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复联 老贾找sir传 chapter8

“well,先声明,不是我要找你,是你的美人秘书一直追问你的下落。”


Tony顿了顿,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你知道的,关心老板的行踪是一个合格的秘书该做的,pepper以前也这样,我们是宽容的老板,当然会原谅她们这一点点不合时宜。”他似乎完全没有看见被“不合时宜”的Ely额头上直蹦的青筋。


Jarvis沉默了两秒,他把视线放回缩在地上的vinty身上,勾起嘴角轻声道:


“我很快就回去了sir,我会带您上次说那家好吃的牛肉饼回去。”


“所以你就出去买牛肉饼了?这时代真可怜难道连外送也没有?我们得把那家餐厅买下来,然后增设外卖业务。”Jarvis似乎可以看到Tony满脸勉为其难的表情,笑容更深,他在vinty的战栗中靠近他,眼睛里一片幽蓝,抬起一条腿踩在他裸露的手背上,然后慢条斯理的碾压起来。


Vinty面色刷的白了下来,眼球暴突张嘴就要惨叫,第一个音节都没来得及吐完所有声音就被堵在喉咙口,嘶哑的气声从嘴里喷出,他疯狂的挣扎起来。


“Jar,什么声音?”


“很抱歉sir,事实上我正在交易场帮您寻找更稳定的能量承载器,今天是星系贸易集会,您要使用的东西我不想假手他人。刚刚有个人不小心被夹到手,我已经打开噪声屏蔽装置,不会再有杂声了。”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你居然不带我去?!”Tony的声音透着不可思议。


Jarvis猛地安静下来,脚下力道失衡,骨头碎裂的闷音突兀响起,但如他所说,果然没有打扰到Tony。


Tony似乎从他的沉默中反应过什么,撇了下嘴妥协道:


“下次你别想着自己一个人去玩。”


“我很抱歉sir.....其实没有您在什么都不是娱乐。”


就算不爽都能被Jarvis哄得很舒服的Tony得意的翘起嘴角: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没有Tony Stark世界的无聊指数将会提高30%。”


“sir,对我来说是百分之百。”


.................


Ely被迫忍受了接近半个小时的精神污染,在两人终于结束通话的时候松了口气,她没有帮助Tony接通视频通话,甚至还欺骗了他说Jarvis的位置信号不支持,她模糊觉得自己老板不愿Tony知道他出去的真正目的。


她有时候认为多余,Jarvis对Tony有点保护过度。


Ely敛眉,就算心里诸多忧虑也没有表现出来,这也是一个合格的秘书该做的事情。


“这套能量甲的发布会定在下个月,安排测试以及影像录制,这周能搞定?”Tony偏头问着Jarvis的首席秘书,现在是两人共用的秘书。


Ely将这件事记录到日志,抿了抿嘴还是做出建议:


“我认为您现在更该关心三天后的庭/审。”


Tony无所谓的耸肩:


“我又不是被告....好吧,我当然会去,但这不影响adapt1的发布不是吗?”


于是果然叫这个名字了吗......


“您提前露面能更好的推广这套产品,毕竟整个星系都对您好奇不已。”


“虽然我魅力惊人,但这种事情不该有专门的公关团队去做吗?”


“确实,但您的现身说法相信更能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Tony突然笑出声:


“告诉我Ely,你觉得这东西一推出市场能引起多大关注?你知道,并不是只有....人类能使用它。”他很少正经的叫Ely的名字。


Ely沉默了,说了那么多真的只是借口,或许因为她不愿承认内心深处自己比想象中更担心面前这男人的安危。庭/审只是一种方式,最终结果无论如何都是要把这个人推到世界面前,然而他的全部价值都系在Jarvis对他的态度上,但就连Ely也马不准Jarvis到底能为他付出多少,付出的能不能抵得上整个世界放在他身上的压力,因为只要Jarvis有一点轻忽,那些敌视他的势力或者想从他身上捞取利益的集团就会把Tony当成比较重要的玩具用来胁迫Jarvis。


她的boss高高在上了近万年,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威胁。如果不接受,Ely心底一沉.........


“honey你这么鼓吹我关心那场和我工作无关的庭/审,我可以理解为是你对我的未来产生了忧虑的情绪?”


