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铁】沙雕脑洞《格林安徒生童话集》 第一弹 小红帽

背景:灭霸弹指抹去半个宇宙生命后,无限宝石出现bug,大家被卷入童话世界并被随机分配角色....

角色包括不仅限于:小虫、铁妮、奇异、班纳博士、队长、老贾、阿灭....

逻辑请走随意路线

第一弹  小红帽

他被扔到一片绿的流油的森林里。

制服还在身上,头罩在手上,红艳艳的抢人眼球——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赶紧把头罩套在头上,彼得很奇怪,他扫视周围一圈,没有发现敌人,他的蜘蛛感应很安静。

他该问为什么,但问谁呢?他的脑子吗?

所以他把头罩套在了头上——

很好,现在你是小红帽了。脑子里那个声音如是说。

WTF!彼得瞪圆眼睛,这还不算完,那个声音继续指示道:

“现在,你正在前往斯塔克奶奶的小屋的路上。”

斯塔克奶奶....理智告诉彼得那是斯塔克先生,地球上最酷炫的人没有之一,绝对不可能是个奶奶。他摇摇头,回忆起到这前的最后一幕,托尼身上的温度还残留在他怀里,他哭唧唧地求他不要让他走,却在下一秒碎成一堆尘土,最后的画面是托尼空洞的眼神——

他得回到托尼身边。

他走上通往“斯塔克奶奶”小屋的林间小路,树下长着五彩斑斓肥嘟嘟的蘑菇,道旁的野花一丛丛一簇簇,各自精致可爱,惹得小红帽——彼得摘了整整一个花篮。他冥思苦想着自己手上这花篮哪来的,以及——

为什么他要在这耽误时间。

“斯塔克奶奶一定会很喜欢这些可爱的蘑菇和小花。”脑子里的声音冲他解释。

说得对,斯塔克先生一定会喜欢....吗?

无论如何,他纠结到肚子里的肠子绕着胃打了好几个结,总算把花篮填满。他能去找斯塔克先生了。

走着走着,小红帽彼得看见前面路上站着一个深色衣服的大个子,他旁边飘着条红毯子——那是他的斗篷。彼得兴奋极了,那是奇异博士斯蒂文,他快活地叫起来:

“你好啊,狼先生!”

“....你好啊,小红帽。”

彼得:.....(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奇异博士:.....(你的确戴着小红帽,我没有叫错。)

那条在空气里游泳的小红毯倏地从斯蒂文那窜到彼得处,绕着他端详两圈,伸出衣角拍了拍小红帽的红头罩,然后呼啦呼啦地抖动起来,像是笑的难以自抑。

“你要上哪去呢。”大灰狼——博士边问着,边在空气中画了个符号,随着他的声音,一串金灿灿的字符在空气中显现:

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要去斯塔克奶奶那给他送甜甜圈和咖啡。”

千万别被斯塔克先生听到,他会杀了我的....还有,这甜甜圈和咖啡哪来的!

彼得身边的金字随着他的情绪颤抖起来。

大灰狼做出沉吟的表情继续说道:

“你奶奶住在哪呢?”斯塔克也在这?

“就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一座小木屋,旁边种着三棵苹果树,我和奶奶亲手种的,他说这样就可以做苹果派给我吃了。”

我想斯塔克先生的确在那,博士,我们这是在什么魔法里么?斯塔克先生会有危险吗,我是说他一个人在那的话..我到这之前我们还在那颗黄星星上,这样看我们是赢了吗?还是输了!?天呐我把斯塔克先生一个人留在那了.....

“你就这么空手去吗?森林里的鲜花开的非常好看。”斯蒂文仿佛瞎了一样对彼得挎着的篮子视而不见。然后那几行字写道:

小孩子别问这么多,我先去找托尼。

彼得瞪大眼,难以置信地看看博士又看看自己的花篮:

“您说得对,我得采些花插到奶奶家里的花瓶,这些花会让他的心情好起来,这对他的康复有好处,要知道他这几天感冒一定很难过。”

博士挑了挑眉,看见对面凌乱的字,少年异常鲜活的情绪顺着魔法波动传来:

什么鬼!我刚刚已经摘了一花篮....什么,扔掉毒蘑菇!刚刚摘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到底要蘑菇还是要花——停下,不管你是什么....不不,斯塔克先生不喜欢吃蘑菇,为什么博士能先走...好吧,博士斯塔克先生暂时先拜托您了....等等,你不会吃了他对吧!

