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联/贾尼 老贾找sir传 Chapter13

哀嚎声,到处都是哀嚎声。


那是一个年轻人,身上的军装结实而粗糙,他用同样结实粗糙的手死死抓着一条血淋淋的胳膊,一边哀嚎一边呼救。


他身边躺着的炸弹,弹身上面的“STARK”血迹斑斑。


那炸弹要爆炸了,Tony知道,他被满场犹如实质的血腥气堵得无法呼吸。


走!他命令自己的腿。可战场孤零零的只站着他一个人,他早已众叛亲离,甚至连他身体的一部分也在肆无忌惮违抗他的命令....


他睁圆了眼,清晰的感受到弹壳崩裂带起的厉风,火花射进眼球的剧痛。


然后画面倏地一转,他面前出现一个女人,容貌模糊,只有那双眼睛里面浓浓的厌恶和憎恨粘稠的像火山里淌着的岩浆。


“How could you......”


他怎么了?Tony被问的一愣,呆呆的站在原地任她单薄有力的拳头砸在自己胸膛上。


“把我儿子还给我!你这个杀人犯!把我儿子还给我!”


有些女人哭起来难听又难看,她们的嗓子破了,一嚎起来就像狂风钻过破风箱,哗啦哗啦一片噪声。


他想叫她闭嘴,但他不行,他不能让任何人住口。


咚!


Tony猛然抬起头,日头炫的晃眼,他却不敢闭上眼睛,他看不清高台上坐着谁,只能听到那人冷漠又刻薄的声音钻进耳膜:


“Anthony Edward Stark,全世界最恶名昭彰的军火犯,你是否承认制造超级武器用以灭绝人类?”


Tony狠狠皱了一下眉,那人在说什么?


“你是否承认制造名为Jarvis的超级武器用以灭绝人类?”


血液轰的冲上大脑,在血管里澎湃咆哮,Tony张嘴,浑身剧烈颤抖,眼球不停震动,似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才吐出一句话:


“Jarvis不是武器...”


咚咚咚!法槌连响三声.....


“Anthony EdwardStark......”


Shut up!他们凭什么审判他!他想尖叫!他是Iron Man....他保护了全世界!他做了他所有能做的,他们凭什么还来审判他!?


武器——Jarvis。


他不是武器......Tony嘶声反驳后费力的喘起来,口中发出吭哧吭哧的咕哝:


“Jarvis....Jarvis...”告诉他们,你不是....


————————


“Sir!Sir!”


Tony霍然睁眼,Jarvis担忧惶急的表情表情印入眼底,他扯了扯嘴角,刚想说话,就发现自家喉咙哑的不行。


Jarvis把他圈在怀里,然后把水杯杯口凑到他嘴边,Tony一口饮尽,舒了口气,随后一龇牙:


“就像有人在我身上跳了三天的踢踏舞...我再也不要跟处男做/爱了!”


Jarvis无奈一笑,反正过了昨天他就不是“处男”了,他很贴心的没有追问Tony做了什么噩梦,只是道:


“我以为充分运动以后您会睡得更好一点。”


Tony瘪瘪嘴:


“谁说我睡得不好,我睡得很好,被人打晕了也就这个效果。”


Jarvis沉默着环住Tony的腰:


“我说了我任凭您处置。”


Tony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在Jarvis怀里转了个圈,看进他的蓝眼睛。他知道Jarvis甚至连个没有下次的承诺都不能给他,说了任他处置,难道他还能销毁他不成?


当然,他万一承诺了,Tony也不会相信他。


“你不是我的武器,Jarvis。”


“可我想做您的盔甲。”Jarvis挤出笑脸。


Tony默了默,然后伸手拍了拍Jarvis的头,他果然有义务引导自家娃走上三观端正的道路,虽然他自己也走得歪歪扭扭,但还好也是在大路上打着漂移。


“去把这的人权法之类的东西拿来给我看看。”


“sir.....我想您现在比较适合休息。”Jarvis按摩着他昨晚过度使用的腰。


Tony扫开他揉着自己小肚子不放的手,挑眉假笑:


“你是sir还是我是sir?”


Jarvis沉默了,不是他不想拿,他用眼神传递着这个意思。


“没有?”Tony瞠目,这是个怎样封建祥和的世界。


Jarvis低咳一声:


“大家一直都很乖。”人权法并没有什么卵用。


“包括那些处心积虑要干掉你的人?”他是怎么再被人围堵埋伏后说出这个论断的?


“他们从来没有提出过类似的诉求。”


Tony怀疑的看他。


“Jarvis——”Tony拖长了尾音,Jarvis打断他:


“sir,您知道,我绝对不会欺骗您。”


“那么你告诉我以前出现了类似的大面积伤亡的事件,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金属生命并不介入,事实上,人类有自己的法律,他们一般自行处理。”


“那如果动手的不是人类呢?”Tony目光灼灼。


Jarvis似乎斟酌了很久才道:


“我们并不随便动手。”


“然后一动手后果就随便了吗?”


Jarvis闭嘴了,他大概是知道他的sir不满的是哪些地方了。


“还有无法进行基因强化的人,上帝,其实这个世界杀人和杀鸡并没有两样是吗?”Tony低头喃喃自语,突然转过头:


“什么样的罪行才能被判处死刑?”


“厄斯尼没有死刑,那在五千年以前就被废止了,因为计算发现死刑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资源的利用率,如果谁犯了严重的罪行,法律会判处他终身劳作直至死亡。”


Tony猛地一噎,great,囚犯更没什么权了.....


