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联/贾尼 老贾找sir传 Chapter 11

Tony醒来的时候觉得一定有人趁他睡着时拿了把大钢锥在他脑袋里搅和过,你们知道总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容易发生在他身上,他后来找到了真正的原因——上帝是个小心眼,而他,是天才STARK。


不知道这有没有伤害到他的大脑,要知道,这可是目前这世界上价值最高的东西了。


“Jarvis....”Tony呻吟着,他想叫他干嘛,给他做个智商测试?还是来个精细的CT扫描?但事实上他只是想叫他而已,就像小鬼要哭时下意识叫妈,小蝌蚪离了家要找青蛙一样。别误会,他可没吧Jarvis当妈,只是人要倒下也得选最信赖的那面墙不是吗。


“sir,我在这。”一只微凉的手倏地扣住他的五指,还是那冷冰冰的金属音,带着他熟悉的伦敦腔,心脏一下子落回肚里。


Tony睁开他那双漂亮的不可理喻的眼睛,因为眩晕或者疼痛,那双眼里染着水光,配着软趴趴的卷毛还有瘪着的嘴,他整个人看着可怜的让人揪心。


当然,这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的Tony。


“Jarvis,我好晕....急需一打柠檬味的甜甜圈止晕。”Tony卷着被子,眨巴了两下眼睛,捂着头哀叫着。


“......”世界上除了Jarvis,绝对再没有第二个人会认真分析他这句话的可信度。


可他这模样可怜过头,直接让Jarvis的心肝脾肺脏绞成一团,这得是十万码的光击炮才办得到的事,看模样似乎拒绝Tony Stark是个天理难容的决定。他为难的皱着眉:


“sir....”


“没有对吗..”Tony压低声音,口气沮丧,像极了一只被人踩到尾巴迅速蜷成一团哀鸣的猫。


“.....换成柠檬水可以吗?”Jarvis小心确认道。


Tony瞪圆了眼睛看他,半晌才道:


“就是柠檬味的口香糖也比这个好得多。”


“那就柠檬味的口香糖吧。”


“......我头好晕。”回答他的是蒙在被子里的Tony和他闷闷地声音。


“您这样呼吸不畅,会更难受的。”Jarvis半跪在床上,将床上的“被球”包进怀里,扯住被角就要强行“剥茧”。


“Jarvis,对我温柔一点,你现在正对着伤患!”


把被子拉到他鼻子以下,听到他愤愤不平又生气勃勃的声音,被指控不温柔的Jarvis嘴角抽了抽——他的sir不会真的伤到脑子了吧?


就算智商退化到八岁,Tony也能把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甩到身后,当今最伟大的智能生命和他闹脾气的造物主不知道哪来的自信,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两人讨价还价的方式相较一万年前东方某国度菜场里的大妈们也没多少进步,但进步了万年的科技这时候就体现出了它卓越的便利性。在Ely刻意加重的脚步声中,Tony和Jarvis停下来毫无营养的对话,一齐偏头看着来人。


Ely端着一个红木圆盘,盘上一杯柠檬水,一碟柠黄的糖果,柠檬味的香水,甚至还有一只活色生香的柠檬.......他们之前短短几分钟对话里面提到的东西都被端了上来,除了一开始的柠檬味的甜甜圈。


“甜甜圈呢?”Tony按下Jarvis长满金毛的脑袋,理所当然的问道。


Ely面不改色:


“关键词被boss屏蔽了。”


“!!?Jarvis....你如果开发搜索引擎一定会被用户投诉的。”


“Stark工业出产必属精品,大家只会怀疑自己的信息检索能力,事实上,当初来厄斯尼以后的第一代搜索引擎就是我开发的,投诉率完美的维持在百分之三以下。”


如果一个人身上先长嘴,大抵日后能说过他的人不会很多了,不知道Tony会不会怀念当初只会说“hello sir”的Jarvis。


但结果是,没人能拒绝Tony Stark,就算他现在是个只会卷着被子把自己包成圆球,托着下巴抿着嘴,瞪着眼睛一声不吭看着你的小哑巴,显而易见的是,科技没能发达到这个地步来减轻他的杀伤力。


