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复联 老贾找sir传 chapter9

Tony呆在实验室这段时间其实有认真思考过,这世界操蛋的就像所有人都变成了没拿盾的Captain America,更操蛋的是,cap都满街跑了他居然没有系统升级,相信cap没有注射血清之前和他现在一样强健。他仔细思考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终于得出结论,就如他以前,天才是不需要靠肌肉来得到额外的艳羡的,凡事都要适可而止,要给别人留下生存的空间。


他就是如此体贴的人。


他虽然体贴,但也没到队长那样甜心的地步,这个世界的人一点没理解他的体贴,让他连句不用谢都没地方说出口,雁过留声,事过留痕,这才是他Stark该干的事情。


所以当着全球直播的法/庭,他都被人指着鼻子质疑了,再忍下去就太不Tony Stark了。


他看着Jarvis蓝色眼珠子里倒映出自己的影子,那身明红的西装在Jarvis的调节下色泽渐深,暗成酒红以后终于稳固下来。酒红色的西装西裤,哦,还有鞋子......Tony低头一看,鞋子瞬间变成了更深的咖啡红。


他瘪瘪嘴,好吧,就算Jarvis调低了他的耀眼度,他现在也是气场满格优雅爆表,所以对Jarvis为了大众接受度考虑的举措,他勉强忍了。


Tony递了个眼神给Ely,他看见那姑娘抖着手深呼吸的模样,转回头又像没看见似的。


“Jarvis,it’s party time!”


“希望您玩的愉快。”Jarvis弯唇浅笑,眼睛里的蓝色明亮柔软。


Ely清楚地听见自己把手上钛钢制的笔捏断的声音,恐怕周围除了Tony和她的boss,谁也忽略不了。


“Mr.Stark,恐怕这套能量装备甚至还没完成第一次测试。”但功能影像两天前就录好了。


Tony充耳不闻。


听了Ely的话Jarvis笑脸一僵,在Tony离开的一刹本能的抓住他的手,Tony顿时露出:不是吧,老兄——这样可怜兮兮的表情。


“你知道我的,在人们学会走之前得先跑一跑。”


Jarvis抿嘴,手指在Tony指上的戒指表面摩挲着。


“是的,sir.......”


“Come on,你是Jarvis,我的Jarvis.”


Jarvis最终露出无奈的笑脸,松开Tony轻叹了口气:


“我永远是您的Jarvis.”


他真的没有冲动告诉Tony每次他这样做之前他有多担心,虽然成功总是眷顾着他的sir,可他的评估报告里面,关于Tony学走之前开跑的后果是滚成一团,圆润的抵达终点的可能性,一直和完美着陆的概率持平。


Tony得意一笑,倒退半步,靠在能量甲带着的反重力装置浮到半空。


他打了个响指,示意电子眼跟着过来。


“女士们先生们,在无聊的庭/审结束后,你们彻底散场前....”


“有异议待会再提.....好吧,法官大人,根本没有悬念的审判难道达不到无聊的标准?”


斗兽场里觉得这场庭/审精彩至极的人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在大家离场前,我得给大家来点震撼的才能弥补你们之前浪费时间。”他说完,抬起双手飞快的打了一串响指,抬了抬下巴,Ely在满肚子叹息中放出了出炉没两天的功能影像。


说好的下个月的发布会呢?她表情有些狰狞,计划外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被抹杀?


观众只看见立体投影中他的手打过让人眼花缭乱的响指,然后声音顿住,他张开双臂的一瞬间,绿色的数据流像银河一样包裹在他身边,服帖且温顺,每个数字都像他手下的小兵等候他发号施令。


“在这之前,我必须告诉你们,我眼睛反馈给我的这个世界古怪到什么地步。你们靠肌肉人为且简单粗暴的把人分为三六九等,这不由让人费解你们和你们的食物有什么区别。


在太阳下走,废物;扛不动300公斤的重量,废物;无法进入太空,二等废物....你们谁记得,在基因密码没有解开的时候你们的祖先是什么样子,你们谁记得是谁修改了你们的基因让你们能更顽强地活着?你们谁又能告诉我你们体内强壮的基因序列正确的排序以及它曾经的模样?


