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联/贾尼 老贾找sir传 chapter6

湛蓝的天空突然裂开一道口子,就仿佛上帝张了张嘴,吐出一块红宝石。当然,这是Jarvis眼里的景色,其他人,就拿满屋子横眉竖眼的外星盟友来说,这画面在他们眼里更像上帝憋不住了,终于吐出一口老血。


别问他们上帝是哪路神仙,听说这是厄斯尼的土著语言,从古老的地球带过来的,当然土著语言里面对神还有很多描述,只是这个是最简单的,三个字母,朗朗上口,多好!也别问他们为何会有这样扭曲的形容,事实上只有一个月的会议拖到现在才零零碎碎开了五分之一,他们估计有一段时间该耗在厄斯尼了,这全该归功于那只红皮虾。


他们要是了解地球古东方的某种语言的话,他们就该知道,这口老血能用如鲠在喉形容。上帝畅快了,自然得有人接过令他不畅快的原因。


Ely不知道是第几次撞见Tony在放那段录像,起初她是不以为然的,她知道这个被她老板捧在掌心里生怕磕了碰了的老男人是个基因废品,基因废品嘛,听说总是有点多愁善感,这样直白的看到社会大众对他们的态度,估计世界观有些幻灭。


她不知道Tony的世界观一个月前就幻灭得差不多了,但她更不知道Tony是以怎样的速度重新找到了支点。Ely端着托盘,上面放着营养均衡又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她没有基因废品那么多愁善感,所以也没生出堂堂北宫首席执行沦落到为一个人端茶送水的落差感。当然,不满还是有那么一丢丢,毕竟基因废品不比常人,经不起废寝忘食的工作,她家老板总是过度紧张。


“绿色的拿走,红色的不要,其余的放桌上就好。”Tony头也没转,直接出声指挥道。


这就是Ely不满的真正原因了,五岁小孩都比他好哄。


“Stark先生,我恐怕无法为您办到,今天的菜没有您说的两种颜色。”就算内心多么想扯住这个一直在浪费资源的小胡子妖精来回摔打,Ely面上依旧笑得完美无缺。


Tony瞄了一眼,才不相信Jarvis会突然那么好说话,果然Ely继续说道:


“波谱染色可以完美的改变您眼中任何菜品的颜色和形状,如果一团焦黑能促进您的食欲的话,我们的厨师会很乐意按您的意愿行事。”


“这简直是作弊,这种技术应该用到更有意义的地方去。”Tony说的义愤填膺。


Ely深吸一口气,咧嘴假笑:


“我恐怕不能更赞同您的说法,但很明显在我们老板眼里,估计没什么比让您好好吃顿饭更有意义了。”


她的明朝暗讽明显让Tony很适用,他伸直蜷在电视前的身体,看向Ely:


“Jarvis在哪?”


Ely差点捏碎手里的托盘,这两人才分开不到半个小时,意味着她boss现在在会议室里甚至还不能讲完两个议题,如果不是有电子眼的话,她真的很想敲晕面前这个小胡子然后将手里的食物塞进他的胃里。更别说他的小胡子还是老板亲手一点一点修的,这家伙是生活智障吗!如果是的话,市面上那么多自动剃须用具是拿来干嘛的,物理的化学的应有尽有,他想这辈子都长不出胡子也不困难,何须劳动Jarvis那双价值亿万金的手?


“恐怕您没吃完饭不能见到boss。”


“我没记错的话我才是这里有最高发言权的那个?”Tony捻起碟子里一块薄片放进嘴里,挑了挑眉,怎么说都向挑衅。


Tony挑衅也就算了,但他总有办法在人完全爆发之前熄火,他自然而然塞了块不知名的蔬菜脆片到Ely嘴里:


“这个味道不错,宝贝儿,你总板着一张脸会让我以为太阳掉下来了,开心一点,帅到人神共愤的我难道还不足以让你忘记烦恼?”说完他拍拍手朝门口走去。


还有一点就是这混蛋小矮子逢人就叫甜心宝贝儿,天知道她第一次听到心肝哆嗦的恨不得堵住Tony的嘴,你说你一个花瓶能不能有点职业操守。Ely麻木的咀嚼着嘴里的脆片,心说你那张脸离完美还有些距离,大街上随便抓一个路人甲都比你亮丽,这就是基因改造的悲哀,再也不能用颜值碾压别人了。