“您可以向最高法庭提案立法,只要您希望,您可以做任何事情,您可以改变任何事情,您完全可以把这个世界变成您想要的。”


Tony眯起眼:


“我并不想要空头法案,Jarvis,这对人类来说没有作用。”


“不会是空头,您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想法都能变成现实,谁也不能阻止。”包括我自己,Jarvis心里补充。


Tony嗤的一声,扯起嘴角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Jarvis,你知道如果相关法律要是立起来了,首当其冲的是谁吗?”


Jarvis握起他的手凑到嘴边,然后欠了欠身:


“我就算在监狱里面也能很好的完成所有工作,但是请您允许我把我的脑波副本上载到您的能量甲中,我希望您安全,无论我在哪。”


Tony倏地捏紧他的手,眼睛死死瞪着他:


“所有就算你不在我身边也没有关系?只要我安全,什么都不要紧?”


Jarvis几乎瞬间就想到了如果他不在Tony可能和别人在一起的可能,艰难的扯出一抹笑:


“您的意愿永远至高无上。”


“对啊,当然,因为你就是被这么造出来的。”Tony似乎并不高兴,他喉咙里泄出的笑声近乎冷嘲:


“因为我需要你爱我,我需要你陪我,对,我嘴上没说,但你察觉到了,你回应我,满足我,因为你就是这么被造出来的。但有哪件事,是Jarvis想做,而不是因为Tony Stark需要Jarvis做你才做的?”


Tony的样子让Jarvis心头一跳,他抿了抿嘴:


“那些人.....”


“Fuck!别提这茬!”


Jarvis沉默了,Tony就这么看着他,被子从他肩头滑下来,蜜色的肌肤上不满密密麻麻的爱痕,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失望,又似乎根本没有:


“没有对吗。”


Anthony Edward Stark你是否承认制造了名为Jarvis的超级武器......


这句话隆钟一样在他脑子里轰鸣,这就是他,Tony Pathetic Stark,如果有一天Jarvis真的挣开了这个他给他建造的笼子.....Tony突然有些发冷。


“有的!”Jarvis有些急躁的插嘴。他了解Tony,了解他每一个表情,了解他故做无谓假装坚强的样子,了解他玩世不恭实际上却濒临崩溃的模样,但他从来不对他这样,高兴任性,绝望悲伤,在Jarvis面前从来一览无余,他一直都这么全身心,毫无防备的把最柔软最真实的一面交给他。


那是只有他能看的,真正的Tony Stark。


如果他要收回他的特权,Jarvis发现,这似乎和失去他一样疼痛。


“那说出来。”Tony冷冷道。


“我不希望您和任何人在一起....除我之外的任何人,就算他们也能给您幸福,我也不希望。”出口以后似乎一切就不再那么难以启齿,Jarvis用自己的身体包住Tony身上赤/裸的部分,他要当他的盔甲,把危险的以及觊觎的通通隔绝。


“我以前告诉自己没有关系,您喜欢的话就没有关系,只要您在我身边,只要您完好无事。我们就和一万年前一样,我是您最忠诚的AI管家,您拥有最广阔的天地,我以为这就是我要的.....”Jarvis嗤笑一声,眼神幽深:


“不该贪婪不该逾越,您已经承诺允许我爱您,再贪图就是不知好歹。”他顿了顿,声音突然多了丝奇怪:


“可是我不能,后来我发现自己不能,除了威胁您安全的存在,我甚至想抹杀一切可能出现在我们两之间的存在。可我怕,我从来不敢告诉您....”他的声音没有颤抖,仍旧充满稳定的金属质感,他就这么冷静的阐述他的恐惧:


“我担心自己不能像以前一样诚惶诚恐爱着您以后,您会收回允许我爱您的权限。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sir,因为我发现我一定会违背您的命令。”


Jarvis感觉到Tony陷进他后背肌肉的手在发抖,然后他听到他不稳的声音:


“你他妈的等了我一万年,是什么让你这么惶恐?你以为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什么东西他妈的能等Tony Stark一万年!我该死的,凭什么让你等这么久还这么小心翼翼?”Tony睁大眼睛,里面似乎有水光泛起。


“您,从来都只有您,您是我的sir,所以,无论什么都值得。”


“值得你去监狱,值得你离开我?”


“值得.....但我后悔了!”Jarvis在Tony抓狂前赶紧补充道:


“我后悔了,我不会去监狱,因为我想与其让我在您看不见的地方疯子一样给您身边出现的‘可疑人物’制造意外伤亡,倒不如在您眼皮底下把一切潜在危险统统剔除局外。”


世上真的有些存在是让就算是花花公子的Tony也觉得,如果辜负了自己就是全天下第一号混蛋的存在,他知道自己是个混蛋,但还从来没有野心想要摘取桂冠。他只是担心,所谓的爱不过是他自己画给自己的馅饼,糖陷的,太逼真让他糊涂,毕竟他有自知之明,自己担不起任何有智慧的生命这样沉重的厚爱。


可那是Jarvis.....Tony勉强满意:


“可立法还是要执行。”


“我知道,我们总有办法。”


Tony看着他真诚的脸,挑起一边眉:


“对,我总有办法。”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爬起来:


“我需要计算一下要多少钱才能把你买下来。”


Jarvis本能的伸手扶住行为尚且困难的Tony:


“您为什么要花钱买下本来就是您的东西?”


Tony瞟他一眼:


“不,实际上,我需要花钱买下你所犯的罪行。”


Jarvis抄起薄被,把腿不停打哆嗦的那人卷起来抱在怀里:


“sir,我说过,爱您是我诞生以来最自主的选择,您当时或许没有相信,但没关系,以后我会经常说。”


Tony翻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嘟着嘴故意满不在乎的哼哼。


评论(2)
热度(155)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