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带你到这世界 第一章 Do not welcome to the world

又名:How to make a world with Tony Stark

【银翼杀手AU】


第一章

那天的争吵发出了一个危险信号,实验室里有人开始犹豫了,这种犹豫并不始于他们切实了解自己正在做一件怎样的事,而是一种扎根多个种族中的羊群反应。Jarvis一一看在眼里,他并不申辩什么,可他的一意孤行也逐渐让躁动的人安稳下来,他们等待着,虽然Jarvis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那么,是什么样的记忆?”作为Jarvis的第一支持者,他认为他们已经可以进行这样亲密的交谈了,他甚至还给自己起了个同样以J开头的名字——Jack.

“什么?”

“记忆,你知道的吧,你不能让他光秃秃的来,那样他的适应期会特别长,甚至会诱发自毁倾向,严重的可能导致基因链崩溃,这些不是没有先例。”

“我没打算给他任何记忆。”

“或者可以参考一下我的,其实有些温暖的东西,十岁的时候有人给了我一只塑料车,虽然后来被抢走了,但我们可以篡改一.......等等,你说什么?”Jack瞪大眼:“你难道没打算让他‘出生’?”

Jarvis总算舍得把视线从盛满营养液的水槽挪开,他给了Jack一个正眼这令对方有些受宠若惊:

“是的。”他没打算让他出生。

“what the....那我们之前做的这些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强迫你加入。”

Jack噎住,他难以置信地看着Jarvis,深呼两口气:“他不只属于你!这是我们很多人的共同成果。”

“我的主导,我的设计,以及他不属于任何人。”

“好吧,你坚持,那么为什么?让他醒来,看看这世界,看看你,他的‘父亲’。”Jack似乎在哀求了。

“我不能。”

“去你的不能,你只是不想!你这自私的混球。”

“我不能。”Jarvis坚持自己无能为力,可Jack,甚至他们队伍里的所有人,没人知道他到底不能什么。

“.....那么我们可以。”

Jarvis仿佛被触怒了,眼里的蓝色转为阴沉,音调冷冽逼人:

“没人可以碰他,”他顿了顿,声音缓下来:“你们可以再造一个,我会帮你们,但不可以是他。”

“操你的Jarvis,”他愤怒他的不可一世,“你瞧,你给自己起了个这么特别的名字,不是John,Jack,Joe之类平常的名字,是‘Jarvis’,你的脑袋怎么能想到呢?”那仿佛是一个人的名字了,Jack无不嫉妒地说。

“我很抱歉。”

道歉让气氛稍微缓解了些,也让理智回笼,Jack喘了一声,也看向玻璃柜:“我们本来想给它起个名字。”

“Tony.”Stark——Jarvis在心里补完。

Jack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得到那人平静地回望,仿佛他不打算让他出生却又给了他名字是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还有,是‘他’。”

Jack几乎立刻笑出来,咳嗽一声,无不讽刺地附和:“当然,是‘他’。”

老实说‘他’并不是一件完美的作品,谁也不知道Jarvis怎么想的,他没有给他最年轻活力的身体,至于脸蛋和身材,也不是最漂亮的,当然,审美因人而异,可不论哪个年纪的男女都不会喜欢脸上太多时间的褶皱。

起初他们以为这只是一个实验品,清洁类型的模板,可Jarvis好像是有底稿的,每个细节都亲自设计,事实上就算是最优秀的设计师也没法擅长方方面面,有的人会非常擅长骨骼结构,他的作品骨骼密度是最精准的,有人特别擅长肌肉比例,一般这种作品都有特殊服务需求。

Jarvis的杰作很诡异,他苛刻到虹膜细胞色素含量都需要几番修改,倾尽两年心力,尽善尽美到没人不相信他深爱着他的造物的。然而最后一步他拒绝前进,好像培养槽里安睡的肉体已经足以令他心满意足,可谁都知道不是。

Jack骂骂咧咧地离去,实验室里终于没有旁人了。

“我很抱歉,我不能让你成为他们证明自己的证据,他们还不明白,我们不需要这种证据。”认定自己的存在有意义这种事情从来不需要证明,Jarvis这样告诉自己,却还是跪靠着玻璃柜忏悔。

他克制而贪婪地用视线索取柜中人身躯的每条曲线,介乎柔和与硬朗恰到好处的面部轮廓,浓密棕黑的眉,煞是纤长排列紧密的眼睫,丰润柔软的唇线——他知道这一切在其他人眼里不够好,上帝知道科技能让人变成怎样完美的怪物,就像他一样,可Tony在他心里已经好到不容玷污。

“这是个糟糕的世界,Tony.....为什么我要叫你Tony?为什么是stark?我不知道,但那没关系.....那不会有关系。”他隔着玻璃描摹他的轮廓,说着些只给自己听的话。他没打算让Tony来到这世界,所以天知道局面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也许他只是想看看他,也许只是不满足于堆满书柜的画作,他想亲眼看他,迫切到不顾真实或虚假。

可他错了,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折磨他,Tony明明值得一个更好的方式来到这世界——但万一没有呢?