Ely眼皮一跳,叹了口气:


“其实您可以要求boss继续隐藏您的身份,如果您真的不想出席那场庭/审的话,相信boss会认真考虑您的意见。”


“为什么?你难道觉得我见不得人?”Tony挑着眉瞪着眼:


“然后让全世界猜测我是个只存在于Jarvis床上的幻影?这么高调的活在人们的想象中可以点也不符合我的风格,你不知道我以前的诸多身份里面包括一项实业家。”他顿了顿:


“虽然我的确和Jarvis共享一张床。”


真是够了,Ely一点也不想分享他们在那张床上的一切。尖细的鞋跟与地面摩擦出一种刺耳的金属声,Ely扯出得体的笑脸:


“测试安排在明天,今天进行最后的检修,以及Stark先生,这款产品是北宫今年最完美的研发项目。”当然得完美,Jarvis十分豪气的让Tony动用一切资源,他自己都很少使用这个权限。


Tony一脸“我是天才很无奈”的表情:


“我一向如此乐于助人。”


Ely离开大门前停了片刻,背影似乎有些犹豫,她轻声道:


“不是每个人工智能觉醒后都和自己的创造者相处甚欢。”她没有说目前感情能到这地步的只有Jarvis,


“更现实的情况是,大多数智能生命产生情感以后都会对自己的创造者产生一系列不友好的情绪......你知道,一直受制于人什么的.....”Ely选择着尽量委婉的措辞。


“你是说类似于叛逆这样的情绪,很显然那不包括我的Jarvis,他自己说他没有青春期的,虽然我表示怀疑。”


Ely眼皮抽搐了一阵,挣扎好久终于没有把地球末日前爆发的那场战争的详细资料砸到他脸上。


看着她把高跟鞋踩得雷响离去的背影,Tony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低头问dummy:


“这个姿势,她是生气了吗?”


Dummy不明所以眨了眨眼,摇摇头露齿笑:


“daddy,我也没有叛逆期。”


“当然,我怎么会怀疑这一点,你明明一直处在幼儿期。”


....................


Jarvis挂断电话以后在审讯室里站了片刻,终于还是无声叹息了一下,瞟了眼脚下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vinty,漫不经心说道:


“我没打算杀你们,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Vinty抽噎了一声。


“你们俩会活着,作为真正的废品,我保证,你们会活得好好的。”


所以他来干嘛呢?事实上就是Adren家一直做,因为他们改变了Tony的基因致使一开始设计好的基因改造剂无法使用,就算是Jarvis,也需要一些试验品来测试新的改造剂,然而无辜的人Tony肯定不会同意...........


但似乎出了点意外,他本来还想亲眼看看药剂的反应.....接下去也没时间去见另一个人了,或许庭/审结束把他们弄到北宫去?Jarvis这么想着迈开腿离开审讯室。


“去把四十五街那间牛肉饼店买下了,顺便给我打包两份。”


“.....boss,今年的项目里面要增加食品市场开拓这一项吗?”


Jarvis沉吟着,下属在他的无声中屏息,不知道他如此高效率的大脑需要计算什么事件能产生这样的沉默,一定是什么影响全球的决议。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下次sir想吃垃圾食品会更容易,而且这样的借口就不能再用一次了........以后还是不要瞒着他了,但是sir会不会介意他这样做呢?


他在纠结中结束沉默,吩咐道:


“加进去。”


————————


庭/审这天联合法/庭甚至专门租用了中区的那个斗兽场,否则哪里都挤不下那么多关注本案的人。看到自己地盘上山海一样的人群,斗兽场主事也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心酸,这些人要是交门票该是多少钱啊..........


随着庭/审一天天接近,Adren家族心底的绝望一天天扩大,基本上到了这天,除了Aaron他爹,家族上层已经决定放弃他了,因为他们甚至找不到愿意为他们辩护的律师。最后只有联合法/庭的公益部门的免费律师愿意为他们辩护,在他们再三洗脑降低Jarvis的危险性之后,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律师怀着壮志走进了这个斗兽场。


进来就被里面的人数吓呆了一瞬,继而更坚定的走到自己的席位,他相信不管成败这都将会是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案子,而他不过二十出头就能参加,不管是站在哪一方他都足以一举成名。

如果赢了......热血一阵上涌,他定了定神,觉得刚刚颤抖的手脚已经稳定下来。


Tony踩着他的内外增高鞋,带着毫不张扬的粉色太阳镜,从一辆银红色的跑车上下来,身后紧跟着面色冰冷的Jarvis。


遗憾的是他的内外增高鞋也没能弥补他和Jarvis之间的差距,但令人不明所以的是,尽管他站在气场慑人的Jarvis身旁也没能让人忽视他半分。两人穿着定制的同款西装,在太阳底下光泽柔软的面料完美的修饰出身体线条,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


“肃静肃静!”法/官端坐高处,努力控制着眼珠不往最不肃静那处瞟。


所以等整个斗兽场都安静下来,就只剩Tony那处的声音:


“你是说你把他们丢进牢里却没有告诉我?”他不该在扩音器前说这句话。


“well,sir我以为新闻重复讲了这么多遍,您应该已经知道了。”,为什么Jarvis还一本正经的回答他。


“实际情况是我不知道,你明知道我这几天一直在实验室。”


“可是sir,事发当天是我们一起看的新闻报道。”Jarvis居然真的和他据理力争。


“我忘了,事实上我连今天的早餐都忘了,但一定不是甜甜圈,晚上回去补上。”


“恐怕真的是甜甜圈,蓝莓味的,我有影像记录,虽然您的改造剂没有开发完全,但您这个年纪应该还没到阿尔茨海默病发期,如果真的出现了征兆,我猜一定是甜食的摄入影响了您伟大的大脑。”


............


