃牛肉起司堡他一定会制止我的存在咯?”Tony小声嘀咕:“我也讨厌他们....”

“还有女人,你在他们面前多看一眼女人他们也会指责你。”冬日战士接着补充。

“哦,我讨厌你!为什么要指出来?”Tony把盘子弄得吭吭作响。Jarvis抽出他手里的刀叉,微笑:

“但里面有猴子,您应该会和那只猴子聊得来。”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和一只猴子有共同语言?!”Tony瞪圆眼,一下子就想起他早上诊断自己目前心智三岁的时刻。

“不是普通猴子,sir.....”

“你觉得《猩球大战》里的猴子能有特殊待遇吗?”

Steve扔给jarvis一个“快制止他”的眼神,然后示意众人散伙,Bruce走之前拍了拍Tony的肩膀:

“也许我们能说服那只猴子配合我们做些科学实验,你会喜欢他的。”

“虽然生物工程不是我的强项,但你说的有道理......”Tony的双眼亮起来,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

“瞧,根本没人发现异常。”Tony不由再一次怀疑起jarvis的判断。对此jarvis回了平静的一眼:“您只要别随便掉泪珠子就好。”

原谅这句话里的挖苦如今心智三岁的Tony听不出来,他只是不服气的嘟囔:

“我才不会。”

——————————

“jarvis,我好热......”Tony第八次提出来,汗水浇湿他的额头,让柔软厚实的棕色卷毛黏在脑门上,他已经热的没有力气了,有气无力的拖着脚走在滚烫的沙地上,炎热和疲惫煎熬着他,让他越来越难受,越难受越委屈。

众人停下脚步看Tony,又看看头顶的艳阳,James那张不高兴的脸太阳一晒似乎更不高兴了:

“你是个战士,别一天到晚叫苦叫累的,大家都很辛苦。”

他如果钻进盔甲就不会那么辛苦了——但他们的好队长否决了这个提议,理由是,这里没有能源补充,他的盔甲还是省着用好。

为此其实Steve也挺抱歉的,Tony是他们之中体能强化最少的人,他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给他们准备武器上面,尽管有时候躲避训练是他自己的意愿,但Steve还是某种程度上把这看做了一种牺牲,他一直觉得Tony是那种太不在意牺牲自己的人。

“考虑到sir的身体素质和我们的差距,我觉得在这种条件下他或许会更辛苦一些。”jarvis也提醒了一些人Tony曾多次把自己的点数花在他们身上,也许是他自大,他总觉得自己靠他的装甲和脑子就能无敌于天下——别说还有jarvis。

Jarvis不想让别人发现他的sir现在还只有三岁小孩的容忍度,事实上他没有任性的赖在地上不肯走已经出乎jarvis的意料了。

Jarvis接下自己的外套盖在Tony头上,听见他软软的抗议:“热。”却没有大的动作,显然刚刚James的斥责是起了一定作用的,小孩子就是这样,你宠着纵着他就容易给你蹬鼻子上脸,但你凶一凶,他又瞬时乖觉下来,这份乖觉惹得jarvis分外心疼。

“我知道,实在不行就穿盔甲,只要别飞上去就好,我们还没用碰到中州队,这会违反规则。”

“不穿盔甲。”Tony抽抽鼻子,这地方确实不好充电,早知道他就把所有盔甲的能源装置换成核反应堆,不该贪图轻便带这一套。

不过火焰山的炎热确实超出他们的想象,说好均温43摄氏度的呢,曾数次在热带执行任务的特工们表示这绝对超过六十度了,正常人早该晕了,他们确实有些忽略了Tony的体质。

Jarvis在Tony面前蹲下,示意他趴到自己背上,Tony皱了皱眉,小心翼翼看了看面色黑漆漆的冬日战士,然后是Steve,他纵容的笑笑,拉着bucky转回去,再是其他人,大家都暂时性失明,表示背后不长眼睛,他才放心趴到jarvis背上。

Clinton带着墨镜瞪着日上中天,心想,他总觉得这两人已经刷新了他的下线,他再也不会为什么感到惊奇,然而——并不!他屁颠颠跑到Natasha身边殷勤:

“Nata累了吧,我可以背你。”

红发特工抽出他背囊里一支箭往地上一划,Clint眼抽的看见青天白日里冒烟的火花,黑寡妇指尖一转,把滚烫的箭头凑近他,红唇翘起,吹了口气,但笑不语。

Clint抖了抖,之后再没有说要背谁的话了。

“我是不是很任性?”Tony把下巴搁在jarvis肩膀上,其实他很担心他们会把他扔在这,尽管理智上明白这不可能。

“您很乖。”

Tony受用的眯起眼,完全忘了身为一个成年人是不该在收到这样的称赞后感到开心的。

离火焰山最近的有一座小城,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枢纽之一,已经到了年节,其实天气不该这么炎热。

复仇者众人打听清楚消息,也弄明白了家家户户贴起的红联是怎么回事。

“因为汉朝以后商路通了,很多中国人——当然现在是唐人到这里,按他们的说法现在是冬天,会热成这样绝对不正常。”

“造成气温极端的原因很复杂,通常是由于大气变化,气团迁移之类的,或者火山活动?”Bruce假设分析起来。

“博士,这里叫火焰山,我们在的是一部童话故事,暂停下那套科学分析如何?原著里说这里是因为某个神的火炉掉下来才烧成这样的。”

Bruce被提醒,才愣愣的反应过来,挣扎着劝服自己一个神的扔块烧着的煤就能把一片地烧干是正常的。

当然谁也不能说老君的八卦炉只是块烧着的煤块,他非骑牛奔出来跟你拼命不可。

一群奇装异服的人进了城并没有让多少人大惊小怪,毕竟人家是连两个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骑着匹马进城都见怪不怪的市民。

“我们首先得找地方吃东西休息对吗。”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酒店(驿馆/食肆)会开门,人家在过年。”pepper试图用道理安抚大半个身子挂在jarvis身上的Tony,然而只收到他瘪着嘴泫然欲泣的表情。

Pepper翻了个白眼,心里默念了几句:上帝啊,原谅我....走过去揉揉他汗湿的头发:“但我可以试着问问有没人家能收留我们,我们就不用找个破棚子什么的将就了。”

面对友善?且颜值爆表还愿意给钱的复仇者众人,找到一家热情好客的普通人不算太难,何况他们都兑换了语言翻译的利器。

“你们是哪来的啊。”

“海那边来的。”

“哟,可远了吧?快进来,今天家里也来了老远过来的客人,他们是从东土大唐来的和尚呐,要到西天去!”

Tony率先进来,一进屋就傻眼了,指着饭桌上的四个人朝队友们大喊,表情像站在甲板上遥望美国的哥伦布:

“快看,马戏团!”

和尚和蔼而包容的朝他合十双手微鞠一躬,猴子脸上的猴毛一抖,冲Tony龇牙咧嘴,虽然他并不知道“马戏团”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他理解为耍猴戏的。

————————

这是妇联无限的番外,不知道与剧情关还是无关QAQ,要发生肯定也是在很后面了,本章讲西游记——以此纪念我第一个男神猴哥<( ̄︶ ̄)>

我努力在初三之前码完,应该就讲讲新年的事→_→,后面咋样后面再说...因为穷,木有红包,就码个文庆祝一下~~好想打西游记的tag肿么破
走过留爪是正道~~

评论(5)
热度(84)
  1. Haruka 🎑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