斯蒂文翻了个白眼,口气慵懒而傲慢:

“你真是个孝顺的小姑娘,你奶奶看到你来看望他一定很开心。”

先顺着那东西的话,在我搞清楚情况之前,你也不希望你的监护人再为你伤心对吧?

“感谢您,狼先生,您真是位善良友好的先生。”

我不是小姑娘,我已经十七岁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成年了,以及是的,麻烦您告诉斯塔克先生我一切都好,他不是我的监护人。

“再见吧小姑娘,见到你很愉快。”

对你们混乱的人际关系不感兴趣。

“我叫小红帽,再见了狼先生!”小红帽欢快的转过身朝森林的花地跑去,留下身后一排哀怨的字:

我不叫小红帽,为什么我是小红帽,明明你也有红色的....

斗篷飞过去“踢”了他一脚,彼得转头怒目,斯蒂文表情无辜地朝他挥手:再见。

大灰狼斯蒂文顺着小路走到了斯塔克奶奶的小屋,站在屋门口就听到里面焦灼的脚步声,时不时还有踹到锅碗瓢盆的动静,他冷静地敲了敲门。

“谁啊!”那个声音很不耐烦。

“我是小红帽。”

.......屋里屋外静了那么几秒。斯蒂文很确定自己听到了那个声音的指责:声音不够尖。

门霍的一下被打开,托尼还沾着灰尘和沙土的脸露出了,斯蒂文低头打量了一下他的肚子——伤口不再流血,但还需要进一步处理。作为医生的职业素养叫嚣着让他把不听话的病人轰到床上,但碍于剧情他只能僵在门口和斯塔克奶奶对视。

“小红帽?”斯塔克抬高尾音,不可思议地问着。

斗篷相当应景地团成一团扣在斯蒂文脑袋上,托尼愣了片刻,退了一步,表情古怪地扭曲起来,用手捂着肚子浑身颤抖起来。

“妈妈说您生病了,我来看望您。”

你最好别笑得太厉害,不然纳米材料也止不住血。

——你该吃了他了!那个声音指示着。

斯蒂文抬抬手指,斗篷呼的张开把托尼包住送去床上,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斯塔克目瞪口呆:

你他妈在干什么?——他旁边浮出一串字。

吃掉你。斯蒂文款步走进小屋,指挥着斗篷把伤患压在床上,然后从角落里找出干净的布和药,在托尼不停地挣扎中坐到床边,在斗篷的帮助下他轻易揭开托尼上身的衣料。

我们需要先处理一下你的内出血,然后你才可以像这样用纳米材料把伤口封起来。

你别告诉我你要把这坨布塞进我的肚子里,告诉你没门!还有告诉我这不是你们的魔术把戏...为什么我不能说话,旁边这些字是什么。

你不能说话是因为你已经“死”了,或者被我吃了,我也不能说话,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台词,等小红帽过来我们就能说话了,这个世界不关我的事,但你看到的这些——是的,一个魔法把戏。

斯蒂文从不知道哪个空间里掏出一个急救包,他当然不可能把那坨布塞进托尼肚子里,塞进他嘴里更合适——虽然他现在说不了话。他示意斗篷握住托尼的手,然后拆开被强行缝合的伤口。

无法说话的“斯塔克奶奶”还在靠字幕强行喋喋不休,看的斯蒂文非常同情,那些字因为疼痛而颤抖着,但口气并不:

谁是小红帽,算了别告诉我,我猜肯定是那只睡衣宝宝....他没事吧,说起来我们现在是在...那他妈什么的“爱丽丝漫游仙境”里吗?我确定我没有跌进兔子洞....医生,你的手在抖,不会把刀戳进我的肉里吧。

斯蒂文瞪了托尼一眼,把针筒交给斗篷。

算了,我收回那句话,让一件斗篷处理我的伤,我一定会死于非命。

还有你小心一点,他看得懂...爱丽丝漫游仙境,你是怎么把这个词塞进脑子里的,没有童年的小可怜,这分明是钢铁小红帽。

这个名字让托尼龇牙咧嘴一阵——那么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清楚,之前没有任何人集齐过六颗无限宝石,也许是什么副作用。

有意思,这副作用就是让我在这中世纪的老房子里扮演小红帽....