“boss!”Ely出言拯救了全场,她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能一点没有察觉满场的安静和他们声音的突兀,但她敢出口说话一定是因为这段时间和Tony混久了被他的胆大包天感染了。


两人齐齐住了嘴,Jarvis咳了一声,两人假惺惺的正襟危坐起来。


.................


“我想请Stark先生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当初您在这里被捕的时候,您有厄斯尼公民编号吗?”


Tony撇撇嘴:


“没。”


小律师来了劲:


“这就说明您当初是没有资格享受厄斯尼居民一切权利的,那么误伤了您的Aaron Adren实际上是不需要负刑事责任的。”


“反对!被告方试图混淆视听。第一,尊贵的Stark先生只是暂时没有来得及录入系统,这不代表他不是厄斯尼的一员,你会因为出生了还没照人头照不是人了吗?那么你的身份信息万一被人口部遗漏,所以你就由人类身份转为非人类身份了?女士们先生们,恐怕我们人口部的系统还没有先进到可以实现物种无风险转换的程度,相信就是北宫最先进的实验室要完成这一点也需要详细的研究。


以及我对被告方的狡辩表示十二分的愤怒,请注意您使用的是‘误伤’这个词,请问精心调制毒药然后掐着你的嘴灌下去这种行为叫误伤吗?那么是不是今后任何凶案凶手都可以说自己是误伤,因为毕竟比起毒药研制这种精细的活计来说他们显得更轻率鲁莽,更加符合‘误伤’的定义,完全可以说是自己头脑一热的冲动之举,那么敢问对方律师,你们接下去是不是要请求法/官先生为所有犯下‘误伤’罪的罪犯减刑呢?!”


他咬文嚼字,目光咄咄逼人。


噗......场上敢第一时间这么大声笑的估计只有Tony了,他这一笑,全场跟着大笑起来,有人笑的尤为夸张,似乎不笑就不能显示他的立场似的。


小律师咽了咽口水,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嘲讽,初出茅庐还能站稳脚就证明他前途无量,更何况这情况下他还能口齿清楚地继续表达自己的意思:


“反对,身份遗失这种事情有过先例,从法典来看,只需提供失主之前的任何记录或者有三个以上证人就可以补办身份证明。但这位先生明显是没有的,而且,无意冒犯,在这位先生被捕的时候Aaron少爷已经确认过他没有任何基因改造的痕迹,容我申明,厄斯尼的法典上写着保护的是所有公民,而我们对‘公民’的定义是与责任和义务挂钩的,那么就是说,法律保护的是作出了贡献的民众,但众所周知的是,没有经过基因强化的人承担不了任何责任做不出任何贡献!”


他这话说完场内寂静的只剩呼吸声,这小子怎么敢在Jarvis面前说他的心上人是个废物?虽然他没有提这两个字,但意思无虞。


斗兽场内喘大气的声音清晰可闻,Jarvis这边的律师咽了咽口水,小心瞟了瞟Jarvis,然后刻意挺了挺胸膛:


“关于身份证明这一点,我们有人证。”


小律师气红了脸,他怎么能想不到,如果是Jarvis的话,管他真证假证有的是人愿意为他作证,可他怎么能说这种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收到对方律师递过来轻蔑的眼神,小律师胸口起伏更剧烈了。


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被警队护送进来,他站在证人席上,用洪亮坚定的声音大声告诉全场:


“是的,我万分确定当初和我一起关在斗兽场监狱的Tony Stark先生是厄斯尼的一员,我甚至可以清晰描述出他位于北宫的别墅外面那片海是什么颜色,什么时候涨多高的海潮,浪花是什么形状........上帝也不能让我否认我同胞的身份。”


哇哦,这就是他的狱友....他一本正经瞎扯淡的功夫真不错,还有他长得真像头熊。


“胡说,证据呢?!大家都看见他是从空气里冒出来的!”


“法/官大人,证人提供的证词就是证据之一,向证人寻求证据是要求双重证据,要求不合理,请求驳回。”


“被告过分求证,请求驳回。”


“但也只有一个人,证人不足,无法构成身份证明。”


Tony的律师弯腰凑向Jarvis那边,点了点头:


“事实上我们还有许多人证可以证明Stark先生身份的合法性,但Jarvis先生愿意亲自作证,我不知道整个厄斯尼乃至整个克里艾森还有谁的证词能比他有分量。”


小律师刷的白了脸,嘴唇哆嗦着,他本来可以说因为Jarvis和Tony关系过于亲近,所以他的证词是不应该起作用,但他看见Jarvis冰刀一样的眼神剐来,所有话都冻住了,连同他的躯体。


他困难的眨了眨眼,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说:他所辩护的一切东西都不代表他自己的想法。但似乎对方不会买他的账...