No?Nobody?所以你们只是享受着前人的遗留的成果而肆无忌惮的伤害没能享受果实的同胞,那是不是需要有人提醒你们,那个改变了你们基因序列,强化了你们肉体力量,让你们在这个星球重新扎根的那些人,就是你们口中的废物,是他们拖着你们眼中孱弱无用的身体在茫茫宇宙跋涉十年,是他们开辟这颗荒星让人类繁衍至今,你们很多人现在却连人类这个词都羞于提起。


你们之中,强者谄媚无知,蛮横的剥夺弱者的希望,用比豢养牲口更残酷的方式对待能力弱于自己的人,更荒唐的是,有那么多人原本是有机会成长为足以改变世界的人物的。


现在,我得宣布,这种时代必须过去,我想向你们描绘一个只存在于万年前的社会,它浮华拜金,肮脏龌龊,可还有一点闪光就在这个时代拍马不及的,那就是希望。平等的希望,不分种族性别的希望,不分基因强弱的希望,那是唯一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东西。


好了,让我们进入正题,由.......Jarvis,咱的实验室叫什么?”Tony在关键的地方卡壳了。


“永远是Stark工业,sir.”


Tony挑了挑眉:


“由Stark工业研制的能量盔甲ADAPT.1.0,目前极限能改变人体周围直径3米的能量场..........”


他一挥手,周身的数据流便欢快地奔腾起来,轰鸣的金属音乐接踵而至,不过须臾,空气中浮着一枚小小的银戒,Tony擦了擦戒指表面,亿万如牛毛样纤细的光丝喷出,眨眼间凝成人形.......


投影中的画面炫目的差点令人晕厥,可大家宁肯死死掐住大腿也不肯挪一下眼珠子。


在最后一个形状散成光点之前,音乐戛然而止,Tony又打了个响指,全息影像变回绿色的数据流。


“现在请大家准备好你们的古董能量罩,我将要擦除上空第二层磁场护罩,当然没带的可以躲椅子下面,其他人会不会嘲笑你我不保证,可今后Stark的产品会彻底解决你的问题。”


他话音刚落,天更亮了三分。场内传出几声短促的尖叫。


“我得自豪的告诉你们,第一代ADAPT在我身上。”Tony举起他的手,太空漫步般在半空中走着。


他突然一合掌,天空恢复正常色泽,场内鸦雀无声。


他高举右臂,向场内甩出几个飞吻,在他笑容亮起的那一刻,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起来。


“My name is Tony Stark,the name that everybody should engrave on your minds!”


“Tony!”


“Tony!”


“Tony!”


“Tony!”


你们每个人,都该记住这个名字——Tony Stark,一个改变世界的名字。


他放肆的笑着,在音乐又起的时候甚至跳起舞来,在反重力能量罩作用下,他游鱼一般在场内游走着,红色的电闪是他,绯色的幻影也是他。但太嘚瑟是会付出代价的,Jarvis满脸笑容看着他的时候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Tony突然直线下坠.....


场上蜩螗羹沸的闹声掩盖了他坠地时的声响,Jarvis心头一紧,却还好看见他稳稳站的笔直的身形,他仍笑着,放纵不羁,振臂一呼,万人响应。


然后他九十度弓身,直起身来,音乐停止,发布会本该就此落幕,但斗兽场里的喧闹更盛,每个人都在叫他。


“Jarvis!”Jarvis听见他的声音传遍整个广场。


“过来,和我站在一起。”他的sir在叫他,Jarvis勾起嘴角,正要飞过去,Ely赶紧上前一步:


“boss,那套装备毕竟是第一次测试.....”


“...........”


他在Tony身旁落地,果然看见他带笑的脸上带着一样的苍白,心尖一揪,他脸色阴沉。


Tony关了扩音器,这才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交给Jarvis.


