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义联盟/超蝙 ABO】时间逆转之刑(一)

警示:不义联盟抑郁之作,不义超大写的ooc,狗血酸爽并重,主要角色死亡(能不能甜回来再说)

简介:不义超政、权建立以后来自宇宙的第三方力量击败了他,并把他带上审判法庭 ,最后裁决他回到过去。

当他爱上布鲁斯韦恩的时候,他发现他曾经对蝙蝠侠施加的伤害正如数落在布鲁斯身上.....

(所以这是一个放下屠刀,立地惩罚的故事)

正文:

他在一片黑暗中悬空,脖颈桀骜不逊地梗着对着面前一片空荡,手腕上的镣铐似乎没给他带来任何负担,眼里的冷漠如磐石,就算在这号称“终极公正”的宇宙法庭上他也没有丝毫悔意。

“他对一切供认不讳。”卡尔“听”到有谁这样说,那其实不是一种声音,只是一种概念,他能理解,尽管耳畔是死寂的真空。

“可他拒绝忏悔。”

“不能判处死刑,那毫无意义。”

“地球人怎么看?”

“他是‘人间之神’,人类没有能力处置他。”

卡尔敛眉垂首,嘴角翘起讥讽的弧度,对于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惩罚毫无畏惧,尽管不被任何人赞同但他依旧坚持自己的正义,时间终将证明是他把正义带到人间。

“不放下屠刀,任何惩罚都毫无意义。”有谁在叹息,周围的空间似乎有了丝波动,卡尔不感兴趣地抬起眼睛——要来了吗?

“只能这样了。”

“只能这样了。”附和纷至沓来。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后,卡尔听到那个判决:

“氪星最后的儿子卡尔 艾尔,你被判以‘时间逆转之刑’,因你放弃了申诉的权力,刑期即刻开始。”

“我无罪。”在坠入时间的混沌之前,卡尔这么告诉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他无罪,在他杀死第一个同伴之后,在他沾上第一滴无辜的血之后,在他杀死最后一个坚定反抗也是最后一个坚持救赎他的人之后,他依旧为脚下的正义辩驳,不管重来一次两次千万次,正义只有这一条路。

那是软弱、残忍、顽固、愚昧的人类单靠自己的力量绝对无法踏足的路。

——————————————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头顶的黄太阳正慷慨的播撒它的热量,说真的,自他众叛亲离不慎被捕之后,再没有人敢让一丝太阳光接近他,他被这浓暖醺的有些懵,熟悉又陌生的熙熙攘攘砸进耳朵,他在大都会。

之前绝对不是没有人试图用幻境感化他,但不管多逼真的幻境都有破绽,布鲁斯教过他怎么辨别幻觉和真实,介于他糟糕的魔法抵御能力,那很讽刺地让反抗军的尝试都变成了镜花水月。

布鲁斯该后悔,为他之前的悉心调教而后悔。

所以——一个更高级的幻境就是这些号称更高维生物所说的刑罚?卡尔站在大都会的马路边,为这些家伙的掉以轻心冷笑不止。

“没有完美的幻境。”布鲁斯解释时的表情历历在目,卡尔惊觉自己还记得他们相处的每一个细节,他只是不肯轻易把它们从脑子里挖出来,这次是迫不得已。

“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大脑构建出来的景象,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的世界和一般人类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们的接收器官不一样,所构建出来的幻境也不同。”

“可是那些魔法师都好像能看到我脑子里的东西啊。”他记得自己当时苦哈哈的声音,为此他赢得了那严厉的导师一个大大的白眼。

“哦他们当然能看到,你这脑门大开的外星人。”

“.....你确定你这样能得到学生的喜爱?”

“我是蝙蝠侠,我当然可以——言归正传,魔法师不会蠢到不知道你是氪星人,你脑子里的记忆都是他们的素材,但不管再逼真,幻境终究是幻境,你脑子里的一切就是破绽。”

“你是说幻境没办法构建我不知道的东西?”克拉克疑惑地看布鲁斯,想了想抗议道:“就算是氪星人也有想象力,而且我的职业是记者,靠笔杆子谋生的!”

布鲁斯微笑了一下,卡尔克制自己不去回忆这个细节,不去回忆他嘴角柔软的弧度,不去回忆他眼里闪动着揶揄的光点,不去回忆他掩饰性咳嗽时微微收敛的下颌,也不去回忆当时包裹着他的光晕,他隐绰在袖口里的腕骨线条.....这些都无关紧要,可该死的历久弥新。

他像干渴将死的鱼咽下久违的甘露,这一刻才回忆起自己属于海洋。

但他的沧海已经变成桑田,他亲手改建的世界里容不下这种柔软。

布鲁斯继续说:“了不起的自知。所以接下去这一点你要注意,地球上再天才的文学家也没法在有限的篇幅里写出无数丰满的人物,你的生活里也许有主角,但现实世界里没有。当你不确定幻境还是真实的时候,你可以去挨个挨个看看。”

“可是我有超级大脑!”克拉克肯特显得无比自信。

“嗯哼?”