“是的,关于Tony Stark的一切,事无巨细,全都记录在这。”他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Your Honor,尽管Jarvis先生...给出...给出了证词....”他的声音在打哆嗦,明明上庭前一点也不害怕,“但.....考虑到他...他跟..跟原告...过于亲密...亲密的关...关系,他的...证词...按法律....”他的舌头上面一定打了个死结。


法/官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瞪着被告的律师,似乎就这么瞪着就能把他的辩词瞪回他肚子里。但他失败了,那个结巴还是把话艰难的说完了,于是他面临这样的困境,一边是法律,一边是Jarvis,为何Jarvis还不提案修改法律呢?


其实按照他成为法/官那天的宣誓,他完全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说得容易,他深深叹了口气。


Jarvis看着台上的法/官,在他开口判决之前,他波澜不惊的声音传遍全场:


“原谅我打断一下庭/审,但我必须在结果出来之前做一个声明,如果法院判我们败诉,我将请辞北宫首相一职,并带着sir迁居别的星球,因为在这个我贡献无数的星球上我甚至无法保证我的爱人并且同时也是我的造物主的人身安全。


你们如果非要鉴定他的价值,那么允许我狂言一句,那必然是我,除非你们认为我也毫无价值,如果这样,毫无价值的我自然没有脸继续留在这个星球,有意思的是,对于我的决定很多外星友人表示了善意的支持,在此我得感谢他们的理解。”


这段话信息量太大,电视前所有关注庭/审的人惊掉了下巴,他们大概想象不出比这更有力的威胁,所有人满脑子如今估计都只有一个念头:法律算个屁。比贡献,谁比得过Jarvis,谁敢承担逼走这两人的后果?


当然,这只是厄斯尼人的想法,外星那些表达过善意的盟友自然心热难耐,差点当中欢呼,那些没来得及表明意思的懊悔不已,已经盘算着该怎么补救。


Ely屏住呼吸,她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她非常想问Jarvis到底有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爱Tony,如果是,他又怎么会让Tony处在这样的风口浪尖?


Ely发现她几千年都没有看懂Jarvis。


Jarvis的话说完,这场本来就悬疑近零的庭/审更是没有悬念了,Aaron和vinty表情麻木至呆滞,在法槌响过三声之后,vinty僵滞的表情突然被打破,他在被告席上挣扎起来:


“不可能的,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活的和金属生命一样长,就算万一,万一真的,Jarvis能走到今天也是几千年来一步一步累积的成果,关那个废物什么事?他和我有什么区别,让我回到一万年前,随便写个什么代码,放任自流一万年,然后我就是创世神了吗?这简直滑稽,荒唐!这不公平!”他尖叫着想从被告席上冲出来。


“Jarvis,他觉得你的源代码是一串随便写的东西,你怎么看?”这简直是对Stark工业技术最严重的侮辱。


“我是您创造的,这一点您最有话语权。”Jarvis唇角微弯,欠了欠身。


Tony从原告席上站起来,他眯了眯眼,耸肩:


“虽然你说的事件我贡献了百分之八十,但我还是得说Jar,你不能把你所有的功劳全都归到我身上。”他大庭广众之下扯下Jarvis的衣领,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吻。


“然后法/官,还有那个小鬼.......我必须得说我出生起废物这个词和我从来没有亲戚关系,我家族里出过不少混账,朋友里面也有很多不安分的,虽然他们现在都不在了,但无能只是你们的想象,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


他说完,擦了擦无名指上的戒指,斗兽场上空巨大的磁力屏障瞬间消弭。


Vinty本能的缩到桌下躲避辐射,伴随着刺耳的哀嚎。


“well,抱歉,我以为大家基因改造的很好,不至于害怕这点辐射。”Tony毫无诚意的道歉,他全身被裹进一件火焰般的护甲里,半透明的能量贴着衣服和皮肤,原本银色的西装被染成明红,皮肤裸露的地方似乎又被贴上一层红色的皮肤。


Jarvis眉角一抽,伸手一揽将变得红通通的Tony按进怀里:


“sir,我觉得这个配色有点问题,不太符合您向来低调奢华的内涵,您事先没有试验过吗?”


“投影出来效果不错。”


“我得向您保证,自己从来没有质疑过您的审美。”Jarvis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包裹皮肤的护罩变得透明,他总算不是一副被人泼了一身狗血的样子了。


Jarvis觉得心口有点堵,明明上星期Tony还嘲笑洛特卡星球人那蓝色的皮肤高调的愚蠢。


评论(3)
热度(204)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