“我好像扭到脚了。”Jarvis脸色有多难看,Tony声音就有多委屈。


他这一委屈Jarvis当即管不得什么生不生气,作势就要蹲下来看他的脚伤,Tony连忙拽住他:


“Hey,帮把手就好。”


“sir......”Jarvis叹息着,长臂一伸揽过他的肩,手上发力,直接让他的脚虚立在地上。


当然,这在外人看来只是他和Jarvis惯常亲昵的一部分,天知道不过三五个小时,他们怎么就把这种场面定义为惯常了。


电子眼浮过来的姿势总让Tony想起dummy拿摄像机的样子,他伸手环住Jarvis的腰,虽然他原本的打算是肩膀,但似乎时间太短没能尝试到成功为止。


“Jarvis,你要是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抱起来.......”Tony说得很认真。


“sir,那又怎么样呢?”Jarvis回答得也很认真。


Tony仔细思考了两秒半,也没想出这样做的严重后果,默了默:


“似乎不会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呢,就算Iron Man不到一米八照样能引领世界潮流,就算Tony Stark还身兼嘴炮侠,照样能飞来飞去拯救世界。


Tony我的Jarvis一级棒 Stark瘪瘪嘴:


“不许公主抱。”


“好的,sir.”Jarvis微微低头,含住Tony的嘴唇。


电子眼抖个不停,内置的闪光哗啦哗啦闪不休。Tony腾出右手,朝它发了个冲击炮:


“再闪就拆了你!”


它已经半解体了。Jarvis没有指出这点:


“sir,您刚刚的演讲完美极了,就是cap在这也不能挑出什么毛病。”


“我虽然讨厌老冰棍说教,但大众似乎很喜欢。”Tony一点没有从别人身上学习经验该有的谦逊。


“但您说曾经那个浮夸拜金的美国,似乎您本身就是里面最浓墨重彩的一块。”


“哦,我什么时候否认过?世界需要钢铁侠,我从来活得坦荡。”


“容我提醒您,您新的战甲中没有任何‘铁’的成分。”


“mute.”


“........”


“当时我的战甲是钛合金造的,大众只是选一个比较酷的名字而已,这没关系。”


“......那您现在要叫什么呢,能量侠吗?”


“.......我像是推销功能饮料的吗?以及,Jarvis,我要升级你的mute功能!”


两人走到场外,准确来说是看似在走,实际上只有身上挂着Tony的Jarvis一个人在走的两人到了场外,他们的车子旁边以及挤满了记者,虽然保卫似乎很努力驱逐这些人似的。


不要奇怪为什么车这种地上跑的工具一万年还没被取缔,那一定是因为广大人民群众还是比较接地气的缘故。


其中一个长相最娇俏可爱的女记者壮起胆来到两人面前:


“Mr. Jarvis....”


“不,是Mr.Stark,我们俩都是。”Tony顺过那只话筒一样的圆柱体。


“OK,Stark先生们,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可以耽误几分钟吗?”


“宝贝,我恐怕最多只有一个。”Tony耸耸肩,更加肆无忌惮的挂在Jarvis身上。


“好的,Mr.Stark,您刚刚的演说让人印象十分深刻,请问您练习了多久呢?”


“well,睡觉之前都要默背一遍。”Tony啧啧一笑,然后耸肩。


“您如此直接的指出基因崇拜者和...基因弱者之间的矛盾,是您真的有意为善还是只是哗众取宠呢?”


“刚刚说了只有一个问题。”Jarvis眼神冷下来,女记者一哆嗦,却想到电子眼身后的无数观众,生生挺直了腰板。


“好吧,这个问题我愿意回答,算是额外附赠的,我一向热心慈善事业。我刚刚那么说的目的,大概主要是因为太恶心你们对着金属生命太过谄媚的嘴脸,对,恐怕也包括你,你可以毫无障碍的自我代入。”他拉起Jarvis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挑衅道。


评论(10)
热度(201)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