但尽管岁月过早的在这个男人脸上留下痕迹,Ely也无数次想把端来的汤糊在他脸上的褶子上,却还是不能否认这个小矮子嬉笑怒骂的每个表情都似乎自带光芒,举手投足都灵动潇洒,当个装饰绰绰有余,Ely每次都必须这么说服自己。


手上的托盘被撤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记录卡,Ely疑惑的看向Tony,他得意地朝她扬起下巴,Ely手一弹,从光卡上奔出的影像让她一时哑然。


“这是什么?”Ely听见自己的声音问。


小矮子口气昂扬,Ely知道这通常是他准备喋喋不休的前奏,但第一次她没有打断他的冲动。


“只是一份设计图,用能量网辐射为战争或者作业起到一点辅助作用。他们怎么敢说基因改造失败就是废物,就因为体内基因过于稳固,不能强化不能修改,不能适应很多环境,不能承担大部分工作,但并不代表他们永远没机会,这个小东西可以算是一个适应器,原理有点复杂,但用中子技术改变周身能量场,可以暂时改变人体周围的气压和空气成分,让人更容易融入环境中。


我还没起名字,record1怎么样,其实adapt1会比较合适.......”


“这是给你自己用的?”


Tony诧异的看着她:


“不,当然不......好吧,第一代我肯定会用,但我用的主语不是‘他们’吗,何况Jarvis说有给我专门设计基因改造剂....他没告诉你我以前是个慈善家?”他抬眼的姿势有些俏皮,然后继续他的喋喋不休。


事实上,是Ely毫无选择性的屏蔽了Jarvis关于男人所有的评价,恋爱中的人的论断总不那么可信,她发现自家boss也难逃这一定理。Ely盯着小胡子男人的背影,耳边还萦绕着他叽里呱啦夹杂着炫耀的说明,微微眯起眼,突然觉得面前的身影似乎高大了一点,她甩甩头,心道一定是他又把鞋跟加高了的缘故,然后眼睛向下一瞄——果然。


Tony几乎算是大张旗鼓的闯进会议室,这也是让外星友人生出开头那段判断的原因。他像是没看到屋子里一桌人齐刷刷愣住的模样,或者他看到了,态度却令人发指的坦荡,似乎几大星球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联合会在他眼里就和一场群魔乱舞的party没两样,随进随出。


“你们继续,我不是来找你们的。”Tony挑了下眉,随便摆摆手。


Jarvis在Tony进来的一瞬间就从椅子上站起来,相当自然的把身边空着的位置上的椅子拉开,护着Tony坐下来。这态度一摆出来让在座原本憋着满肚子义正词严的“盟友”瞬间哑了火,有人换上满肚子疑惑:Jarvis以前绝不会这样,感情和工作必须区分的清清楚楚,他一向做的比所有金属人都好。


“所以你们开会的内容就是比谁的眼睛大?”那他赢定了,Tony坐下没两分钟就不安分了,简直比他以前参加董事会还无聊。他话刚撂下,就听到屋里一人大喘气的声音,毫不自觉地将椅子转向Jarvis:


“或者你们开发出什么会议工具,让人可以直接用脑电波交流?还是今天的内容我不能听?”


感谢上帝,你终于自觉了。


“当然不是,sir.....我只是没想到您会对着感兴趣,这是今天的会议资料,很抱歉没来得及做精简版。”Tony会感兴趣真是大大出乎Jarvis的意料,但他向来乐意应付他层出不穷的花招。


Tony大概瞄了两眼,撇撇嘴:


“没兴趣....”他还没说完,下面就有人嗤嗤的闷笑两声,Tony敲着桌面把身子转过去,就见下面一个红头发绿眼睛,长得雌雄莫辨的外星美人含笑道:


“J,这位....都已经表了态,是他识相,听说你一向没什么感情生活,所以头一次可能会有些无措,但这种事情在马斯很常见,我或许可以给你一点小小的建议....”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马斯星的大使率先绿了脸,这脑袋里灌浆糊的王子没看见Jarvis的态度吗?