他是故意的.....Jarvis第一百次告诉自己,因为知道自己嘴炮的功力承继自他,并且已经青出于蓝,所以他聪明的sir果断转变了战术,事实证明,很有效。


Jarvis走之前妥协了,让人给Tony今晚的晚餐加两只甜甜圈,并私底下吩咐把糖份减少,并把水分全部换成柠檬汁。


对于这个结果,两人相当默契的表示自己已经吃亏了。


“你再恋恋不舍我也不会投喂你的!”Tony用脚尖顶着Jarvis的小腿,催促他赶紧滚蛋。


Jarvis抿着嘴盯了盯那个明显需要被投喂的人,那人四仰八叉躺着,溜圆的眼瞪着你,下巴微微仰着,理直气壮地令人发指。面对这样的人你还能怎么办呢?Jarvis无奈的叹了口气,朝Ely递了个眼神,转身走出门。


Jarvis出门那一刻两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当然他们还没到相见两厌的地步,事实上这一阶段压根不在两人的预估范围内。


Jarvis疾走几步,面沉入水,他有些不需要Tony Stark知道的事情需要处理。


Tony在心里数着秒,第十声的时候确认Jarvis已经走远,他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Ely心头一咯愣,赶紧道:


“Mr. Stark,保险起见在医生来之前您应该呆在床上。”


Tony用食指弹了弹自己的脑袋,然后歪歪头,脚下不停,对Ely道:


“对,上保险,去吧,为我的大脑买一份最贵的。”


Ely眉头抽搐了一阵,踩着高跟鞋追上去,还在力图阻拦执迷不悟的Tony Stark,Tony扎进实验室前没能成功把Ely关在外面,于是撇撇嘴,耸着肩无辜道:


“你看,我现在头也不晕,四肢有力,思维清楚逻辑清晰,床说它不需要我,需要我的是我的实验室。”


他拿起电笔,调出他的adapt1.0设计图,他没在上面增加武器装备真是最失败的一点。


“起码您得先把基因稳定剂喝下去。”


Tony没有抵抗,事实上除了科学以外,他还是比较相信土著的话的,毕竟他还没有完全熟悉环境不是吗。


“dummy,你在这!去帮daddy把能量稳定器打开。”


Dummy喜欢实验室,就算他早就有自己的房间了,但有事没事他都喜欢往实验室里跑,当然不是做实验,他喜欢在这里藏东西,就是Jarvis或许都没有他了解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听了Tony的命令,他屁颠屁颠跑到操作台另一头,咔一声,操纵杆顶到最高,对面的Tony当即蹦了起来:


“嘿!小笨蛋!!你知道循序渐进吗!”


Dummy委屈的瘪瘪嘴,慢悠悠把操纵杆拉下来,可虽然他脸上一副委屈的小表情,心里却还是乐呵呵的,他没有Jarvis聪明,记不得到底有多久没有听过Tony的声音了,但总之,好久好久了.....


等光幕的亮度达到眼睛可以忍受的地步,Tony微微颔首:


“OK,dummy,打开记录面板....命名:模拟实验1——光子炮压缩装载。”


Ely飞快的瞟了他一眼,他飞速写下一串算法并没有看过来,默了默她问:


“这个是打算投入军用了吗?”