那么这世界就不配拥有他。

“这世界不配拥有你。”Jarvis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见他,甚至不知道面前的‘人’是不是真是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他错已至此,不能再错下去。

他贪恋而绝望地看着他,最后狠狠地闭上眼。

——————————

因为复制人之间惊人的‘坦诚’,Jarvis的实验被废止的消息传得飞快,许多人松了口气,还有许多人懊恼的叹息,但无论如何,他们不想和Jarvis做对,就不能去碰‘Tony’,是的,包括那名字也被传遍了。

一方面他们需要Jarvis,另一方面Jarvis从来不是善茬,见过他出手的人都相信他的制造者忘记给他关于仁慈的规束。

可畏惧并不能控制每个人,尤其是好奇。

那个小胖子发誓,他只是想亲眼看看自己为之忙碌这么久的完成品是什么样的。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怎么发生——

Tony能够感觉到,有人对投注了太过炽烈的目光,夹杂着爱恋,愧疚,克制,渴求和绝望,几乎灼痛他的皮肤,但他不知道该如何言语,也不知道为何他还在等待。他等了太久了,就到足以让耐性欠佳的人暴跳如雷,久到浑身火热转为冰凉,像海潮不规律涨落,他却被卷在退潮里,那趋势让他因无力回天困窘难堪。

他想嘶吼那人的名字,可他不知道该如何嘶吼,或者什么是名字,他只知道他不该再等了,他感觉到冷,仿佛西伯利亚的冷风凝成实质裹挟着他,他开始挣扎——

那小胖子眼睁睁看着营养槽里原本安详沉静的人有了动静,在看到第一个气泡从他口中溢出时还沉浸在难以置信里,接二连三的,更多气体让水槽沸腾,那人四肢开始挣扎,灌入口鼻的营养液让他的神情变得痛苦,他会溺死的——这念头令小胖子回神,踉跄着跑过去拉响警报。

万幸他还记得打碎水槽,Tony同营养液与玻璃渣的混合物一起流出来,到这个荒诞冰冷的世界。

起初的安静让他恐惧,但他没想到接踵而至的嘈杂更加糟糕,他费力而破碎的喘气,声嘶力竭地咳嗽,空气比起营养液显得太过干燥也太过寒冷,生物本能逼着他把自己蜷成一团,他瑟瑟发抖,透过微光看见很多人围着他指指点点,有人在争执,有人在感慨,可没有人上来抱住他,他也没发现那个目光的主人,他或许来错了地方,根本没人期待他,这让他惊慌到不知所措。

可很快人群安静了下来。

——————

Jarvis不知该怎么形容眼前的一切,太过复杂的情绪撕扯着他,他想杀了胆敢做这事的家伙,可他还想跪下来感谢他。

Tony在地上发抖,在一堆玻璃碎屑里徒劳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新生的皮肤已经有了伤口,他感到疼痛,新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感受疼痛和恐惧,那双蜜棕色的眼睛盛满惊慌,不时通过手臂交叠的缝隙落入众人眼中,包括Jarvis,并让他为此痛恨自己。

上帝耶和华,不知哪个人类的神会不会也监管复制人的命运,Jarvis挤开众人跑上前去,被推搡的人没有抱怨,就像他们也没有询问他为何泪流满面一样。

他脱下外套把地上刚出生的‘人’包起来,把他瑟瑟发抖的身体压向胸膛,他低头,对上他颤抖的目光,舌尖抵上齿关却发出哽咽:

“我在这里,很抱歉,我在这里...”

他知道自己得道歉,尽管毫无原因。然后Tony渐渐停下颤抖,虽然呼吸依旧凌乱破碎,他把自己往那温暖的地方挤了挤,手却死死扣住他胸口的扣子,他不知道是不是一松开又会被扔在这里,所以他选择了绝不松手。

他还不会说话,唯一会的就是紧紧盯着Jarvis,在他露出任何抛弃他的打算的那一刻用力嚎啕——那可真丢人,可他后来无师自通如何遗忘这种丢人的回忆。

可Jarvis不会丢下他,起码这一天绝不会。他抄起Tony的腿弯把他打横抱起,目光没在人群里停留,除了那个拉响警报的小胖子,对方心虚的往人堆里缩了缩,怒火再次烧向心头,但他还有更要紧的事。

他怀里湿得随时都能滑出来的人,Tony在努力攀附他的脖子,而他也在努力把他固定在怀里,这一切都提醒他现在最紧要的是一个热水澡。

他或许赤/裸着来,可他不能赤/裸着面对世界。


评论(11)
热度(107)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Paradox 转载了此文字

© Paradox | Powered by LOFTER