“这种小玩意养在床上就好,拿出来未免有些上不得台面,你给他几分面子他很快就会爬到你头上。”瞧他一双绿油油的眼睛里满满的诚意,口气恳切,似乎字字都是金玉良言。


“嗯...”Tony拍了拍Jarvis的手背,抬起下巴哼了一声,扫视一圈,发现在做几乎所有人都抱着和那个红鼻子绿眼睛,哦不,红头发绿眼睛一样的想法。


“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你对我魅力的赞扬,谢谢。”Tony微微颔首,附赠一个贱笑。


Jarvis微微勾唇,然后就听Tony用他一贯欠揍的声音继续道:


“seriously?恒星资源采集通道,最高报价9亿量币.....唔...”Tony啧啧两声,摇了摇头,虽然他对如今通行的货币还没有概念,但管他的,他放下手里的光卡嘲笑的看着所有盯着他的眼睛:


“你们计算过需要多少吨的暗维能量才能维持资源道稳定敞开?以及到达目标恒星抵御高温的成本,还有承载能源的装置成本......粗略估计我们需要850000立方米的9号射线激活核量堆,花费10万吨以上的6号燃料支持虫洞坐标搜寻,还得专门设计夸克流接收站,你们知不知道每发射一次原子射线所散发的能量能达到两千万雷姆以上,这种环境里我们的人得承担多大风险........no?没有人了解过?”Tony瞪圆了眼睛,里面满满的难以置信让堂下一堆人面部扭曲:


“那你们是凭什么给出这个估价的?真不敢相信,你们来开会不带脑子过来靠什么谈判,脖子上挂着的纤维吗?”


他头颅一转看向Jarvis:


“Jarvis告诉我,你们往年的会议就是这么进行的?”


“不尽然sir,一般是我将会运用的技术罗列,最后给一个合理的价格。”


“9亿?”


“当然不,这是他们给出的最低价,最后的定价通常会是这个价格的7到8倍。”


“这是boss考虑到星系平衡发展,给出的逼近成本的价格。”Ely适时补上一刀。


“Jarvis,你太贴心了,可你这么贴心人家不一定愿意领情。”Tony嗤笑一声:


“合理的价码起码得在这个价格的基础上乘以二十,现在在座的大家估计一下,觉得买不起的可以散会了。”


他这话说出来就连Ely眼皮都跳了跳,但还是眼观鼻鼻观心的保持缄默。


会议室里一时间连呼吸的声音都消失了,好半天才有人抖着声反驳道:


“我反对!我不认为一个月前还开着古董金属战甲的门外汉有资格对今天的会议内容作出评价。”


“我很抱歉,你也说了那是一个月前。”


“你的意思是一个月你就成了能源领域的专家?”说话的人面红耳赤,口气里挤满恶狠狠地讽刺。


“事实上我只花了一个星期....在如此庞大的实验资料,论文专著支撑下难道还不够?哦,对不起,我忘了你们是靠纤维思考的生物,或许一个星期对你们来说确实很勉强,你可以叫我天才,我不会介意。”


头一次碰到这种导弹也射不穿的脸皮,那人一噎,鼻翼不停张合,最后把视线放在Jarvis身上。


Tony也把目光转向Jarvis:


“Jarvis,我说错了?”


“并没有sir,稍后我们会把详细的资料报告拿给各位,各位会发现情况和sir描述的一模一样。最后以及,是的sir,您确实是天才,原谅我没来得及向众人介绍您,我的造物主:Tony Stark。”这种波澜不惊的口气是怎么听出一种道不明的骄傲感的,沉默的众人表示很费解。


这下屋里真的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Jarvis,”Tony拯救了快被沉默淹死的众人,“我还没有吃饭。”


或许在沉默中消亡也不错。


Jarvis瞥向坐如针毡的Ely,被Tony掰过脸:


“你忘了咖啡。”


“sir,咖啡不能作为您的主要能量来源。”


Tony事不关己的站起来,一摊手:


“那就往里面多加一些糖。”


根本不是糖的问题,Jarvis本能的跟着他朝门口走,走到门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脚步一顿,偏头扫了眼面色青白的红发绿眼,对Ely吩咐道:


“今年的报价参考sir的建议。”


“J....”马斯王子面色灰白,还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口Tony突然出声打断:


“Jarvis!他叫你‘J’了?”


“我没有认为他嘴里这个字母代表我,sir.”看着Tony不满的皱眉,Jarvis感到一阵莫名的欣喜。


众人呆若木鸡看着两人远走,最后齐刷刷把眼神投向马斯人,切实体会到了什么叫千金一言,不知道把他们掐死能不能让Jarvis便宜点?


以及最后的最后,他们讨厌垄断,尤其是技术垄断!


————————


“你如果再和那个垃圾混在一起,我就让人打断他的腿锁在地下室!”Adren家的族长把桌上的东西摔在他曾经最自豪的儿子脸上,气急败坏的吼着。


“他不是垃圾。”Aaron徒劳的,不知是第几次重申这句话,说到自己都觉得苍白。


“那他是什么?不是他你会去碰那劳什子基因改造实验?不是他你会得罪那个人?不是他我们会这么劳神伤财掀动舆论?可你看看这是什么!他给你灌了什么药,让你连最起码的收敛都忘了,你这是在生生打我的脸!”