“不,当然不...”Tony挑起一边眉毛,“这是Iron Man专属,我脑袋没问题,不打算把重武器交给每个普通民众。”


Iron man这么土的名字是哪来的她没兴趣知道,何况她一点也没看出来他脑袋没问题,不过没有再追问下去,直到Tony相当自然的使唤道:


“honey,我需要一杯咖啡,两块糖谢谢。”


Ely冷静的看了看他,发现Tony正在用眼神和dummy交流,她显而易见的是个只和咖啡联系在一起的金属生命。为自己的认知沉默了半秒,Ely心里冷笑一声,继而无声叹了口气,认命的走出去。


Dummy把下巴枕在金属操作台上,眼瞅着Ely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他霍的扔下电笔,窜进一个隐蔽的角落,不等Tony皱眉斥责这个半路撂担子的小混蛋,dummy又蹦跶着跑了出来,手举得高高的——那是一个画着圆头娃娃的巧克力棒棒糖。


Tony凝视着dummy,嗤的一下笑出来,心头莫名其妙一软,他半蹲下身子,带着糙茧的手揉上dummy的脸蛋:


“过期了吗?”


Dummy大惊失色赶紧翻看包装纸,眯着眼比对了半天,他仰着脸对Tony说:


“没有。”


Tony并不喜欢巧克力,但也不讨厌,只能说没有什么特殊的偏好,他不讨厌一切甜蜜的东西。


“小笨蛋长大了啊...”Tony突然有些怅然若失。


——————————


Ely端着咖啡和柠檬味的甜甜圈走进来的时候,dummy和Tony并没有离开他们原本的位置,但她莫名就是觉得有些不一样。比如——那个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小矮瓜,还有这个一脸正经的正目不转睛盯着光幕的小胡子,Ely挑起眉梢,不动声色递了张面巾过去。


“还有您的甜甜圈和咖啡。”她把托盘放下。


一点没有被抓包的尴尬,Tony接过面巾,顺手在抓起一个甜甜圈往嘴里塞,嚼着嚼着,嘴上的动作停下来,他又喝了口咖啡.....


然后他把剩下的甜甜圈塞进跟着跑来凑热闹的dummy嘴里,低头问脸瞬间皱成一团的小孩:


“看来不是我舌头的问题了?”


Dummy泪汪汪看他。


“柠檬味的,按照您的要求,有什么问题吗?”Ely面无表情询问着。


“不,只是也许柠檬的味道攻击性太强...”他应该要蓝莓味的才对,Tony端起咖啡掩饰着,一定是Jarvis在整他....可Ely绝对不是站他这一边的,他心知肚明。


那个剩下的甜甜圈就这么被他遗忘了似的搁在原地,Ely好心的没有提醒,于是这成了Tony Stark长牙以来为数不多的主动放弃的甜甜圈之一。


Tony瞄着那只长相可口的甜甜圈,摸了摸唇瓣上面的胡子,嘴角小小的耷拉下去。这一串小动作Ely表示通通没看见。


在电流滋滋的声音中——Tony突然想到一茬。


“后来那些人怎么处理的?”


回应他的是Ely骤然的沉默。


尽管Jarvis并没有吩咐她这些事情要瞒着Tony,但是心底某个声音让她没办法把真相直接说出来。


Tony诧异的偏头,心底模糊有个不好的预感,但下一秒不需要他求证了,挤满算法的光幕一阵扭曲,Ely眉头一皱,上前就要把Tony拉到身后,嘴里厉声呼喊着:


“实验室遭到入侵!重申,实验室遭到入侵,切断所有电源,重申,切断所有电源!”


“等等!”Tony握住她的手肘,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光幕。


“刚才的命令作废。”


Ely还待申辩,却见Tony不容置疑的看着她,又说了一遍:


“我说,命令作废,把这段录像放出来。”


Ely怔然片刻,终于妥协。


外面远没有Tony周围那么平静,起码Jarvis所下的第一个命令就石破天惊。


读心是不管道德还是技术层面都不支持的一项研究,所以就算到了今天的厄斯尼,拥有最先进测谎技术的北宫、stark工业,也没办法彻底的保证所有人的诚信,埋在里面的钉子埋得太深,金属生命有自己的一套忠诚鉴定方法,唯一不能保证的,就只有自然生命。


于是Jarvis下令,裁去北宫所有任职的自然生命。


Tony托着下巴看着影像,实验室里气氛凝重,dummy小心的缩在Tony身边和他一起看着屏幕。


“我们不知道这段影像能不能被传出去,但如果拿到这段录像的人体内流着红白细胞和蛋白质组成的血液,而不是飞米能量液所模拟的血液的话,请你一定把这段录像保留下来.......”