的奶奶。奇异博士好心补充。

斯塔克瞪他:你可真是个贴心的法师。

诚心建议不要试图改变剧情,尤其在我们拥有一个重伤人员的前提下,萨诺斯不知道在哪,应该也在这。

你知道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是吧。

我知道。斯蒂文体谅道,然后让斗篷把托尼压在床上盖好。

斯塔克震惊地看着斯特兰奇,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斗篷用力过猛地把那四肢绑好,好脾气地用领子挠了挠他的脸。

托尼一边躲着,一边和斗篷商量:

Dude!我们并肩作战过的,一起救你那倒霉主人的屁股,你忘记了,给个面子,我又不会现在冲出去和萨诺斯决一死战。

斯蒂文对那些愤怒的文字置若罔闻。

咚咚咚——“早上好!”彼得的声音中气十足。

彼得!托尼下意识看向门口。

斯蒂文打开门,彼得挎着花篮,朝博士傻笑了一下,然后看见被按在床上的斯塔克,顿时化作一阵红旋风冲过去:

“奶奶,我给您带了咖啡和甜甜圈!”

斯塔克先生,你没事实在太好了。

托尼差点被那个称呼呛死,他僵硬地点点头,声带肌肉身不由己地颤动:

“呃...”对了,他正在狼肚子里,还不能说话。

帮个忙,kid,帮我把这玩意扯开——他示意那条正在揉他脸的红斗篷。

听话的宝宝下意识就要照做,斯蒂文制止了他:

谨遵医嘱,我刚刚才处理完他的伤口。

彼得登的住手,手指尴尬地在空气中比划:我没想到您是这种医生。

“所以小红帽,你的甜甜圈和咖啡呢?”斯蒂文像是完全没有被强迫一样问出了这个问题。

彼得把不知何时出现的食物放在桌上,并把采好的鲜花插进花瓶,他真心实意地抱歉:

斯塔克先生,我觉得医生说的对....您想吃蘑菇吗,毒的都被我扔了。

托尼长叹了口气,翻着白眼:

如果我没猜错,咖啡和甜甜圈都是给我准备的。

斯蒂文完全没有受到良心谴责,相当理所当然地把彼得千辛万苦送来的点心据为己有,轻描淡写地在空气中写下:

蘑菇很好,他这段时间也就能吃这个了。

彼得小心翼翼瞧着床上愤愤不平的托尼,然后坐到博士对面:

“奶奶,您的耳朵为什么这么大?”他其实想说感谢您帮了斯塔克先生。

耳朵大是为了掩饰他根本听不见正常人说话的声音,耳大无用,彼得记好这一点!属于托尼的字在屋里迸出金光。

彼得在这锋芒下小小缩了下脖子。

“为了听清楚乖孩子说的话。”斯蒂文坦然自若,意有所指。

“奶奶,那您的眼睛为什么这么大啊?”彼得小小声地继续小红帽的台词。我真的很抱歉,斯塔克先生。

“为了看清楚坏孩子要捣什么蛋。”说着,他走到床边,端详着正在斗篷里蠕动的家伙,托尼僵在床上,眨了眨大的过分的眼睛:

是你的斗篷兄弟,我什么都没做。

“那您的手为什么这么大呀?”彼得跟过来,同情地看着斯塔克先生,伸出手想扶他一把。

也许这么躺着不舒服呢?我是说,万一还有什么伤没看到的话....

“为了能更好地抱不听话的孩子。”博士叹了口气,勾了勾手指让斗篷放开托尼:

你得保证不会再把自己搞得内出血,这里的医疗条件并不好。

他和彼得把伤患扶着坐起来。

托尼:我相信有个好医生能够弥补很多。

斯蒂文:少来。

“那么奶奶,你的嘴为什么也那么大呀?”断人思绪的小红帽提问又来了。

斯蒂文配合地咧了咧嘴:

“为了一口把你吃掉。”说罢,斗篷来势汹汹,哗啦一下就把彼得罩住,捆成个包裹扔在托尼身边。彼得扯下它,大口呼气,愣了愣,紧张地圈住托尼:

我压倒您了吗?您没事吧,刚刚斗篷也对您这么粗暴吗!?

斗篷呼啦呼啦,得意洋洋。

三人面面厮覷,望着格外入戏的斗篷,托尼耸耸肩,拍了下小鬼的肩膀:

所以在这愚蠢的剧本走完之后....