Aaron他爹把记录盘砸在他儿子脸上,两人甜蜜相偎的影像戳得他肝疼。


原本符合普世价值观的立场差点大反转,如果不是他们机警,接下去的话题就该变成Adren家族与Jarvis为了两个基因废品斗得你死我活,这还是好听的,没长眼睛的都该知道死的绝对不是Jarvis。


Aaron浑身一震,死死咬着牙一言不吭。


其实基因废品除了不能做一些工作也没多伤天害理,长相过得去的被大家族养来当玩具也很平常,玩坏了就扔,不会有人为他们花大价钱,这是上流社会默认的隐性规则。偏偏他家出了个异类,愿意耗巨资给一个下不出蛋的废物研发药剂,这也就算了,他们家还担得起,比起他能创造的价值,Adren家上层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Aaron不满足,vinty也不满足,附属品的位置满足不了两人的爱情,他们要光明正大在一起。这样崇高的理想需要支付的代价是极其高昂的,基因废品之所以被称为基因废品,并且这么多年也没被正过名自然是有原因的。


他们体质羸弱,除了中心城区几乎哪也不能去,他们承受不了城区与城区之间微弱的辐射,并且每个月都得消耗昂贵的免疫强化剂,尽管政府对于这一项有所补贴,但最便宜的免疫强化剂也不是随便一个基因废品承受得了的。


对于别人不过拂面的清风对于他们就是如刀的罡风,这种娇贵的玩意生育力也不突出,就算产下的后代百分之四十也可能是不能接受基因改造的废品。更别说在社会歧视中长大的基因废品都还有点心理问题,十有八九唯唯诺诺,样貌也不能出众到哪里去,他们半年工作所产生的价值甚至抵不了每月消耗药品的价值。因而历史上切实有一段时间,政府考虑过将基因废品集中起来销毁,但厄斯尼经济日益发达,这种不人道的行为也只在历史上昙花一现。


几乎没有哪个家族愿意精心养着一个基因废品,毕竟他们从伙食到医疗都得是精心调配,如果心血来潮想要出行,每出去一次的花费都是天价,要有专门的抗辐射外罩,仔仔细细武装到牙齿,食物和水都得经过十道程序的加工处理,何况根本没有企业愿意提供这类的服务,全部都得私人定制。


毫不夸张地说,养好一个基因废品可以生生将一个中大型的家族拖破产。这样的花费面前,一切爱情都是纸老虎,当然Aaron还没切实感受到这一点。


其实说白了,养不起的就是不够壕,Jarvis当然没有这个顾虑,整个厄斯尼甚至整个克里艾森再找不到比他更土豪的人了。


土豪的厄斯尼首富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家sir,满肚子盘算的都是如何让他任性的主人放弃他真爱的垃圾食品好好吃一顿营养餐,难度远高于跟一群外星科技白痴解释今年要发展的项目技术。


“那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理?”Tony状似不经意的问起。


Jarvis替他整理衣领的手一顿,微微挑眉道:


“您为他们造的舆论声势感到困扰吗?”


“他们都担心你会私自处决他们。”他了解这些人,叫得越凶,心里越虚,Tony幸灾乐祸笑了下。


“您觉得我该吗?”Jarvis认真问道。


“Come on!一万年也不能让我的Jarvis变成一个蛮不讲理的暴君。”Tony舔了舔唇,虽然他心底某个角落挺期待“暴君”的Jarvis出现的。


“如您所愿sir,我们会跟他们他们讲道理,事实上我已经让Ely着手起诉文件了,我们的律师团绝不逊色于他们。”


“要是比那些土鳖差你就可以考虑全部辞了他们。”Tony耸耸肩。


“其实我一个人也可以把他们告到倾家荡产。”Jarvis忍不住说道。


Tony哈哈一笑,随即正色:


“别这么干宝贝儿!嗯...你现在的位置相当于当初Stark工业的总裁,你见我那次上法庭是单枪匹马上去的?太掉价了!”


哇哦,他的sir在教他如何当好一个总裁,pepper小姐九泉有知该含笑瞑目了。Jarvis忍不住亲了亲他眉飞色舞的先生,忍笑道:


“Always as you wish,sir.”


评论(4)
热度(221)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