画面扭曲晃动着,记录的人年纪不大,应该也就十几岁的样子,还是个少年,如果在一万年前,他甚至连学校都没有踏出。少年被日晒风吹侵袭的黝黑粗糙的脸上爬满泪水,他小心地缩在一个车门后面,拿着记录器的手不停颤抖,也亏得质量过关,否则这么个抖法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画面的背景Tony很熟悉,他曾经仔细的观察过那里的环境研究过每一条可行的逃生通道,但昔日的牢笼变成了后来的修罗场。


“他们根本没想和我们好好相处!”少年低声嘶吼着,面部狰狞扭曲,浑身不自觉得痉挛抽搐着,眼球暴突,冲着镜头吼叫:


“这就是证据,他们实行恐怖统治的证据,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多少人是这样被抹杀了的?很多,一定很多!”


“天啊,我也会死的...我不想死,我会死的...上帝啊,保佑我...妈妈...”少年在一片混乱中放声恸哭,同伴的血液溅到他的脸上,原本都已经呆滞地瞳孔又猛地抽缩起来,镜头和他一起缓缓抬头,金属生命冰冷的脸在视线里出现。


镜头跌在地上,边角闪烁着隐晦的银光,视频的每一帧都在分秒不停地被输送出去。


屠戮还在进行着,没有一个活口留下。


视频重复第三遍的时候,Ely踌躇起来:


“这是第一次,我们从未..”


“我知道,Jarvis不是那样的人。”Tony不能把自己的眼睛从死者中一个衣衫粗糙的女人身上移开,他记得她,或许他记错了,或许那只是他的想象,是他在生命受到胁迫下出现的幻觉——那个女人在他们首领对他施行暴行的时候曾别过头去。


“不会有下一次的。”Ely平静道。


Tony闷笑一声,表情讽刺:


“你不能保证,就是Jarvis也不能保证。”Tony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但他没办法指责Jarvis。


Ely嘴唇嚅嗫着,她想说他们当然能,但情况是........他们喜欢用数据说话,但自从Tony出现以后,Jarvis的行为数据需要被重新计量,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工作,介于他此前万年不改的行为模式遗留的大量数据模型。


“你们采取的行动是什么呢?开除北宫所有的人类,让我成为这里的唯一?”Tony眼睛死死盯着光幕结束出现在左下角的一小行字:


Mr.Stark,求求您,我们不能失去这里的工作。


走投无路也好,心机使然也罢,写下这句话的人还真的说对了,人类不能失去在这里的工作。


Jarvis这个命令直接打破厄斯尼长久以来的平衡,一旦他率先表态,厄斯尼所有与金属生命有关的物种,只要有心攀附北宫的,将无一例外对人类表示出敌意。人类本就势弱,这样一来,当真可能沦为三等生命。


Jarvis不可能没有计算到这一点,但他不关心......他不关心,Tony眼球一阵刺痛。他深吸一口气,表情严峻,淡淡道:


“Jarvis,我知道你能听见我,我给你一分钟到我面前,我们有一些事情需要好好谈一谈,如果你迟到一秒钟......你从没有让我失望过J,你不会的对吗?”Tony尾音低下去。


铜墙铁壁的内部都是脆弱的,以后一定要为sir专门牵一道网络,以免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都能钻进去。Jarvis扫了一眼表情惶然的自然生命,他还没正式宣布把他们全轰出去,或者已经再没有机会了。


他只花了四十五秒就到了Tony面前,因为他最后的声音差点让他的心脏揪成一团。


我永远不会让你失望,但这次,你失望了吗?


Jarvis这四十五秒里面计算了无数种Tony可能产生的反应,每一种都让他无比惶恐,简直比当初地球毁灭的时候还要惶恐。


这四十五秒里面,dummy还来得及扯扯Tony的衣摆,小声替Jarvis求饶:


Jarvis不是故意的......