“......好吧,你是对的,不过那可真麻烦。”

“总被魔法攻击的那个人才最麻烦。”卡尔呢喃着布鲁斯的抱怨,把视线投向街上的人群,这些陌生人。

如果是幻境,他们之中的大部分对于卡尔艾尔而言就只是苍白的剪影,要么没有脸,要么没有名字,要么没有背景。

他能构建的人物上限在两千左右,看来要走出这个幻境是个大工程。他并不着急走出去,毕竟地球失去了布鲁斯韦恩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有足够的能力反抗他了。

“克拉克!天呐你居然还在这,我敢打赌待会儿佩里能生撕了你!”是吉米——卡尔有些讶异第一个出来的居然不是露易丝,因为幻境里他少数几个绝对不会伤害的人里面,绝对有他的Omega。

“不过我跟他说你才当爸爸,行为有些失常,你上去记得好好道歉。”

“哦是的,我有些紧张...”卡尔,或者说克拉克,他下意识做出了克拉克的反应。这件事他还有些印象,之后他上去就碰到了已经怀孕三个月的露易丝,还和她吵了一架——是为什么来着,好像是工作之类的问题。

“傻爸爸....你该庆幸还有露易丝帮你收拾,不过露易丝都怀孕了,别让她操太多心。”

“好的,我知道了。”

吉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没想太多,第一次当爸爸的人都有些奇怪吧。卡尔没在乎他的心理活动,他对吉米足够了解,所以对方不在他的样本之内,所以他不想太热切。克拉克不是这样的,那个小镇来的男孩质朴单纯,对任何善意都抱有十分的感激,他爱着一切,以一种热烈温柔的方式。

“那个报道一直是我跟的!怀孕怎么了!?如果我失去我的新闻的话我一定会去工会告你性别歧视!”

“哦天呐,露易丝.....”就算是佩里也不敢惹怀了孕的女人,看到克拉克的那一瞬间他眼里迸出求救的光芒:

“克拉克!是克拉克求我这么做的!”

哈?事情是这么发展的吗!?卡尔有些措手不及,上一次他回到办公室这场争吵还没有爆发,而安抚一个即将爆发的孕妇和安抚一个正暴跳如雷的孕妇完全是两回事。

露易丝严厉地瞪过来,佩里在那里火上浇油:

“你懂的,Alpha对Omega的保护欲什么的,别说你还怀孕了。”

克拉克下意识摇头,随即僵住——这只是他的幻境,他完全没有必要为之紧张,露易丝已经死了——被小丑杀死的,还有他们的孩子,还有变成废墟的大都会。他想着这些,熟悉的愤怒让他冷静下来,是的,如果露易丝稍微照顾自己一些而不是单纯依赖超人的话,也许后来不会这么糟糕。

“露易丝,你还有孩子,别太任性了。”

他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此前他一直责怪自己没能保护好她,也责怪布鲁斯没能杀了小丑,事实上大多是责怪布鲁斯,只有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到或者露易丝一开始要是能顾忌一下她的丈夫还有孩子的话.....他不知道露易丝有没有,但起码现在绝对没有。

露易丝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呢,克拉克!”

“我说你还有着孩子,那个跟踪太危险了,为孩子想想。”卡尔咽下一些更尖刻的指责,但也足够让露易丝受伤:

“那只是个商业新闻....你觉得我没有为孩子着想吗?还是你觉得怀孕了就该放弃我的事业!或者像个传统的Omega一样每天在家里等着你回来?!需要我提醒你我已经过了危险期,现在也没到我放产假的时候!”她没有脱口而出:你是超人有危险难道不能来?这听起来就太任性了,可要她把自己当废人撂家里七八个月那绝对没有可能。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该负一点责任吗!”

卡尔不敢相信在他的幻境里露易丝居然一点悔意也没有!

吉米悄悄扯着他的衣袖,冲他挤眉:别跟怀孕的Omega吵架,他妈教他的!

卡尔没懂他的意思,霍的甩开他:“露易丝,我不同意。”

可见有了孩子的AO都不正常,大概孕激素不只影响一个人,佩里觉得自己需要查查资料,克拉克见鬼的奇怪。

“我不需要你同意。”露易丝冷哼一声,扯过桌上的包就往外走,边走边警告佩里:

“永远不要把我的新闻给别人,除非我死了!还有你克拉克,今天别回家了!”

“老兄,你完蛋了。”等露易丝走远,吉米同情地对卡尔说:“这时候的Omega超难哄的。”

卡尔诡异地看着他:“你觉得我错了?”

“操你的,当然是你的错肯特!”佩里大呼小叫:“把你的屁股挪到自己的位置上,布鲁斯韦恩的专访稿赶紧给我交出来!”

布鲁斯韦恩,又来一个易感词。卡尔咬牙,说好用幻境感化的呢,一个二个都试图激怒他,这难道能有什么负负得正的效果吗。

他当然不会听佩里的话乖乖坐下来写稿子,他是卡尔艾尔,不是那个傻乎乎的克拉克肯特,他还有两千多个样本需要观察,还有一堆数据需要搜集,他需要证明这个世界是假的,而不是在这玩什么傻乎乎的回到过去的游戏。

他得回到真实的世界,回到那个已经没有大都会,没有伙伴,没有露易丝,没有蝙蝠侠的世界。

“你们已经死了。”他严肃地对着整个办公室的人说,也像提醒自己。

众人面面厮覷,直到佩里摔过来一个文件夹:

“你他妈说谁死了!”

虽然很不正常,这个幻境里的人都在忤逆他的心意,但也许这样才显得真实,他是人间之神,他才不会就这样被糊弄过去。

一直到他停在韦恩家大宅门口的时候他也这么坚信着。

【很奇怪上一篇被ping bi了,如果我的撸否挂掉的话....嗯,我还没注册小号呐QAQ】

评论(19)
热度(603)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