我们可以试试《异形》....好吧,当我没说。

两位成年人收回瞪视的目光,斯蒂文道:我记得后面还有个猎人。

是的,还有个操蛋的猎人,赶紧来拯救我们这对可怜的祖孙吧——斯塔克。

您一点也不老,我也不是小孩子。

托尼盯着彼得半晌,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严厉的线条软化了——这傻乎乎的小鬼,他无声嘟囔着,伸手抱了抱他,然后蜘蛛侠就傻兮兮地笑起来。

博士再一次声明——他对这两位的人际关系毫无兴趣。

“我是猎人,这里面的鼾声好响,我得进去看一看。”门外传来这个声音。

鼾声——斗篷在空中前滚翻后滚翻连续翻转。

呵呵——三人表情各异地冷笑一声。

嘭的一下,门被粗鲁的猎人撞开——星爵狂放而烦躁的脸露出来,斯蒂文意味深长地指了指他的位置,他顿时被无数闪着金光的字包围了——

我为什么要在这扮演这蠢透了的猎人,灭霸呢!卡魔拉呢!我的飞船跑哪去了!什么,小红帽,没听过...不不,一定不是那个有大灰狼的故事,所以我得去对付大灰狼了!棒极了,希望那头狼是灭霸!天杀的耶稣上帝,你们仨!老婆婆呢,谁是老婆婆!我猜一定是斯塔克....

闭嘴吧,星爵先生!托尼从鼻腔里发出抗议:你都快把我的眼睛闪瞎了。

护目镜需要吗?你拿你胸口那个铁疙瘩跟我换就好。奎尔指着,然后那手就被彼得摁回去。

奎尔:我猜你是小红帽。

很不幸,是的——博士作为其中最了解情况的存在,他的表现相当冷静。

那你一定是狼了,真可惜....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奎尔问着,嘴里吟咏着另一套话:

“你这老恶棍,我找你很久了,看我一枪杀了你,哦不对,看他的肚子这么鼓,里面的老婆婆和他孙女一定还活着,我得救他们。”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口气。——听不下去的斯塔克质问。

有点敬业精神。——奎尔朝他们眨了下眼睛。

所以最后,我记得是猎人剖开了狼的肚子,救了小红帽和老奶奶,还把石头塞进去。——彼得讲解着剧情。

顿时,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在博士身上,准确来说是他的肚子——

为了大局着想,就只能牺牲你了,法师。——托尼无不兴奋地表示。

博士却望向僵滞在空中的斗篷,其余人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奎尔很上道地抽出一把刀,斗篷突然活过来,呼啦一下团成一团缩进斯塔克怀里,并配合地瑟瑟发抖着。

我觉得有些残忍,有没有其他办法。——彼得摸了摸缩进托尼怀里的斗篷,那条吓坏了的红毯伸出衣角勾住少年的小指。

奎尔把视线投向博士。

你忘了你刚刚怎么对我的?

托尼戳着怀里那团红布,开始兴师问罪。斗篷讨好地蹭了蹭他的手臂,并相当没义气地指着自己的主人——都是他指使的。

恩将仇报,非常斯塔克。——博士伸手拽整块贴着托尼的斗篷:有点牺牲精神。

斗篷把自己缩的更紧。

OK,现在我到底该切哪?奎尔一脸懵。

我会把你缝好的。斯蒂文承诺着,而斗篷无动于衷,承诺毫无用处。

好吧——斯蒂文无可奈何,四顾着把桌布扯下来盖在彼得和托尼身上,示意星爵:剖吧。

奎尔干笑着:不会这么轻易吧——他划开那块桌布。

斯蒂文适时把两块石头递给托尼和彼得,冷着脸走了两步,栽倒。

众人干瞅着法师尴尬的表演,在他栽倒的瞬间听到那个声音——

小红帽剧情完成,接下去进入长发公主剧情。

——这都行?!

他们本能地开始找屋子里头发最长的人。

不是我——彼得。

绝对不是我——托尼。

怎么可能是我——奎尔。

你够了!——博士拽下飘在自己头上假装长发的斗篷。

————————

(复联后的糖饼恶搞文,不确定好不好吃,但我想要评论,对,就是这么厚颜无耻)

评论(22)
热度(383)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