Tony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Jarvis当然不是故意的。


他不在的时候,人类和人工智能立场对立,是他朝人类伸出援手,地球无法居住的时候,是他坚持带上人类延续生命的火种,初到厄斯尼,是他一点点为人类开辟了生存的空间。


大家记着他对人类的善举,但这种感恩是微妙而脆弱的,因为过于强大的力量,让他无论做任何事情似乎都轻而易举,于是这一点小小的善意,就真的被无限缩小了。


“哇哦.....还挺快。”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Jarvis,Tony明显没回过神,只能干巴巴吐出这几个单词。


“sir...”Jarvis欲言又止,小心看了看他,牵起嘴角:


“甜甜圈味道怎么样?”他一定是短路了,居然忘记他叫人把水换成柠檬汁的恶意。


所以一点不奇怪Tony给了他一个白眼,但奇怪的是,白眼过后Tony罕见的没有进行语言攻击,而没受到精神伤害的Jarvis瞬间觉得浑身都不好了。


他大步跟紧Tony,而Ely很识相的抱起明显没有意识要滚蛋的dummy一起出了门。


“告诉我,Jarvis......”Tony扔了张透明的记录碟片给他,感情和时间似乎全凝固在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沉沉的,仿佛怎么也搅不开。Jarvis不喜欢Tony这样,在那个独立于一切专门用于存储Tony一切相关数据的服务器里记载过他这样的表情,在Jarvis排序最适合sir的表情中,排名倒数第一。


“理由。”


猛然间莫名镇定下来,Jarvis不紧不慢的扫描了碟片里面的内容,那张薄如蝉翼的光卡中记录的信息详实,瞄两眼后Jarvis就再没有兴趣了。


事已成定局,他坦然的看向Tony。


“他们弄伤了您。”


“甚至还威胁了您的生命安全。”Jarvis顿了片刻补充道。


Tony指尖痉挛了一下,直直看着对面的Jarvis,没有后悔没有愧疚,神态平静的就像他出门散了个步一样,而在散步途中顺手干掉了几十个鲜活的生命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这里所有的人类全部驱逐出去?”


在Jarvis开口回答之前,Tony替他回答了:


“因为危险等级无法判断,就算不足百分之点一也需要彻底扼杀。”


Jarvis沉默了,沉默即是承认。


Tony觉得冷,眼里蹦出尖锐的利光:


“come on,我的Jarvis,他们之中很多人甚至连枪都没摸过,拿起武器或许保险栓都不会开,你觉得我会被这样的普通人威胁?”


“可他们攻破了我的防火墙。”Jarvis眼皮抬都不抬。


Tony从喉咙里迸出一声嘶哑的讽笑,他瞪着Jarvis:


“你如果真心阻拦谁能攻得破你的防火墙?哦,对了,你是真心阻拦的,只是一下子没能防范到家,你是真心想把我关在一个笼子里,既安全又狭隘,我会乖乖的只看你一个,看你想给我看的世界,听你允许我听的语言,然后呢?在你把我变成你手里的布娃娃以后,你又要做什么呢?”


“不是的!Sir,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Jarvis紧张的上前两步,他似乎想抱住Tony,却在他不含感情的瞪视下停下动作。他不后悔,真的,就算现在这样了他也不后悔消灭所有伤害Tony的人,或许只是不该让Tony知道的这么早.....他喉咙发紧,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干涩的重复:


“不是的....”


“我只是想保护您。”Jarvis低声道。


对,damn的他只是想保护他.....Tony深吸一口气,他突然得逼迫自己承认一点:


“告诉我,这种情况如果我不在的话,你会怎么处理,你本来应该怎么处理?”


Jarvis一直很温和,一视同仁的看人类,半人类,金属人类,何况人类弱势,他们自以为筹划许久的行动也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按Jarvis惯常的做法,他们或许会被监禁,首领受到惩罚,支付巨额代价.......但怎么也不会是这样血腥暴力的收场。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该死的想保护他......


Tony狼狈的别开头,他当然不能怪罪Jarvis,实际上他一直那么骄傲,他的Jarvis这一万年一直做得那么好,没有人引到灵智初生的他,他也一直没有走过歪路,比他这个创造者好多了。


不能不说这个问题让Jarvis浑身僵住了,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会导向一个什么样的答案时,才前所未有的慌乱起来。可他不能否认Tony说的是对的,但他也不能承认,突如其来的焦躁让他慌了脚,他大步上前,半跪在Tony面前,仰头看了看他,然后垂首,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声音在发颤:


“我只是想保护您.....谁也不可以在我好不容易等到您以后把您从我身边夺走,何况,我这一万年并不是没有...做错过事情....”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颤抖的握住Tony的手,闭着眼轻啄着:


“我知道我做的事情不好,可我不后悔,sir就是您也不能逼我后悔。我可以在没有您的岁月里当一个公正客观的假人,只能在想到能找到您这样缥缈的希望中感觉自己还算活着......可我不能算活着对吗,在人类眼里不管我有什么样的感情,我都不能算活着对吗。就算这样..就算这样,死着的我也好,活着的我也好,没有一个我能允许您受一点伤害。”


Tony粗暴的扯起Jarvis,愤怒的吼起来:


“该死的,你当然活着,他妈的这全是我的错咯?你的行为不由自己,全部怪我!对,确实该怪我,我当初创造你的时候或许不小心多写了些什么东西,这些东西的潜伏周期太长,现在可算爆发出来了.....所以Jarvis,我才是你做恶的理由....”你是我最好的一部分,如果连你也属性不良,谁能相信钢铁侠是个超级英雄而不是超级反派?


“不是,不关您的事...是我不能承受失去您的后果。”Jarvis紧紧扣住Tony的腰,几乎想把他勒进身体里。


Tony剧烈的呼吸着,他睁大眼睛,睫毛徒劳的扇合着,牙关一松一紧,他犹豫的抬起手环住Jarvis的背:


“Jarvis,你难道忘了?是我自己选择成为钢铁侠的,是我选择披上钢甲拯救世界,是我放言世界需要钢铁侠,而我满足他们的需要,该死的他们需要我,我说了会保护他们.......Jarvis,这工作有时候很蠢,但我没有后悔过你知道的。你知道我欠下过什么,需要偿还什么,可你.....该死的让我看起来想一个super big fucking funny story!


我是弱到什么地步让你觉得只要有两条腿的就能干掉我?我是那种一天到晚娘唧唧需要被你藏在卧室里,让你草木皆兵的泪包?还是我是冰做的让你担心我一见光就化成一滩水?我他妈的是Iron Man,不是你牵在手里担心被人贩子拐走的小鬼!”他越说越急,越说越气,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直到Jarvis低头封住他喋喋不休的嘴。


“唔...”被吻住还在试图嘴炮的后果就是肺部耗氧量惊人,Jarvis渡了口气过去,避免了Tony生的光荣Stark死的憋屈。他缠住嘴里不老实扭来扭去的舌头,啜吸间终于让舌头的主人安分下来,发出腻人的哼哼声。


“是,我知道您很强,您发明了mark系列,创造了史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您带领SI的股票一路飙升,还有之前的adapt系列,您随便一个点子就让SI进账数亿....哦,对了,您就算脱下战甲战斗力也不容小觑,毕竟Hogan先生都不是您的对手....”虽然Natasha一招就能把他撂倒,但这话不能说。Jarvis浅笑着看着怀里得意哼哼的Tony,突然打横把他抱起来,然后用一连串不带停的夸赞和自我检讨把他的抗议堵了回去。


“之后我随您处置。”他舔上自家sir眼睑前这么承诺道。


————————

接下去是lof和jj不能发的东西,请走sy或者摸到作者专栏进群,当然吃素的亲完全可以忽略,作者节操睡梦中已出走

评论(16)
热度(177)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